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流浪地球》:你以為是「太空戰狼」,其實這是地球人的精神脊樑

文:二十二島主、盧森、藥風

說實話,在知悉《流浪地球》這個項目之初,島主對這部電影是不看好的。因為我和很多觀眾一樣,有著一種慣性思維:中國現在根本還不具備拍出好的科幻片的能力。

對於導演、對於題材、對於吳京、對於最早曝出片段中的「made in China」,圍繞影片的爭議一直沒有停息。這些爭議彙聚到了一起,使我們潛移默化間有了這樣一種認知:《流浪地球》很可能是《太空戰狼》,這次我們要把愛國價值觀輸出到宇宙了!

但事實證明,評價電影這件事情,在沒看完成片之前,永遠不要輕易下結論。

郭帆超水平地完成了這一「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最難能可貴的是他的情懷成功地匹配上了該片的製作水準,這一次,他為地球人搭建了精神脊樑。

《流浪地球》:你以為是「太空戰狼」,其實這是地球人的精神脊樑

圖:《流浪地球》劇照

「回家」和「希望」才是真正的情感內核

《流浪地球》改編自劉慈欣的同名短篇小說,復原了原作宏大的世界觀:

當物理學家們發現太陽即將產生氦閃(太陽內部的氫轉化為氦突然加快)爆炸,地球將在這次爆炸中被氣化。人類決定逃離太陽系,移民至最近的半人馬座比鄰星系。

這個移民計劃就是「流浪地球」計劃,分為刹車時代、逃逸時代、流浪時代(加速)、流浪時代(減速)、新太陽時代五個階段,整個移民過程將持續兩千五百年,一百代人。

但《流浪地球》影片也做了一定程度上的改編和取捨。

劉慈欣以前是工科背景,他幾乎使用純理性和硬核的科幻知識來寫作。在他的短篇小說《流浪地球》中,他以幾乎冷峻殘酷的口吻,來描寫人物的命運、時代的變遷。用冰冷的筆觸來形容似乎也不為過。

「你在平原上走著走著,突然迎面遇到一堵牆,這牆向上無限高,向下無限深,向左無限遠,向右無限遠,這牆是什麼?」

「死亡。」

這是原文中「我」在看見高聳入雲霄的地球發動機後對老師說的話。

《流浪地球》:你以為是「太空戰狼」,其實這是地球人的精神脊樑

圖:《流浪地球》劇照

大劉的文字,簡潔明瞭,少有過度的抒情和修辭使用,就像是機械錶盤上的指針,他專注於兩千五百年的人類社會變化,有關人和情感的描寫似乎並不重要,人物作為工具登場,為其中的社會命題服務。

例如在逃逸時代,大劉寫到:「在這個時代,死亡的威脅和逃生的欲望壓倒了一切。」人類不再關注「愛」的情感。

而在電影中,情感是筆墨最濃的部分,相較於小說,影片格局雖小,但更加溫情,著重突出了「我」劉啟、父親劉培強、姥爺韓子昂、妹妹韓朵朵三代人的親情部分。

同時影片還展現了人類對地球、土地情感。親人的分別、對過去的眷戀,父子之間的矛盾、為了保護家園而做出的努力……「回家」和「希望」才是電影《流浪地球》真正的情感內核。

原作小說時間跨度非常大,維度長達兩千五百年,人類經歷過幾次重大危機,但最後依舊成功地泊入新恒星軌道,但這樣長度和深度的小說很難改編成兩小時的影片。

所以《流浪地球》影片選取了一個特殊的時間節點——在逃逸時代最後階段,地球和木星快要交會時。地球需要借助木星的引力逃離太陽系,在影片中,地球似乎掉入了木星的引力場,將要和木星相撞。

因為影片情節在時間維度上集中,所以地球表面呈現出來的就只有冰天雪地,但其實在小說中,地球繞轉太陽會使地球表面在火爐和冰天雪地之間不斷變換。

影片主線是「我」劉啟帶著妹妹朵朵的離家之行,遇上救援隊與其一起運送火石,同時還有在空間站執行任務的父親這一條線,三線並行交織。著重講述了為了拯救地球,人類面臨的生死之戰。

在小說中,這一部分所占的比例並不多,影片捨棄別的部分,而選擇這一情節,其原因大家可以去影院找找。

《流浪地球》:你以為是「太空戰狼」,其實這是地球人的精神脊樑

圖:《流浪地球》劇照

「瘋子導演」和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影片改編過程中,加入了許多新角色,並且將很多原著中筆墨不多的角色深入塑造,例如由吳京扮演的父親劉培強,小說中並不是像影片中的英雄式人物,影片甚至還將父親在空間站的情節變成影片的三線之一。

同時還新加入由李光潔飾演的王磊等救援團隊和運送火石的情節。

由吳孟達飾演的姥爺,承擔了影片大部分的淚點,和朵朵的祖孫情可能會讓很多人掉眼淚。

三代人中,只有姥爺經歷過「流浪地球」計劃之前的生活——「前太陽時代」,這樣的設定也從小說中延續到了影片。在影片中,姥爺看著曾經生活的上海市已經被摧毀、回想起從前姥姥給做的蔥花面,不斷感歎最初家園的美好……

