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著述者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天牛教育

文:彭玉文

2018年6月10日《香港01》「熱爆話題」,有人被飛入屋的一隻大昆蟲驚嚇,記者請昆蟲專家鑒證,查出是一種名為「天牛」的鞘翅目昆蟲。每次見到這類新聞,便想起台灣一班精於生態教育的朋友、朋友女兒那份每天捉蝸牛餵大螢火蟲幼蟲的暑期作業。香港記者如果在台灣,隨便問一位小學生,大多能答是天牛,不需求助於專家。在那裡天牛入屋不是新聞,把天牛入屋當新聞,才是新聞。我絕無取笑記者及恐懼天牛者之意,只是要說明,有怎樣的教育,就會有怎樣的社會。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天牛教育

圖:視覺中國

不要以為天牛在香港很罕見,鞘翅目本就是地球上生物量最大的物種之一。饒戈(2009)《香港天牛》錄有一百二十七種,在郊野公園常見度僅在蝴蝶、蜂、蟻、蠅之後。我曾在多間學校工作,每間都有帶領學生觀察及記錄校園昆蟲,每一間都發現天牛,很多都由學生自行發現。在一所屋邨小學,我們總共錄得二十七種,其中七種,未見於《香港天牛》。把照片傳給饒戈會長,學生都盼望由她們發現的「新品種」,可以由她們命名。我向她們解釋,那最可能只是香港新紀錄而已,可是她們不信。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天牛教育

《香港天牛》書影 圖:資料圖片 

蘇軾有天水牛詩:「兩角徒自長,空飛不服箱。為牛竟何事,利吻穴枯桑」,「服箱」就是負載車廂,即拉車。最後一句「穴」是動詞,就是「挖洞」。所以引蘇軾,是想說明甚麼是「人類中心主義」:世間一切生物的價值,由牠對人類福祉的影響來評估,會拉車的牛高價值;破壞作物的牛負價值。天牛害人害物,要鄙視痛恨牠。天牛盜牛之好名行惡事,更偽善可恥。不要看輕這種詩教,無數世代受之影響,將此發揚。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天牛教育

圖:視覺中國

張永仁(2005)記錄對天牛深惡痛絕的台灣果農,如何用鐵絲插入樹幹上的排便孔,把天牛幼蟲戮得體無完膚後拉出。另一位作者2014年再版《蟲蟲》一書,書腰的宣傳語是「中國的吉米‧哈利。堪與《昆蟲記》、《萬物有靈且美》相媲美」,大書特書他兒時與天牛「對話」的步驟,照錄如下:

1)「捏其長觸鬚,從樹上把牠用力扯下」,不要擔心拉斷;

2)「剪下其大牙扔掉」,防牠咬人;

3)「剪鞘下薄翅,」防牠飛天逃離;

4)「把線緊縛在其頸和頭交界處」以外地方,因為勒在那裡,牠是會死的,那不好玩;

5)勒不死的「牽著走」;

6)牽不死的,要牠服箱,體驗做真牛的滋味;

7)「給牠拉小草棒是侮辱牠,要給牠拉巴掌大的車子」;

8)聽牠「邊走邊唱」,看牠「搖頭晃腦」,指認牠「心裡是快樂的」。

作者細膩的、樂在其中的描述,激活我的思維,竟連繫到好些歷史事件去,其中之一是耶穌基督在客西馬尼園被扯到大祭司該亞法那裡去,再從彼拉多到希律安提帕,又被送回彼拉多那裡,其間有連串的審問、迫供、鞭打、戲弄、嘲笑,在各各他被綁上沉重的十架橫木被迫行六百米到行刑地。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天牛教育

圖:視覺中國

有怎樣的教育,就會有怎樣的國民與社會。

《台灣天牛圖鑑》作者周文一(2004)指天牛為樹木傳播花粉,分解枯木,加快養份循環,有利生態系統,是健康環境指標。人類大量伐林及單一植林後,天牛才被迫成為人類眼中的害蟲。

《香港天牛》作者饒戈指,天牛幼蟲排便孔流出發酵的樹液,吸引各種蠅蜂蝶蛾和甲蟲到訪,其開闢的通道,讓各種植食昆蟲、腐食昆蟲、寄生性昆蟲和捕食性昆蟲加入,形成多樣化小生境,所以「從生態角度而言,不應簡單地將天牛幼蟲說成是破壞者。」

《昆蟲記》作者,法國中學教師法布爾,為觀察天牛幼蟲,買木材生火只選有蛀洞、有咬聲的廢品。「利吻穴枯桑」的天牛幼蟲,在他筆下「被幽禁在木頭中,在黑暗中不懈地用牙齒鑿下木渣,吞一點汁液進腸胃為營養」,一片敬佩又憐惜之情躍然紙上。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天牛教育

圖:作者提供

讀大專時學院為將來任教「經濟及公共事務」需要,設政治理論一科,講師介紹某種政治主張時,竟派發明白表達反對此主張的作者的著作做教材,我當時認為這一如使用反基督的尼采著述,去介紹基督教思想一樣,不能達成原定教育目標,在辦公室温文地向講師反映意見。一個月後講師來看我實習,評我不合格,我差一點便要跟另一位被評不合格的同學一樣,改到惠康雪藏倉打工。我沒有從這件足以毀我一生的重大事件中汲取教訓,至今仍然堅持要真誠樸實去教。天牛教育,亦當如是。

人類中心主義者當然可以把蘇軾天水牛詩以正面教材使用,我絕無可異議之處,因為是選擇了最合適的教材真誠達成原定的目標,但宣傳者請勿把《蟲蟲》說成堪與《昆蟲記》、《萬物有靈且美》相媲美,因為後兩書作者之受尊重,正因為或多或少走出人類中心主義這框框來觀察自然而來,把《蟲蟲》媲美兩書,跟天牛盜牛之名行壞事同樣可恥,因為這是欺騙讀者,違反《商品說明條例》。

漁農自然護理署剛提出《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修訂,把最高罰則訂至冠絕全球的判監十年及罰款二百萬元,如果有人自《蟲蟲》一書習得跟天牛「對話」方法予以實踐,是有可能受此刑罰的。當然,人類中心主義者會設法論證天牛不是動物來脫罪。可是蘇軾及《蟲蟲》作者,明明當牠是動物甚至是人,才寫得出這種詩,實踐出這種「對話」的啊。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天牛教育

圖:視覺中學

________

彭玉文,香港生態史地歷奇著述者。

責編:羅茜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西番蓮受難解說

果商知道此熱情原來與如火的狂歡和開放洋妞無關,竟是崇高致死的標誌,覺得意頭不好,中了「貼錢買難受」俗諺禁忌,當然不肯正名為「受難果」。

2019-04-29 15:22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客家桐花祭對本地觀光休閒業的啟示

「客家桐花祭」成為風俗,千年桐乃得享祚千年,同樣的物種在香港,五十年後已灰飛湮滅。

2019-04-23 14:43

【香港生態史地歷奇】魚木混楤樹頭菜

這種在九龍及其他地方普遍種植的行道樹,花黃白色,花蕊又長又多,花謝時有一陣爛土豆的味道。

2019-04-16 10:3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