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知書no.72】從小說到電影:白先勇與姚煒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

文:張艷玲  拍攝:陳文樺  剪輯:陳文樺

在華文地區,白先勇可謂舉足輕重的作家,年屆半壽的他,近年積極推廣崑劇,被譽為「傳統世界的傳教士」,但他仍不忘寫作本業,新作問世,每每引起極大迴響。

提及白先勇的文學創作,短篇小說集《臺北人》不能忽略,這部被譽為當代中國小說的經典,於今日艱難的書市中一再重印,甚至成為學校多年來指定課外讀物,堪稱長青之書。

書中多篇小說都令讀者印象深刻,並且不只一篇作品被改編成電視劇、舞台劇、電影。其中,〈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於1984年改成電影,在台灣放映轟動一時,有戲院更是一日連播五場,個多月下不了片,這在當時極為少見。

【知書no.72】從小說到電影:白先勇與姚煒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臺北人》書影  圖:陳文樺

【知書no.72】從小說到電影:白先勇與姚煒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臺北人》書影  圖:陳文樺

挑選女角  波折重重

三十五年過去,電影仍不斷被提起,除了原著出色,角色可塑性強之外,飾演主人公金大班的姚煒,其造型與演技絲絲入扣更是脫不了干係。有趣的是,白先勇寫〈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只花了三天時間,據他所言,整個故事與所有人物,都在落筆前於腦海中成了形,寫作過程甚順暢。相反,為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挑選女主角,卻是一波幾折。

白先勇回憶道:「《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是我第一部從小說改成的電影,那時候不懂電影圈的文化,我想,既然是我的小說,改成的也是我的電影,我甚麼都要管。跟第一家電影公司簽約時,我特別立項:女主角的選擇,不得原著同意,不可開拍。之後我便每天選女主角,港台明星都排光了,還是沒選到。」

【知書no.72】從小說到電影:白先勇與姚煒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白先勇與姚煒  圖:陳文樺

白先勇認為電影成敗在女主角,女主角選對了,一切好辦。可後來電影公司不耐煩,白先勇遂換到另一家,由原著作者決定女主角人選的條款仍在。好事多磨,卻因徐克執導的《夜來香》(香港稱《鬼馬智多星》),令白先勇對姚煒一見難忘。他說:「《夜來香》裡的姚煒一站出來就壓場。這是誰呀?姚煒?我便開始打聽她。」

角色設定  天衣無縫

除了氣勢十足,姚煒與金大班的背景莫名的相似,更令白先勇敲定女主角非她莫屬。「金大班的名字叫金兆麗,姓金的已經很少了,姚煒本姓金,英文名叫Kelly,金家麗,只差一個字。你說是不是冥冥中為她量身訂做?」

【知書no.72】從小說到電影:白先勇與姚煒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圖:陳文樺

金大班本是上海百樂門紅舞女,輾轉淪落至臺北夜巴黎繼續舞女生涯。上海背景是白先勇所看重的,他笑言:「這個演員,真的要海派十足才行,不是上海人還學不來呢,姚煒正好是上海人,這已經是個大plus!我當時直覺地認為這個明星是選對了!」

問姚煒對於被選中飾演金大班有甚麼感受,爽朗的她不諱言,在此之前從未看過原著。「1984年《明報周刊》登了我一張穿旗袍的照片,下面寫著:『這不是白先勇筆下的金大班嗎?』我沒看過這篇小說,金大班是甚麼,我真不知道。後來這張照片在台灣給轉載了,某天一個記者打電話告訴我,白老師看了照片,說我就是他要找的金大班。」

【知書no.72】從小說到電影:白先勇與姚煒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圖:《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電影片段

姚煒因此找來〈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結果一讀愛上。「一看就看到心裡去,還不知天高地厚的認為是為我量身訂做的人物,真是越看越喜歡。後來接到電話真要找我演金大班,我馬上答應了,片酬甚麼的完全沒問。」

