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百年五四】五四時期知識分子為何能起到巨大歷史作用?

【百年五四】五四時期知識分子為何能起到巨大歷史作用?

文:陳萬雄  圖:視覺中國

與中國近代的其他歷史運動相比,毫無疑問五四運動更廣泛受知識界的眷顧和關注。或者說得過分,知識界對五四運動有近乎宗教性質的頂禮膜拜。「五四運動」這個廣義上包括了五四愛國運動和新文化運動的歷史運動,對知識界何以有如許魅力,是不難明白的。

五四愛國運動的主導力量是知識界,新文化運動更是以知識分子為主體。五四運動既然是以知識界為主導和主體力量的歷史運動,知識界對這個運動容易產生親近感是自然的。審視過去的百多年,還沒有其他的歷史運動如同五四運動一樣,知識界能發揮過如此巨大的作用和產生過如此深遠的影響。這更造成了五四運動在知識界有著無可取代的歷史地位。

一個令人關心的問題是,何以在百多年的各種歷史運動中,唯有五四時期知識分子能起著如此巨大的歷史作用?

【百年五四】五四時期知識分子為何能起到巨大歷史作用?

首先,讓我們從近代中國人的改革目標的認識過程去理解。

自十九世紀中葉以後,由於外力逼拶日甚,內患日深,為了救亡圖存,近代中國出現了多次的革新運動。雖則這些不同階段的革新運動由於受客觀條件和主觀認識的制約,而各有其不足的地方和局限性,換句話說,運動的推動者由於對造成中國困局的總體因素缺乏充分的認識,導致改革目標的不夠完整。

但是總的來說,這些運動的發展是一步步走向深化。如同洋務運動的追求船堅炮利,是以器物層次為改革目標。維新運動的追求君主立憲,是以政制層次為改良目標。辛亥革命的推翻清王朝,是以政體層次為革命目標。這接連的幾個運動都各有其主導的革新目標,一個又比一個深化,事後做歷史檢討,又感到其目標的不完整、不深刻。直到五四新文化運動的產生,中國人才集中認識到,中國所面臨的危機,不僅是國力的落後,更是文化發展上的落差。

五四新文化運動提出在思想觀念上做徹底改造的覺悟,才觸及了中國革新的核心問題。說得清楚點,從洋務運動到五四新文化運動,經歷多次挫折的反思,中國人對困境的造成,才算有徹底和充分的認識。而首先有此認識且承擔起這種最後覺悟的文化改造責任的是知識分子。

這裏要附帶一說的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歷史作用和意義的重要,不應太側重於衡量當時知識分子所提出革新方案的成效性,而應正視他們能無所回避、勇於揭露中國擺脫厄運、走向現代化所必須面對的全盤問題。只有到此地步,中國人對自己的困境才算有徹底的認識。他們這一代所揭示的問題的深度和廣度,毋庸諱言到今日尚未達成,因而五四時期所標示的改革課題仍具有生命力。

可以斷言,在此後的中國,只要知識分子仍舊被視為或自視為推動歷史的先驅力量,相信五四運動於知識界仍然有歷久常新的魅力。不過筆者卻認為,在推動中國近代歷史發展中,知識界發揮了主導和主體作用的,只能是二十世紀初頭的三十年間,這期間也正是由傳統士大夫向近代型知識分子轉化成功的第一代的形成和成長的時期。

【百年五四】五四時期知識分子為何能起到巨大歷史作用?

冰心

其次,除了近代中國革新運動愈趨深入,以至到五四時期而有一新文化運動的勃興的歷史進程外,我們不能忽略與這個歷史進程相湊泊的第一代近代型知識分子的形成的歷史條件。下面試圖從新文化運動溯源做條理去展示第一代近代型知識分子的形成之與五四新文化運動的關係。

一般地說,五四新文化運動的肇始,是以1915年《青年雜誌》的創刊為標誌。1917年北京大學新文化運動倡導力量的結集,遂使運動得以風靡全國。至於五四新文化運動思想發展的源流,學術界多遠祧維新運動而反置緊接辛亥革命的五四運動於不論。維新運動雖出現於前,辛亥革命運動出現於後,然則兩個運動之勃興前後相距不過數年,而且在晚清的最後十年間,是維新運動與革命運動並峙的局面,且愈到後期,革命運動愈成主流。五四新文化運動在思想發展上與之前兩個運動的承傳關係成了瞭解五四新文化運動不可回避的問題。

事實上,根據拙稿下面史實的疏證,作為五四新文化運動的重要內容,無論是反傳統思想、白話文的倡導、西方文學理論的介紹等等,都可在晚清追溯到其淵源,而五四新文化運動與之前的辛亥革命運動在革新思想上更有一脈相承的條理。即使在人事的譜系上,五四新文化運動的主要倡導者,原先則屬辛亥革命時期革命黨人的系統。不僅如此,如果從廣闊的視野,打破過往以歷史事件做理所當然的分期的局限,對歷史的理解會有一不同的面貌。

【百年五四】五四時期知識分子為何能起到巨大歷史作用?

蔡元培雕像

簡單地說,從十九世紀九十年代到二十世紀的前兩個十年即1900年到1920年的二十年間,是中國第一代近代型知識分子的形成和成長期。這一代近代型知識分子一經形成,立刻躍登歷史舞台,成為這二十年間的主要革新力量。這二十年在歷史運動上說,正貫穿了晚清的辛亥革命運動五四新文化運動。換句話說,辛亥革命和五四新文化運動的主體和主導力量正是這輩新興的近代知識分子。這輩新興的近代知識分子如何形成,其歷史性格又如何影響了歷史的進程,正是拙稿所專注的課題。

末尾尚要贅言的是,五四運動既如此的重要,知識界對五四運動的認識不能停留在海市蜃樓式的幻象,而應有確切和較深入的瞭解。何況,在學術思想界,無論是整體探討傳統中國文化思想,還是綜論近現代中國思想文化,五四運動每每成為論述的基點。要檢驗和判殊這種種論述的切當與否,審視其對五四運動的理解和認識程度成了其中的關鍵。

——————————————————————————————

本文節選自陳萬雄《五四新文化的源流》,略有刪改。

【百年五四】五四時期知識分子為何能起到巨大歷史作用?

《五四新文化的源流》

作者:陳萬雄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百年五四】「五四」在香港波瀾不驚?運動的影響比成敗重要

相比起國內城市,當時香港對「五四運動」的回應規模較小,但最重要的是這場運動使學生更關注國事,表達意見的方式更加直接。

2019-05-02 10:06

【百年五四】運而不動?「五四」在香港的發展情況原來是這樣……

「五四運動」在國內進行得如火如荼的當下,香港的學生和大眾又受到了怎樣的影響?香港城市大學中文及歷史學系副教授陳學然,為我們解讀了「五四運動」在香港的發展狀況。

2019-05-01 14:42

【百年五四】魯迅曾在香港「吶喊」以喚醒「無聲的中國」

九十二年前,魯迅曾在香港力喊:我們此後實在只有兩條路:一是抱著古文而死掉,一是捨掉古文而生存。

2019-04-29 15:5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