能夠想到從這些點出發改編的人,居然是一個自嘲長得有點像大耳朵圖圖的導演——郭帆。

《流浪地球》:你以為是「太空戰狼」,其實這是地球人的精神脊樑

導演郭帆  圖:《流浪地球》拍攝花絮

但這個不乏男人味的80後導演此前能拿得出手的作品竟寥寥無幾。

處女作《李獻計歷險記》述了一個失戀青年陷入差時症的白日夢之旅,改編自李陽的網絡動漫視頻,雖然最終成片勉強及格,但對比原動畫版本,郭帆的改編實在稱不上佳作。

第二部作品《同桌的你》雖然取得了4.55億的票房成績,令郭帆成為繼郭敬明後第二位成功躋身「四億元導演俱樂部」的新生代導演,但群眾似乎對郭帆漢子拍的這部青春疼痛電影並沒有什麼好感。

《流浪地球》:你以為是「太空戰狼」,其實這是地球人的精神脊樑

圖:《同桌的你》劇照

且不論觀眾怎麼罵,起碼在拍爛片賺快錢這件事情上郭帆也是有兩把刷子的,但在郭帆內心,他更想做的,是深耕細作。

或許很少有人知道, 郭帆是個赤裸裸的科幻迷。他喜歡《終結者2》、《太空漫遊2001》、《星際迷航》,他也曾說,拍電影的最終目標就是為了拍科幻電影。

可以說,在拍科幻電影這件事情上,郭帆是個執著且癡心的人。

由於中國優質科幻片長期以來一直處於「缺席」的狀態,當傳出「中國科幻第一人」劉慈欣的作品將由本土導演執導的消息時,粉絲們都大呼「不要中國人拍!不要中國人拍!不要中國人拍!」

但面對這樣刺耳的質疑,郭帆還真不信這一套。

他說「因為喜歡,很多事情都變得沒有道理。」

這個執拗的山東硬漢,光是劇本就寫了一年兩個月。

且劇本完成之後,郭帆又帶領他的團隊用了7個月時間,請4位中科院科學家協助他們為《流浪地球》建立一個更加完善的世界觀。3000張概念設計圖、10000件道具製作、100000延展平米實景搭建,都是這個「瘋子導演」為實踐這一科幻夢做的最大努力。

為把這個「夢」造好,執著的郭帆最終精雕細琢了四年的時間,而這一時間跨度可以產出9.6部《小時代》,賺到快錢或許可以繞地球一圈。

可以說,沒有「瘋子導演」郭帆,就沒有《流浪地球》。

《流浪地球》:你以為是「太空戰狼」,其實這是地球人的精神脊樑

圖:《流浪地球》劇照

這一次,民族主義讓位於國際主義

不論是早期的《2001太空漫遊》《黑客帝國》,還是近幾年來面世的《星際穿越》《銀翼殺手2049》等好萊塢科幻影片,它們都已經不再局限於科幻迷的圈子,而是在科幻奇觀的外衣下裹挾著宇宙哲學。

對比之下,國人早已開始眼紅,我國何時才能出現既有視效盛宴又兼具思想高度的科幻大片?

但要真正打造出能媲美好萊塢大片的「中國製造」科幻電影談何容易,既沒有成熟的工業體系、也沒有珠玉在前,一切都要從零開始。

郭帆在拍攝《流浪地球》時也曾坦言:中國的科幻電影沒有前人鋪路,一切都在摸著石頭過河,甚至要憑空創造出很多以前不存在的部門。

熟悉《流浪地球》原著的讀者也知道,大劉的想像力可以馳騁到宇宙邊界,創造出一個驚人的想像世界。

《流浪地球》:你以為是「太空戰狼」,其實這是地球人的精神脊樑

圖:《流浪地球》劇照

「人類的逃亡分為五步:第一步,用地球發動機使地球停止轉動,使發動機噴口固定在地球運行的反方向;第二步,全功率開動地球發動機,使地球加速到逃逸速度,飛出太陽系;第三步,在外太空繼續加速,飛向比鄰星;第四步,在中途使地球重新自轉,掉轉發動機方向,開始減速;第五步,地球泊入比鄰星軌道,成為這顆恒星的衛星。」

僅僅將這一小段文字所呈現的恢宏幻想影像化,感官化就已經異常不易,更別提將整部影片做到精益求精、甚至「超英趕美」,這實在夠嗆。

但最後,這一場打了4年的科幻攻堅戰究竟成果如何?

