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選凝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政治與文化評論作者

《冷戰戀曲》:錯的男女在錯誤的時代相遇,並不會迎來對的結局

文:選凝

在先前的奧斯卡頒獎季,《冷戰戀曲》總被與《羅馬》相提並論,很多人都說這兩部角逐最佳外語片的電影很相像,但其實根本是個誤會。除了都使用了黑白攝影,這兩部電影並沒有太多相似之處。《羅馬》是弱敘事的寫實風格,時代在背景中靜靜流淌;而《冷戰戀曲》則是非常工整又匠氣的對仗敘事,大開大合的時代先聲奪人,比人物本身還要吸睛。

更大的差別或許在於《羅馬》是關於「人」的故事,而《冷戰戀曲》則是個愛情故事。所以前者是不疾不徐展現普通人被無意捲入的歷史,後者則把歷史擺在前面,以之作為刻度去描畫男女主角的愛情。當然,看到片尾還是動容的,用豆瓣上一篇評論的話說,這部電影讓我們看到「康城最佳導演的爹媽,是怎樣談戀愛的。」隔著鐵幕分分合合相愛相殺的男女,是導演本人的雙親,他們在現實中共同生活了四十年——不過很難說這樣的結局是否優於電影裡那個,因為任誰都看得出來,這兩個人並不合適。

錯的男女在錯誤的時代相遇,並不會迎來一個比較對的結局。

《冷戰戀曲》最大的問題是把「時代」和「愛情」處理得不夠渾圓。時代對人的影響不言自明,但即使沒有鐵幕時代的種種阻隔,Zula和Wiktor的愛情依然不是天作之合。這部電影會讓我想到婁燁的《頤和園》,因為它們同樣有「和平中你寸步難行」的味道——只不過在該片裡,「和平」處在冷戰的背景之下。看到Zula在巴黎對戀人說「我用盡全力愛你」時覺得她其實很有波蘭版余虹的style。兩部電影也都涉及到了一個問題:為什麼離開極權獲得自由之後的人,還是與外在環境格格不入?

在波蘭的Zula是「文工團」裡的台柱,所以到了巴黎之後她回懟Wiktor的前女友,說自己原來的生活其實比巴黎更好。事實上在極權統治下作為特權階級的她,所能獲得的「尊嚴」可能遠比在自由世界更多,唱社會主義陣營的「紅歌」和唱迎合資本主義審美趣味的爵士,究竟哪個更糟也未可知。但她的戀人選擇了西方世界,寧肯變成一個在社會上無足輕重的人也要追尋自由。只是自由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相互追隨的兩人最後還是都回到了波蘭,無法逃出生天的情人在左與右、東方與西方都找不到他們愛情的位置,所以只能一起赴死。

不少評論都指出該片試圖靠黑白影像和時代背景的力量去把一個愛情故事變得不朽,但問題就在於這段愛情本身非常平凡,不過就是兩個三觀性格通通不合的人,一眼勾動天雷地火之後就相愛了。這種基石脆弱的情感自然頂不住冷戰的洗禮,而各種外部世界的磨難看上去只是為了給一對平淡男女的故事增加傳奇色彩而已。褒贊這部電影的人很認可它對於「歷史」冷靜克制的描述態度,但換個角度來說,這也使得時代跨度看上去更像男女主角身後的背景PPT,並未給他們的愛情積累足夠的切膚之痛。

作為一個愛情故事來說,《冷戰戀曲》大概屬於拍得比較扁平的了,最後的效果就是「時代」和「愛情」看上去都很精巧很點到為止,也很可有可無。

所以也大可不必為該片冠上奧斯卡遺珠之類的評語,因為它實在一看上去就不是奧斯卡路數的電影。本質上它是非常套路的情節劇,著眼點也並未放在歷史題材裡的人性細節上,雖然片頭片尾在教堂裡面對來自斑駁墻壁的神性凝視是幽微的閃光點,但那些一閃而過的美並不足以讓這部電影變得真正特別。

對比《羅馬》就會發現「人」的情感明顯做得不夠,我們當然能夠明白導演試圖表達的困境是這對戀人既無法在鐵幕那邊的西方世界好好流亡,也無法回到鐵幕這邊的極權國度裡保有尊嚴地生活,但是呈現出來的狀態卻是「時代」和「愛情」的脫節——給人感覺這對男女在任何時空政治背景下相遇都不可能會修成正果。

不過好在他們還有一個冷戰的大背景,於是可以把所有錯誤都推諉給時代。

至於太多評論都曾批評過該片在音樂部分「給人感覺太吵」,我個人感覺倒還可以接受。畢竟從純粹的視聽角度,這部電影還是相當值得在大銀幕上觀看的。

圖:《冷戰戀曲》劇照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奧斯卡評析】獎項平分秋色的奧斯卡小年,選出的佳作仍可圈可點

誠然,去年是好萊塢電影產出的「小年」,但佳作偏少卻不代表最終選出來的「最佳」不好,至於詬病評委口味太保守太政治正確就更是捉錯用神。

2019-02-26 12:23

【奧斯卡】獲得最佳原創歌曲的《Shallow》,背後有怎樣的故事?

《Shallow》雖好,《星夢情深》中的其他樂曲也不輸它喔。

2019-02-25 17:1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