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好聲行】聲音地獄

文:陳子謙   圖:視覺中國

早陣子葉德嫻為運輸署拍攝了宣傳短片,諷刺乘客惡行,頗受好評,但我覺得有一幕非常詭異︰有人在地鐵車廂裡盯著手機亂舞,主角便調侃她︰「這裡是你的家嗎?用耳筒聽才對。」按照劇情,手機應該好吵吧,然而我只聽到貫穿廣告的背景音樂而已,聲量還算適中。莫非片中人都有幻聽?看來導演比較有公德心,不忍重播噪音,讓我們輕輕意會一下就算了。

但回到現實,誰不曾被人家手機的魔音灌進耳朵呢?唉,我知道,靜音打機就是不過癮,但何必讓全車知道你使出了什麼必殺技?皇上又跟哪個妃嬪耍花槍,與我一介草民何干?手機屏幕那麼小,使用者似乎總是以為,它的聲音也一樣低調。

就算手機通通靜音,有人就吵。電視劇《世界奇幻物語》有一個單元叫〈Be silent〉,講述主角獲邀作曲,但創作時被城中噪音打擾,非常焦慮。他四出尋找寧靜的場所,卻發覺到處都是噪音。圖書館?沒想到揭書、影印、推車都那麼吵。博物館呢,高跟鞋咯咯地響,突襲的咳嗽也總留下黏膩的餘音。這是2004年的日本,至於2019年的香港,只有更吵。特別是搭地鐵的時候,車廂裡的聲音好渾濁,疊成堅固的音牆,叫人走投無路。小時候常常讀到一個陳套的比喻,說大自然的聲音就像交響曲一樣──其實大家只想說「和諧悅耳」而已,肯定沒注意到那個「響」字。城巿的音量更接近交響曲,各種噪音混合的音色則像飯後倒到一處的餸菜汁液,你儂我儂。我們都得吞下它,又被它吞下。

逃回家就寧靜了嗎?車聲是窗外永恆的背景音樂,廚房裡的冰箱也一直低鳴。音樂人Edmund Leung慨歎,在家裡隨便量度,音量也超過60分貝。對於城巿人來說,「寧靜」會不會只是修辭?走筆至此,約是晚上十一點鐘,我聽到又一輛車在樓下的馬路煞停。

聽說降噪耳筒可以濾除噪音,甚至搭飛機也不覺吵,又可以按需要保留人聲,我便在音響店裡試試。一戴上,就沉進了深海,店裡的一切聲音突然隔得遠遠的,遠得好像與你毫無關係。降噪效果超出預期,我很快便相信,它真的可以讓我在鬧巿重拾寧靜。在店裡呆了半個鐘頭,卻漸漸覺得這樣的寧靜太詭異了,外界彷彿成了三流電影的低成本背景,毫無實感。然後我甚至開始覺得恐怖︰放逐了環境聲音,我好像也被整個世界放逐了。

最終我沒有把耳筒帶走,寧願繼續走進噪音,冗長地詛咒這個地獄,同時令它的音色更加渾濁。城巿裡的生物死物都不肯沉默,爭相申辯︰我在!我在!此刻我飛快地敲動的指頭和電腦鍵盤,不過在重覆相同的對白。

對了,〈Be Silent〉中那個焦躁的作曲家,最終總算找到了寧靜︰本應用來寫樂譜的筆,被他插進了心臟。外界的噪音、那不識趣的心跳,再也不會吵著他了。

【好聲行】聲音地獄

__________

陳子謙,喜歡放空,學習用聲音素描自己的城巿。著有詩集《豐饒的陰影》、散文集《怪物描寫》。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結廬在人境】三月的怡東

銅鑼灣怡東酒店,它於三月最後一天悄悄地閉幕──說是「悄悄」,因為有一種哀傷被蓋過;這是一個不作挽留的城市。

2019-04-04 10:01

【一分鐘知書】聽鄭寶鴻講香港城區發展百年的故事

歷史學家鄭寶鴻在新書《香港城區發展百年》中,分十四章歷數此城從十九世紀開埠起百年來的變化,還分享三百幅珍貴老照片。

2018-07-13 15:40

【知書no.2】建築遊人談《筑覺》:香港建築師不該妄自菲薄

日本建築因何舉世聞名?香港海防博物館怎樣活化?倫敦有哪些精妙的房子值得細看?本期知書節目請來知名博客寫手「建築遊人」,與我們分享他在世界各地看建築、寫建築的經歷。

2017-04-30 09:36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