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做書】書的封面不能改?

文:曦成製本 Hei Shing Book Design

日本書籍設計大師杉浦康平先生認為,書的封面好比「書的臉」。

「臉有各種表情。根據中國古代醫學,臉即這個人生命力的鏡子,反映著看不見的內藏的功能,是凝聚全身特性的部位。」如果你相信的話,人臉與封面一樣,也是透視整個身體機能好壞的映照。

【做書】書的封面不能改?

圖:作者提供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正所謂「人要面,樹要皮」,樣子好,自然得人喜愛,人緣桃花亦因而旺盛,戀愛運、家庭運、事業運接踵而來。樣子討好也會令人增強自信心,種種加起來相輔相成,不愁沒有機會,繼而是美好的將來。有人說過:「成功不在命,在乎樣子骨相之好醜也。」

相對地,書籍的封面也是極其重要的,它是給讀者看到的第一面。很多讀者買不買一本書,也只取決於書的封面設計,這正正是「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書籍設計師與出版社常常會為了書本的封面設計改完又改,爭吵不休,為的是令封面盡善盡美,希望吸引最多人注視。

【做書】書的封面不能改?

圖:Pixabay

不能改之封面

然而,曾有作者告訴我,對於準備出版的書的封面極不滿意,想透過編輯與設計師進一步溝通和改動,但編輯沒甚麼反應,設計師的回應則是:「這是不能改之封面。」

這確是一句很有力量的話。我並不太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講話的時間、媒介、語氣等也影響整個對話的感覺,所以我不能多作評論。當然很多大師級的設計師所設計的封面是不能改的,也有因時間緊迫所以不能改。有太多太多的情況,令封面不能改。

【做書】書的封面不能改?

圖:Pixabay

但這件事也是個很好的例子,完全道出了作者、編輯、書籍設計師之間的矛盾。

我之前也在其他文章提過,作家、編輯、書籍設計師,是來自不同星球的生物,性格與喜好很多時候都是截然不同的。作家是把概念意象文字化的人,編輯是把作家的文章結構修整完美化的人,書籍設計師則在最後把關,將編撰完成的文字圖像加以整合實體化的人。一本書因而產生。因此,要做一本書,三者缺一不可。

雖然大家也很努力,但結果往往是出於意料之外。

【做書】書的封面不能改?

圖:Pixabay

作者的「Sole Responsibility」

一本書最後設計成甚麼樣,不論是良果還是惡果,事實上,只會由作者一人來承受。基本上沒有人理會書籍設計師是誰,責任編輯是誰。最終,是好是醜,書本只屬於作者一人。

我知道不少書籍設計師,被迫設計出自己不滿意的作品後,為了逃避現實,在版權頁上選擇不放自己的名字,又或者放一個假名。這是自欺欺人的技倆,沒有人會追究那本書的設計失誤,只會投訴作者或出版社出了一本不堪入目的書。所謂的「Collective Responsibility」,實際上是落在作家肩膀上的「Sole Responsibility」,沒有人能分擔這個重擔,全由作者去「品嚐」。

將心比己,如果一本書設計出來,設計師自己非常滿意,而作者非常憎惡,這應該不是設計師想看到的。我們並不一定是對立的。我常常說,可能作者一生就只出版那麼一本書,有可能是他唯一的Baby,是要對一世的,當然想喜愛它的樣子吧?

【做書】書的封面不能改?

圖:Pixabay

合作的成果

至於書籍設計師,我們固然有自己的一套美學觀與視覺語言,雖然我們有主宰與操縱整個設計的生殺大權,很難對Layman指點我們的設計作出認同。但是,作者與編輯對設計的意見是絕對不容忽視的。

我們做設計時,經常出現不自覺的盲點,假如欠缺對該書內容書有充分了解的「明眼人」提點,我們有可能會走進設計的死胡同。平面設計應該是越改越好的,越不斷修改,設計師才會越領悟到正確的路,即使沒有越改越好,也可以作為很好的比較,再選擇出大家認為最適合的方案。

正因為大家同樣想做好書,彼此的尊重與信任更是重要。了解大家的性格與喜好,慢慢做到相知相交,對於合力完成一本書會起到極大的作用。

【做書】書的封面不能改?

圖:Pixabay

責編:羅茜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做書】分段空兩格,是必守教條?

常跟編輯爭辯,「空兩格」是「分段」的必要形式嗎?

2019-03-25 11:02

【做書】文字與眼睛之間的微妙距離

電腦螢幕很能騙人,即使是很有經驗的設計師,也不能完全相信螢幕所看到的一切。

2019-03-15 10:21

【做書】根深蒂固的字體尺寸——12pt字型思考

12 pt有甚麼吸引力,使現代人認定是大家心目中的標準呢?在翻查資料時,無意中發現了可能是12 pt橫行的原因。

2019-03-07 09:3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