大劉給郭帆和《流浪地球》的評價是:「《流浪地球》有著歷史片般的厚重感。這是一部建立在中國文化背景上的科幻電影。它很好詮釋了中國人對家園、土地的情感。原著《流浪地球》提供了一個背景,這是一次成功的再創作。」

是的,「這是一次成功的再創造」。

且不談其他,在特效的畫面上,《流浪地球》的確已經做出了中國科幻電影前所未有的新高度。《流浪地球》將末日災難場景發生地分為了三個戰場,地下城市、地球表面、航空站,從三個空間維度展現了這場「流浪援救」。

值得一提的是,《流浪地球》在災難景觀的處理上借鑒了美國科幻大片的毀壞模式。當下我們賴以生存的環境被摧毀,央視「大褲衩」、上海東方明珠,甚至是長城在影片中都被冰封,整個地表也變成了「地獄之城」,一幕幕堪比真實的畫面著實讓人眼前一亮。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流浪地球》所達到的電影工業化水平終於可以與世界並駕齊驅。甚至當好萊塢越來越將科幻電影「軟」化為視效奇觀的當下,中國卻誕生了一部真正屬於中國人自己的硬科幻電影。

《流浪地球》:你以為是「太空戰狼」,其實這是地球人的精神脊樑

圖:《流浪地球》劇照

影片以全球人口死掉了一半作為故事的開篇,在這場全球災難面前,求生欲似乎高於一切,但這部影片所想要表達的內涵遠不如此。《流浪地球》打動無數人的,其實是人類內心最柔軟的情感。

在情感的塑造上,《流浪地球》從「家庭」延展到「家國」再到「家園」,同時又在影片中開拓出了中國式的親情關係和根植中國人心的「戀土」情懷,帶給了觀眾更多的敬畏和感動。

而在這之後,《流浪地球》展現的卻並不是高昂的民族主義情感,而是一個逆轉性的國際大營救。從個人到救援隊,從組織到國家,當每個國家的人都開始放下個我,去投身拯救地球的行動之中之時,人類得救了。

《流浪地球》的結局是超越性的。將情懷落在了民族主義讓位於國際主義之上,將視野放在了全人類的自我拯救之中,將所有的表達都展現在了人類的大愛之間。

比之美國大片千篇一律的美國人拯救世界,《流浪地球》從始至終並未使用這種討好觀眾的吸粉套路,相反,在全片的鋪設之中,故事內核一直不遺餘力強調災難面前全人類忽略種族不同摒棄國家差異的團結。

它將民族主義讓位於國際主義的包容氣度,用人類成為一個命運共同體的集體意識,講述了一個外殼夠硬,內心卻軟的故事。

就此一點,我們已經有理由相信《流浪地球》打開了華語科幻電影的新紀元。

《流浪地球》:你以為是「太空戰狼」,其實這是地球人的精神脊樑

圖:《流浪地球》劇照

畫蛇添足的「中國元素」

但我還是要吐槽:導演的求生欲太強,加入了很多沒有必要的中國元素,可能是為了迎合春節的氣氛、突出中國特色,其中穿插的「海草舞」、「秋褲」、「你妹」等諸如此類的段子笑料,非但不能調節影片節奏氣氛,反而讓觀眾感到尷尬,非常出戲。

其中有一個非常感人的片段,但硬塞進了「你媽讓你穿秋褲」的中國式笑點,讓觀眾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反而把前面鋪墊好的情緒一下衝擊沒了。

拯救地球這樣非常美式的劇情外殼下,導演想要塞入太多中國元素和春節習俗,其實沒有這些影片會更純粹、風格更統一。

煽情點的設計也過多過雜,質量參差不齊,感動的地方觀眾淚流不止,只不過連續煽情的後果就是:觀眾審美疲憊,哭不出來了。

影片中,台詞的質感也較差。幾處人物的變化動機不足,刻畫得不夠飽滿。太多年輕演員的缺點,演戲容易過火,程序員小哥浮誇的演技特別像小品中的推銷員。

對於吳京,雖然在最後的營救地球片段,我會時不時在他臉上看到冷鋒的影子,但還好導演把控住了。

導演以前可能沒有導過大場面的戲,一些場面調度上太雜太亂,鏡頭過多且短,簡單來說就是讓人頭暈,特別是最後的20分鐘。

有人會覺得這是太空戰狼。其實,這個劇情節點的選擇就比較容易顯得「正」,人類共同抵抗危機,將民族主義情懷上升到人類共情,有的人買帳有的人不買帳。

但對於《流浪地球》這部影片,瑕不掩瑜,任何電影對於不同觀眾來說都會有或多或少的缺點,但「開啟中國科幻元年」的名號,這部電影實至名歸,它證明中國也有能力做出真實的、不是裝神弄鬼的工業硬核科幻電影。鼓勵這樣作品的意義遠大於雞蛋中挑骨頭的行為。

現在好啦,技術夠了,有錢有心,夠好的劇本,郭帆替想要拍科幻的電影人試了水,《流浪地球》口碑爆棚,還有什麼理由不去發展中國科幻電影呢?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浮島掠影(movie-bigbang),獲授權轉載。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書人書事】翻譯《三體》的靚仔作家十一月來港演講!

長得帥的人並不少,好作家也不少,不過,長得帥且寫得好的人就寥寥無幾了,美籍華裔科幻作家劉宇昆稱得上是其中之一。

2017-09-18 12:2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