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戶外舞蹈《遙遙之城》:葉卓棠細說如何享受『西西弗斯』的人生

戶外舞蹈《遙遙之城》:葉卓棠細說如何享受『西西弗斯』的人生

文:李偉民  圖:Moon Yip

看見:他從母體抱出來,張開眼睛;看見:他閉上眼睛,抬進殮房的抽屜。兩個「進出」的動作之間,管你是貧或富,匆忙的數十年,能不每天花一分鐘,思考人生?貧,不是借口,睡前,問問:今天可對得起自己?富,不是理由,睡醒,問問:今天可幫助到別人?

做人,如藝術家創造藝術作品,先要尋找一個方向、一點信念、一種方法,然後把不可能變成可能,把歎息變成笑聲。

生命有三個階段:學習期,多唸書、多看世界、多戀愛。成就期,多嘗試、多懂人性、多付出。休戰期,多休息、多想生死、多分享。如斯簡單。

在生命的第二階段裏,藝術總監/編舞黃靜婷(Chole Wong)加上創意總監葉卓棠(Moon Yip)得到「藝壇新勢力」(New Arts Power) 的資助(那是香港藝術發展局牽頭,賽馬會捐助,培養年輕藝術家的基金),創造了一個藝術項目,叫遙遙之城(Maybe Tomorrow),他們做了一個個巨型的銀色圓球,舞者推動這圓球,在香港十多處地方,包括觀塘、上環、屯門、荔枝角等,邊前驅、邊跳舞,路過的人或不屑一顧,但只要有一個途人盯望,拿一份單張,它寫著「在沒完沒了的晝夜追逐中,我們推著什麼東西向前?就讓這沒有起點和終點的旅程,尋找滾動的意義」,便有領悟。

戶外舞蹈《遙遙之城》:葉卓棠細說如何享受『西西弗斯』的人生

認識葉卓棠已有一段日子,問他這作品的意義,他說:「在希臘神話中,一位受天神懲罰的人叫西西弗斯(Sisyphus),他受罰的方式很慘:要將一塊巨石推上山頂,但接近時,巨石又滾回山腳,於是西西弗斯又要再把石頭推回上山,就這樣,永無止境,重複下去。」

Moon再說:「營營役役的香港人,是否在過著『西西弗斯式』的生活?通過舞蹈、音樂,在每區不同角落,我們希望路人,願意停留一會,思考西西弗斯的故事。當大家望著銀色圓球的倒影,可以認清多少自己?我們的生活片段,有多少是荒謬的?」我回應:「許多香港人對藝術漠不關心,因為他們不敢直視那混沌的圓球。」Moon說:「藝術作品的啟發性,便是讓大家撥走灰塵,思考追求物慾以外,心靈還有空間嗎?」

戶外舞蹈《遙遙之城》:葉卓棠細說如何享受『西西弗斯』的人生

我特別喜歡今次跨媒體創作的一首詩:

「人如流水,

像很清晰自己的去向,

同時也很迷失,

雨水打在人的身上,

是痛的還是麻木的?

人都在慢慢老去,

城市也會老去嗎?」

葉卓棠生於香港,極愛香港,從事劇場、美術指導和音樂創作,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獲得一級榮譽,作品多次入選國際活動,包括布拉格劇場設計四年展、愛丁堡藝穗節等,黃子華的話劇《前度》,也是他的舞台設計作品。

戶外舞蹈《遙遙之城》:葉卓棠細說如何享受『西西弗斯』的人生

我和Moon說:「你是少壯派,『守株待兔』或『蓄勢待發』都好,不要想太多,『死拼爛打』,便見生機。」Moon說:「青年人踏進社會,我們只在兩條路:為金錢而活?為興趣而活?還有兩種態度:尋求人生意義?還是隨波逐流?最可惡而又令人羨慕的,是那些『蟻』人,他們不會想『如果昨天』,也不會尋找『或許明天』……自己仍然處於一個掙扎期,有時候,我會很快樂,但亦迷惘,我們的生命,如何脫離世俗的軌道,例如家裏的長輩期待我要結婚、擺酒、要給他們生個乖孫,哈,目前只好努力儲蓄,希望買一隻求婚戒指。」