創造出金大班的白先勇與飾演金大班的姚煒,三十五年來,原來只見過幾次。憶及第一次見面,白先勇說印象特別深刻。「第一次跟她見面,大致講了金大班這個人物,她完全懂怎麼回事,一點就通了,我便放心的把角色交給她。」

【知書no.72】從小說到電影:白先勇與姚煒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圖:《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電影片段

自然演出  入木三分

被原著作者點名擔綱演出,姚煒直言有信心,卻也擔心演得不夠逼真。「金大班的故事層次很豐富,但不好演,我認為關鍵是化妝,那時候每天開拍前對著鏡子想妝容,思考如何才能演得自然。」

白先勇也指金大班不好演,他說:「這電影完全是金大班一個人撐的戲,那時候姚煒三十幾歲,從二十幾歲演到四十幾歲,很不容易。尤其是後來要化老妝,以符合主角的心理狀況,她是肯犧牲。」

【知書no.72】從小說到電影:白先勇與姚煒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圖:《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電影片段

姚煒演金大班深入人心,白先勇對這位被稱作「永遠的金大班」的演技,亦是讚口不絕:「她一舉手、一投足都是戲,加上她上海人的背景,不會去做作,是自然的演出。這個戲不好演,要收放自如,尺寸的拿捏,姚煒做得極好。」

問到電影哪一幕印象最深刻,姚煒指每場戲她都演得感動,特別是金大班被迫墮胎一場。她說:「我拍那場戲時,只要一個轉身,沒有對著鏡頭,我心裡的眼淚就想要出來了。」白先勇也非常認同這一幕,他表示:「金大班墮胎後睡在床上,一臉的無奈,然而鏡頭一切一跳,又見她強顏歡笑。表面歡笑,背地心酸,很多舞女的生涯就是如此了。」

【知書no.72】從小說到電影:白先勇與姚煒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
圖:《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電影片段

【知書no.72】從小說到電影:白先勇與姚煒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
圖:《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電影片段

原著者自己則最喜歡電影尾聲部分,金大班在夜巴黎的最後一夜,離開前與一青年跳華爾滋,瞬間憶起故人舊事,把青年當成摯愛。白先勇說:「金大班的手抱住他的頭,那個表情,毋須多言,把她對於過去的珍惜、無奈,一下就表達出來了。」

【知書no.72】從小說到電影:白先勇與姚煒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
圖:《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電影片段

後記:永遠的金大班

最後問姚煒演那麼多電視劇與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對她而言有何意義,她毫不猶豫便說:「可以演這部電影,其他的都不重要了。」白先勇透露,曾有記者問姚煒有甚麼願望,姚煒說希望嫁給白先勇,白先勇回得很妙:「我早已娶她了,《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就是我們的孩子。」

【知書no.72】從小說到電影:白先勇與姚煒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圖:陳文樺

【知書no.72】從小說到電影:白先勇與姚煒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

《臺北人》

作者:白先勇

出版社:爾雅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時間:2010年9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責編:羅茜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白先勇與劉再復對話《紅樓夢》:讀了它,我吃飯睡覺都不一樣了!

這樣一部偉作,劉再復笑言:「讀了《紅樓夢》,我吃飯睡覺都不一樣了。」

2019-03-26 17:01

【有片】白先勇細說紅樓夢:數不盡的密碼、讀不完的精妙

《紅樓夢》在白先勇眼中,是不可多得的「天下第一書」。他研讀此書多年,至今仍興趣盎然。他還覺得,《紅》後四十回也出自曹雪芹之手,原因何在?

2017-04-03 19:41

白先勇:《牡丹亭》演了十年我自覺使命完成

10月25日晚,第八屆中國杯帆船賽藍色盛典暨時代騎士授勳儀式在歡樂海岸舉行,著名作家、保護昆曲藝術宣導者白先勇獲頒“年度致敬人物”勳章。記者借此機會採訪了白先勇。談起《牡丹亭》,白先勇感慨良多。他為十...

2014-10-31 18:4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