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談香港漫畫,不能忽略這兩個人的名字

香港漫畫,有資料可稽,始於清末之何劍士、鄭磊泉兩位,他們的作品發表在當時的報刊,距今已逾一百年。

在談香港漫畫歷史之前,大家可先了解「漫畫」是屬於甚麼畫種。

漫畫可分為兩大類別:時事漫畫,是有關國際大勢,政治局面,反映大時代之作;社會漫畫,是反映社會百態,針砭時弊,反映小市民生活,小中見大,笑中帶淚,或是沒有甚麼積極意義,只堪解憂,會心一笑。

談香港漫畫,不能忽略這兩個人的名字

麥少石的「香港下等社會之生活」  圖:三聯書店

「漫畫」一詞由豐子愷帶到中國

漫畫屬於新興的畫種,但在中國繪畫史上,早已隱隱看到一些發展的痕迹。

「漫畫」這個詞,是中國著名漫畫家豐子愷在二十年代留學日本時帶回來的。在此之前,這類畫其實早已存在。辛亥革命前後,漫畫已開始發展,基地在上海。它的名字是「諷刺畫」、「諧畫」、「時事畫」,直到「漫畫」這名字出現了,便把這些名字統一起來。

漫畫在中國由來久遠。畫家生長於動盪時代,眼看許多不平事,遂作不平鳴,以筆伐之,利用誇張手法來突出主題,揭露醜惡,針砭時弊; 或以諧趣手法出之,然往往笑中有淚。

談香港漫畫,不能忽略這兩個人的名字

豐子愷  圖:三聯書店

敦煌石窟已有漫畫

漫畫應分「形象」與「意識」。有一些只具漫畫之誇張形象而沒有漫畫諷刺意識者,並不是漫畫。漫畫是意識為主,從而以誇張甚至變形的手法來表達形象,而形象必要服從意識,不能作無意識的誇張。

具有漫畫之概括誇張手法之繪畫,中國早已有之,敦煌之壁畫,南宋梁楷之人物畫,形象誇張,可博一笑,但後者有漫畫造型,而沒有漫畫意識。嘉峪關魏晉墓的磚畫,也有類似的例子。

談香港漫畫,不能忽略這兩個人的名字

敦煌涼窟壁畫  圖:三聯書店

談香港漫畫,不能忽略這兩個人的名字

魏窟石窟神座後轉角之蹲像  圖:三聯書店

談香港漫畫,不能忽略這兩個人的名字

南宋梁楷之「寒山拾得」  圖:三聯書店

談香港漫畫,不能忽略這兩個人的名字

魏晉墓磚畫  圖:三聯書店

何劍士:香港第一代漫畫家

來自廣東南海的何劍士(1879-1915),是辛亥革命時代的漫畫家,更是香港漫畫界的拓荒者。

他年輕時曾在四川隨某寺僧習劍術,遂自號「劍士」。他放蕩不羈,後來目睹滿清政治腐敗,民不聊生,遂發奮立志,投入革命行列。他先後創辦了《時事畫報》與《真賞畫報》,作品發表於上海、廣州、香港各大刊物。其畫作吸收了外國漫畫的表現手法,而以中國文物畫筆法表現。

他的生活常常晝夜顛倒,借酒澆愁,最後染上了肺病。一天,他正打算提筆作畫,倦極睡去,醒來發現滿頭白髮,自知不起,故畫了一幅漫畫,畫中多頭蜘蛛集於網中,畫未完成,他便吐血身亡。

何劍士是漫畫的英才,惜天不假年,但他在中國漫畫壇中起了很大的啟發作用,尤其是在香港的畫壇,他是拓荒者。

鄭磊泉《人鑒》:香港第一本漫畫集

何劍士去世後之翌年,即1916年,廣州畫家鄭磊泉(約1845-1919)應香港梁國英藥局之邀,來港繪《人鑒》畫冊。

梁國英最初致力於出版畫報,後來發展藥業,但念念不忘畫報業,於是出版《人鑒》,以代理之藥品廣告收入支持出版事業,並從廣州禮聘鄭磊泉南來精繪漫畫,題材皆為警世及有益世道人心之作。

鄭磊泉工作了兩年,完成了一百九十餘幅漫畫。《人鑒》於1920年出版時,鄭磊泉已於前一年去世,未及見該畫冊面世。

《人鑒》可說是香港第一本漫畫集,也是開廣告支持出版物的先河。集子內容除了收入鄭磊泉的作品,還有何劍士的作品,是他的遺作;更有當年文壇知名之士何恭第等作序,並撰警世詩文。

在《人鑒》畫冊中,鄭磊泉的作品皆一題數幅,每一幅又是圖文並茂,開了風氣,後來的畫家多沿用這種作畫方式,或一幅之中,不規矩地畫分若干幅,對一題目作面面觀。

鄭磊泉與何劍士的畫皆以中國人物畫筆法出之,如造型誇張,構圖多匪夷所思,既有漫畫造型,復有漫畫意識,已成為完整之漫畫。香港漫畫由他們兩位開始。

為國為民發聲的漫畫

清末民初,歐風東漸,何、鄭兩人身處香港,接受西方文化是意料中事。而誇張、變形、代入等手法,早在十八世紀法國的杜米埃也採用了。杜米埃的年代與中國的黃慎、羅聘相若,這也說明了不同國家的畫家有相同的特性:不平則鳴。