我笑說:「我也曾青春過,這種狀態叫做『半天吊』,七八個吊桶,上上落落;不過做人,太自卑不好,太自信也不好,我很回味年輕時,有這『患得患失』的感覺。每晚上床睡覺時,好像虧欠了自己什麼,這會驅使自己思考,反省自己的不是,從外到內,學會靈魂放空。男人的『英俊』,不是外表,是內心的德慧!」

Moon也笑:「你還好,可以睡得著,我會失眠:到底我如何可以做一些『入世』的作品,既引起普羅大眾的共鳴,但亦是優秀的藝術成果。我不喜歡那些躲在深山,為藝術而藝術的做法,我覺得藝術要讓一個普通人,也可以理解欣賞,和生命產生奇妙的化學。」我說:「中隱隱於市 。」Moon點頭:「正如我們今次這個汽球作品,我希望看到的市民,都會突然問自己『我每天也是這樣推著一個大汽球,上山落山,還有選擇嗎?』」

戶外舞蹈《遙遙之城》:葉卓棠細說如何享受『西西弗斯』的人生

我想起台灣舞藝大師林懷民和我們說過:「人,都應該把每一天當作最後一天來活,以倒轉的方式生活,就不會浪費光陰在不必要的人和事身上。」

Moon說:「如果活在當下,而當下又是最後一天,我們盡情自在、無愧無悔、多些包容、多些向善。」

我問Moon:「你可曾後悔過?」他說:「當然有,有一次因為舞台的事情,說了一些不太讓人接受的話,變成了大新聞,回頭一看,如果時空可以重來,我會更聰明的處理,所以,我常常反省,希望自己的過失,可以化為『內在』的正能量。」

我說:「現在的年輕人,日子真不易過,香港政治複雜,社會更複雜,面對成熟經濟下的有限機會,他們迷失方向,是可以諒解的。」Moon說:「年輕人每天的生活,往往是一個struggle的狀態,他們的困惑,和我們藝術工作者的掙扎,感受完全一樣的;故此,我們必須建立做人的信念『生命和四周由於有我,必定會有改善』,失去了這個信念,便會被命運打敗。」

我說:「很多人取笑現在的年輕人『佛系』心態,其實只要『佛系』,而不是自暴自棄,某程度的『佛系』,可讓我們降低貪婪和慾念,是一件好事,沒有太大期望,便不會有太過分的行為。」Moon說:「青春只是短短的一、二十年,我們會漸漸老去,所以生活簡單一點,減少虛榮物質的追求,當追求的不再是金錢或權力,而是如何幫助別人、充實自己,許多達不到的願望,其實近在眼前。」我答:「阿Moon,以上的,你和我都未能做到,不過,只要目標不變,一步步往前克服下去,正面地享受『西西弗斯』的人生。」

責編:秦凡洛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藝評】「進念」推動南音死灰復燃,香港人拯救「香港怨曲」

《瞽師杜煥》,是2018年最值得大家拍掌,一個充滿「新視野」的藝術節目。

2018-12-27 16:05

【藝評】為了觀眾利益,政府對付紅館黃牛黨的六個可能方案

聰明的香港人要認清事實,不要買了貴票,已經做了乖乖的「綿羊」,現在更加被人以「觀眾利益」用來挾持,打擊政府對付黃牛的決心。

2018-12-07 18:17

【聊音樂】《大地之歌》:中樂好?西樂好?中西樂好?

經常困在家,容易變「宅人」,不如在晚上,找個演奏會聽聽,然後回家,倒頭大睡,爽極。

2018-11-30 15:1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