橙新聞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養寵物貓?

文:吳鉤  圖:中和出版社

寵物貓:鹽裹聘狸奴,常看戲座隅

寵物貓在宋人生活中就更為常見了。吳自牧《夢粱錄》記載:「貓,都人畜之捕鼠。有長毛,白黃色者稱曰『獅貓』,不能捕鼠,以為美觀,多府第貴官諸司人畜之,特見貴愛。」宋人將家貓分為兩大類:捕鼠之貓、不捕之貓。貓不捕鼠而受主人「貴愛」,當然是將貓當成寵物養了。

宋代最名貴的寵物貓當是「獅貓」吧。相傳秦檜的孫女就養了一隻「獅貓」,極寵愛。明人思汝成《西湖遊覽志》記述說:「檜女孫崇國夫人者,方六七歲,愛一獅貓。亡之,限令臨安府訪索。逮捕數百人,致貓百計,皆非也。乃圖形百本,張茶坊、酒肆,竟不可得。」秦家丟了一隻寵物貓,竟然出動臨安府協助尋找,固然可以看出秦家權焰熏天、以權謀私,但一下子能找到百餘隻獅貓,倒也說明了在宋朝臨安城,養寵物貓的市民為數不少。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養寵物貓?

李迪《蜻蜓花狸圖》

另一種名貴寵物貓是傳說中的「乾紅貓」。因為太名貴了,以致有奸詐之徒將普遍的家貓染色,冒充「乾紅貓」搞銷售欺詐。說一個南宋洪邁《夷堅志》中的故事:

臨安小巷民孫三者,一夫一婦,每旦攜熱肉出售,常戒其妻曰:「照管貓兒,都城並無此種,莫要教外聞見。若放出,必被人偷去,切須掛念。」日日申言不已,

鄰里未嘗相往還,旦數聞其語,或云:「想只是虎斑,舊時罕有,如今亦不足貴。」一日,忽拽索出,到門,妻急抱回,見者皆駭。貓乾紅深色,尾足毛鬚盡然,無不歎羨。孫三歸,痛棰其妻。已而浸浸達於內侍之耳,即遣人以直評買。孫拒之曰:「我愛此貓如性命,異能割捨?」內侍求之甚力,竟以錢三百千取之。內侍得貓,不勝喜,欲調馴然安貼,乃以進入。已而色澤漸淡,才及半月,全成白貓。走訪孫氏,既徙居矣。蓋用染馬纓紼之法,積日為偽。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養寵物貓?

毛益《蜀葵戲貓圖》

這個故事還透露出另一條信息。孫三的鄰居或云:「想只是虎斑,舊時罕有,如今亦不足貴。」可知「虎斑貓」在宋代之前很是罕見,但在宋朝,已「不足貴」,想來很多尋常市民都養這種寵物貓。李迪的《蜻蜓花狸圖》(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藏)所畫之貓,看樣子就是一隻虎斑貓,宋人又稱其為「花狸」。

從文獻記錄來看,南宋的尋常士庶之家確實也以養貓為樂。《夷堅志》記述了兩則養寵物貓的故事,一則說,從政郎陳樸的母親高氏,「畜一貓甚大,極愛之,常置於旁。貓嬌呼,則取魚肉和飯以飼」。另一則故事說,「桐江民豢二貓,愛之甚。一日,鼠竊甕中粟,不能出,乃攜一貓投於甕,鼠跳躑上下,呼聲甚厲,貓熟視不動,久之乃躍而出。又取其次,方投甕,亦躍而出」。養「不捕之貓」,且「極愛之」、「愛之甚」,不是寵物是甚麼?

南宋詩人胡仲弓有一首《睡貓》詩寫道:「瓶呂斗粟鼠竊盡,床上狸奴睡不知。無奈家人猶愛護,買魚和飯養如兒。」這正是宋人飼養寵物貓的生動寫照。今天不少城市白領、小資將貓當成「兒子」養,看來這種事兒宋朝時已經出現了。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養寵物貓?

宋佚名《富貴花狸圖》

還有一個細節也可以見出宋人對貓的非同尋常的喜愛之情──給家中所養之貓起個名字。大詩人陸游晚年以貓為伴,他養的貓似乎都有名字,甚麼「粉鼻」、「雪兒」、「小於菟」(小虎)之類,他還寫了好幾首詩「贈貓」。給貓起名字,大概就是將貓視為家中成員了。

宋人養貓,要用「聘」:親戚、朋友、鄰居哪家的母貓生了小貓,你想養一隻,就要準備一份「聘禮」,上門「禮聘」回來。「聘禮」通常是一包紅糖,或者一袋鹽,或者一尾魚,用柳條穿着。黃庭堅有《乞貓》詩寫道:「聞道狸奴將數子,買魚穿柳聘銜蟬。」陸游的一首《贈貓》詩也說:「鹽裹聘狸奴,常看戲座隅。」詩句中的「銜蟬」、「狸奴」,都是宋人對貓的暱稱。這一「聘貓兒」的習俗,直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我老家一帶還保留着。一個「聘」字,讓我覺得,在宋朝人的觀念中,貓就如一名新過門的家庭成員,而不是一隻畜牲。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養寵物貓?

蘇漢臣《冬日嬰戲圖》

在傳世的宋人繪畫中,也多見寵物貓的蹤跡。

你看毛益《蜀葵戲貓圖》(日本大和文華館藏)中的白黃色貓兒,短臉,長毛,很可能就是「不能捕鼠,以為美觀」的獅貓;宋佚名《富貴花狸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上的貓兒,脖子繫着一根長繩,還打着蝴蝶結,顯然主人擔心牠走失,並不需要牠捕鼠;蘇漢臣《冬日嬰戲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中的那隻小貓,與小姐弟相嬉戲,生活閒適,體態可愛,肯定不是「苦命」的捕鼠之貓。

城市中出現了專門的寵物市場,商店裡有貓糧、狗糧出售,連寵物房、寵物美容都有了,人們還給自己飼養的貓兒、狗兒起了名字,這跟今天我們養寵物又有甚麼不同呢?宋人的生活,確實透出一種親切的現代氣息。

__________

上文節選並改編自《風雅宋:看得見的大宋文明》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養寵物貓?

《風雅宋:看得見的大宋文明》

作者:吳鉤

出版社:中和出版

出版時間:2019年3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責編:羅茜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人怎麼養寵物狗?

在宋代,民間養狗極常見,城市中出現了寵物市場,杭州城更有各種小商品與寵物服務,其中有「貓窩、貓魚、賣貓兒、改貓犬」。

2019-05-10 09:45

【宋人花事】新郎、舞伎、罪犯獄卒都愛的「髮間物」

在宋人的日常生活中,不管筵宴、婚儀、刑獄或花局,花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19-04-25 16:26

【圍爐話歷史】宋朝真的是「重文輕武」嗎?

我們思考宋朝是否「重文輕武」的時候,需要提出三個問題:第一個是「重文」之說是否成立?第二個是「輕武」之說是否成立?第三個是文與武是否處於對立面?

2019-04-25 11:27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