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百年五四】運而不動?「五四」在香港的發展情況原來是這樣……

文:Trista Luo  拍攝、剪輯:Zita Li

1919年5月4日,為抗議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舉行的巴黎和會中,列強將戰敗國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反對北洋政府簽署相關合約,北京三千名大學生上街示威遊行,提出「外爭國權,內除國賊」的口號,掀開了「五四運動」的序幕。

「五四運動」在國內進行得如火如荼的當下,香港的學生和大眾又受到了怎樣的影響?香港城市大學中文及歷史學系副教授陳學然,為我們解讀了「五四運動」在香港的發展狀況。

【百年五四】運而不動?「五四」在香港的發展情況原來是這樣……

圖:Zita Li

運而不動

陳教授表示,香港的「五四」特色,用最簡單的說法,是「運而不動」。

「動不起來」的原因有二:首先,當時的香港是英國殖民地,1911年至1923年間,是第三次日英同盟生效的時期,在此期間,香港居住的日本國民受到任何影響,英國政府都要保護他們,反過來也是一樣。所以,英國政府很擔心「五四運動」的排日、抵制日貨等運動會波及香港,影響到日本人的身家性命,因此對相關活動予以制止。

同樣,排日的民族主義運動,發展下去也會影響英國政府在香港的管制,以及統治的穩定性,所以舉凡有任何國內發生的民族主義運動,港英政府都必定會大力打壓。

其次,除了港英政府外,當時香港社會的華人領袖、社會領袖不少是清朝遺老,他們雖然追求西式革新,但不認同學生運動的做法,即使不會公開高調阻止商會會員罷買日貨,也不會鼓勵。

【百年五四】運而不動?「五四」在香港的發展情況原來是這樣……

巴黎和會  圖:資料圖片

而從文化層面來講,這些構成香港上層社會的前清遺老習慣用文言文書寫,他們對於「五四運動」追求的白話文、新文學、衝擊文言文的做法並不認同,對「五四運動」帶來的新思想、民主自由的觀念、共產主義、馬克思思想,也是抗拒的。

在多種因素的作用下,即使當時的香港市民對自我的認知是「旅港僑胞」,擁有中國人的認同,對發生在中國的山東問題感同身受,極具愛國情懷,但「五四運動」在香港始終難以發展到內地「罷課、罷市、罷工」的程度,成為極具影響力的運動。

【百年五四】運而不動?「五四」在香港的發展情況原來是這樣……

圖:《茶館》劇照

未能燎原的零星活動

雖然整體狀況是「運而不動」,但即使在這樣的背景下,香港也出現了一些與內地「五四運動」相呼應的行動:

首先,5月8日起,香港最流行的中文報紙《華字日報》幾乎每天都會報道有關山東與巴黎和會的情況,還有不少報紙轉載國內的報紙內容,本地的社論也會批評北洋政府的賣國行為。香港的市民可以及時獲得國內學生運動的動向,了解全中國人對巴黎和會的反應。

【百年五四】運而不動?「五四」在香港的發展情況原來是這樣……

1919年6月4日《華字日報》「請用土貨救國」廣告   圖:陳學然提供

其後,208名香港大學學生在聽說「五四運動」爆發的消息後,曾經要求學校以香港大學名義,聲援北京大學的行動,還試圖以香港大學的名義發電報去巴黎和會,要求特使罷簽合約。然而,在當時香港大學校方的制止下,他們最後只能以「香港中國學生」的名義,發電報給北洋政府,要求總統釋放學生,罷簽巴黎和約。

從街頭層面而言,曾有零星的罷買日貨情況。青年人上街遊行表示支持國貨,部分小的商店不賣日貨,也有市民主動不去光顧日本商舖,半夜出動去警察局旁邊貼傳單……這些在《華字日報》都有報道,但並非很有組織,是市民自發去做的行為。

關於「五四」在香港的發展情況,如今大眾有不少錯誤認知,教科書甚至也會以訛傳訛。一個普遍的誤解是,香港市民在「五四運動」發生後,跑上街罷買罷賣日貨,衝擊日本商舖,當街毆打日本人,激起日本政府的憤怒,所以日本政府派出三艘軍艦——扶桑號、陸奧號與長門號到香港鯉魚門,用炮口對準香港,恐嚇市民。

陳學然通過研究發現,這三艘軍艦在1919年並沒有來香港,而陸奧、長門這兩艘炮艦,甚至在1920年代還在建造。但它們也的確來過——三艘軍艦在1928年4月應香港政府邀請前來做軍事演習,香港華商總會還宴請了日本軍人,吸引眾多香港市民前去參觀,是一次禮儀交流。至於中學教科書說的「恐嚇手段」,就是無稽之談了。而「香港市民上街打爛日本商舖與櫥窗」的做法,則是受到其後1928年5月3日濟南慘案的影響。 

【百年五四】運而不動?「五四」在香港的發展情況原來是這樣……

1919年7月9日《華字日報》中國興華製麵有限公司  圖:陳學然提供

古典中國的延續

由於欠缺「五四」新文化的洗禮,香港整體社會文化氣氛趨向保守,但陳學然認為這未必是壞事:

「香港的文化與古典的中國有種統一性,沒有經歷過『五四運動』的廢文言文思潮,文言文在香港一路通行,官文中特別會見到,導致香港的官文來往很典雅。」

他接著介紹道,香港1920年代、1930年代的商業社會都有前清以來做官的人在香港做華人代表,他們都是以文言文、古雅文字做生意往來交流,所以香港的小朋友讀書時都是用文言文。直到1950年代,香港都是既有書面語,也有廣東話的俚語俗語,也有文言文的狀態,三者共冶一爐。

「新文化運動的領袖,甚至曾提出不要漢字,符號化……而香港一路都沒有經歷這種衝擊,古代以來從北京帶來的學術在南方發展,是一個古典中國的延續。」他說。

【百年五四】運而不動?「五四」在香港的發展情況原來是這樣……

圖:1968年5月4日《新晚報》 繼承「五四」革命前輩的反帝愛國傳統  圖:陳學然提供

「放認關爭」

作為大學老師,關於「五四」的意義,陳學然更關注當中涉及學生運動的問題。

【百年五四】運而不動?「五四」在香港的發展情況原來是這樣……

1968年5月4日《新晚報》迎接五四青年節  圖:陳學然提供

「1970年香港社會運動的精神是,放認關爭,即放眼世界、認識中國、關心社會、爭取權益,我想它很能體現『五四運動』的精神。雖然是1970年的學生運動,但今天都一樣:一方面我們要認識中國何去何從、國家社會發展問題、世界問題,讀書裝備知識,做更多對未來有建設性的事情,同時也要關心今日社會發生的事情,也要有自己獨立、自主、批判的能力。」

「我覺得今年紀念『五四』一百周年,這種外爭國權、內除國賊,學生自覺自發,實踐自己理想的精神才是初衷,這件事需要繼續持守。而學生繼續認真讀書、建立自己的批判能力,也是要提倡的。」他說。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百年五四】魯迅曾在香港「吶喊」以喚醒「無聲的中國」

九十二年前,魯迅曾在香港力喊:我們此後實在只有兩條路:一是抱著古文而死掉,一是捨掉古文而生存。

2019-04-29 15:59

「百年五四」圖片展揭幕,逾300幅珍貴照片免費參觀

展覽共展出逾三百幅珍貴歷史照片,包括與「五四運動」相關而難得一見的圖片,以及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偉大成就的圖片。

2019-04-03 17:3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