談香港漫畫,不能忽略這兩個人的名字

何劍士的「小磨香油」  圖:三聯書店

談香港漫畫,不能忽略這兩個人的名字

何劍士的「乘虛而入」  圖:三聯書店

何劍士的「小磨香油」,是一幅成功的作品。清朝的統治者把人民作為榨油的對象,一人把人民倒進石磨中,另兩人在推磨,把人民磨成了油,漏進外國人的斗裡。這幅漫畫雖然簡單,但人們都看得懂,深入淺出,以芝麻代表「民」,石磨代表「政府」,磨出來的是香油,漏進了上有「外國」兩字的斗裡。

另一幅「乘虛而入」,圖中有中國地圖,圖上畫着兩人,身有「政黨」兩字,後面有兩巨手,把人頭按定,使他們面對「乘虛的魔賊」,這些魔賊正張牙舞爪,從天而降。畫面明顯地表現出老百姓的巨手按着政黨的頭顱,使他們面對魔賊的威脅,不要自相殘殺,否則會引起魔賊們乘虛而入。這些魔賊的造型是妖怪,但也似是外國人。

鄭磊泉傳世之作比何劍士多,「新官鑽之趣畫」署名「磊公」,是諷刺貪官終日鑽研,為的是金錢。

第一幅:「無學無求,一味營求,誰知碰損頭,難收。」

第二幅:「心不憤,再鑽營,頭得入兮身未竟,眼停停。」

第三幅:「既得之,笑嘻嘻,黃白鏹,惟注視,有意有意,當試試試。」

第四幅:「咄咄,攫奪又攫奪,祇顧目前,不顧後橛,拙。」

第五幅:「一失足,必墮崖,古語云,貪夫殉財,的確。」

第六幅:「不義財,難消受,徒為兒孫作馬牛,官鑽呀,須想透。」

每一幅漫畫多配以文字說明,這是鄭磊泉作品之特點。《人鑒》逾二百幅漫畫作品,也多如此。

談香港漫畫,不能忽略這兩個人的名字

鄭磊泉的「新官鑽之趣畫」  圖:三聯書店

「喻言」這一組漫畫,更是寓意深遠。

第一幅「1A」:「此瓜內容穩固,團結如金剛石,雖施以利刃及加以壓力,亦難分割。」圖中多把刀子剖瓜,剖不開它。另一大錘高懸其上,一人執繩。

「1B」:大錘重壓之下,瓜仍難動絲毫。

「2A」:「內爛之瓜,一刀便流出瓤來,分割殊不廢力。」瓜之旁,還放置了多隻碟子,寓意列強將要把瓜分割後,每人嚐它一角。

「2B」:「割分後之瓜皮、瓜子,便任人殘踏了。」

這一組漫畫寓意十分明顯,是諷刺當時之政府。如組織鞏固,發奮圖強,國勢穩固,任何外侮都入侵不得;假如內部腐敗,便給列強瓜分。瓜分之後,吃過了瓜瓤,更把瓜皮、瓜子任意踐踏。

談香港漫畫,不能忽略這兩個人的名字

鄭磊泉的「喻言」  圖:三聯書店

何、鄭兩人的時事漫畫,在當年起了很大的發聾震瞶之作用。

自鄭磊泉後,報刊亦常見漫畫,但作者其名不彰,多是電版公司之畫師所繪。

在那時代,歐風東漸,漫畫已漸受西方影響,採用了西方的表現方法,畫面也多變化,不若前一代黃慎、蘇六朋那麼直接。何劍士畫中以「鵝」代表了俄羅斯,以「鷹」代表了英吉利(小編按:英國),但筆觸還是中國人物畫的,即如前一代,以中國畫的筆法來寫漫畫。這風格一直維持到三十年代。

三十年代以後,中國漫畫顯著地受到外國影響,除了少數幾位畫家仍用中國畫法,大部分受了外國影響。影響中國畫壇最深的是英國的大衛.羅、德國的佐治.格羅斯、南美的科伐羅彼斯。曼初是影響了上海畫壇,繼而香港一部分漫畫家,也受到他們影響。直到七十年代,日本漫畫才開始影響香港畫壇。

談香港漫畫,不能忽略這兩個人的名字

鄭家鎮設計的《挺進漫畫》封面之一。《挺進漫畫》是香港第一本漫畫刊物,由著名漫畫家鄭家鎮出版。  圖:三聯書店

___________

上文節錄並改編自鄭家鎮所著的《香港漫畫春秋》。

《香港漫畫春秋》是香港著名漫畫家鄭家鎮書畫事業成熟時期的重要作品,書中精選他一生的收藏,把九十六幅香港重要的漫畫作品呈獻給讀者,並用簡練、清晰而可讀性強的筆調描述,堪稱圖文並茂之作。

談香港漫畫,不能忽略這兩個人的名字

《香港漫畫春秋》

作者:鄭家鎮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出版時間:2018年6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責編:羅茜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他只是暫時脫離人世」 國民漫畫家豐子愷離世前一個月實況

我給爸爸遞上一支圓珠筆。爸爸下意識地把筆握住,在本子上畫下了一些不成方圓的圖形,成為他留給世人的絕筆。

2019-03-05 14:28

【港故仔】在安古蘭國際漫畫節,聽本地漫畫家講故事

香港藝術中心舉辦的「港故仔︰香港漫畫巡迴展覽」於今日起至27日,參與全球第46屆「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展出30位本地漫畫家的劇情漫畫經典和新作。

2019-01-24 18:42

【知書 no.26】香港首本拳擊漫畫小說作者:透過打拳,找到「我」

我最投入的就是主角歐陽駿,我覺得他反映到某段時間的我自己。你以為自己很厲害,以為自己有小聰明,但其實是自己好渺小,要提醒自己。這就是我想寫的人。

2018-02-12 17:3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