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桃花落盡滿階紅】過年煙花有什麼講究?

文:晚菘  圖:視覺中國

明人張岱在《陶庵夢憶》裡寫過一篇兗州放煙火的小文,但見當時的煙花之盛:

殿前搭木架數層,上放「黃蜂出窠」、「撒花蓋頂」、「天花噴礡」......下以五色火漆塑獅、象、橐駝之屬百餘頭,上騎百蠻......獸足躡以車輪,腹內藏人。旋轉其下,百蠻手中瓶花徐發,雁雁行行,且陣且走。移時,百獸口出火,尻亦出火,縱橫踐踏。端門內外,煙焰蔽天,月不得明,露不得下。

瞧這焰火放的,絢爛到月亮都不再明亮,喧鬧到露水都不得下來。張公陶庵素以文筆誇張為人樂道,一個放焰火,竟排比鋪張如斯。

不過這還不算完,他緊接著又記了一則笑話。說往時有個蘇州人,誇自己家鄉的焰火,說,哎呀,每年蘇州也放焰火的,不過這個時候已經放不上去了。旁人奇怪,就問何故,他說,因為天上都已經被煙花擠滿了啊。

中國人過年都會放花炮,劈裡啪啦,火樹銀花的,有了這股子熱鬧勁兒,才算過年。雖叫它花炮,其實是兩個物事,一個是煙花,一個是爆竹。爆竹最早是有功能的,傳說能驅逐「年獸」,還有說是旅人用來嚇唬「山臊」的。

「山臊」是一種古書中的山怪,據說是人面猴身,喜歡借用旅人的篝火烤食蝦蟹,還順手偷吃鹽巴調味。旅人不小心碰見它,會得寒熱之症。於是人們出門在外,每逢夜宿,都會往火堆裡扔幾根竹子,劈劈啪啪爆響一通,山臊也就給嚇跑了。

甭管是嚇年獸還是唬山臊,用火燎燒竹節,一直就在過年時被古人用以驅瘟辟邪(此處應有竹子哭聲)。火藥和造紙術的發明終於稍解竹子於火厄之中,但傳統之綿延,實在是一股無形而又堅韌的力量。到了宋代,即便有了用紙張和火藥製成的新鮮玩意兒「爆張」(或「爆仗」),火燒竹子依然還是朝野之間的摯愛。

孟元老《東京夢華錄》裡記有:「是夜禁中爆竹山呼,聲聞於外。」 您瞧宋徽宗玩爆竹,這陣仗,是得燒多少根大毛竹。范成大也愛燒竹子,還專門寫了首小詩,其中有幾句:

食殘豆粥掃罷塵, 截筒五尺煨以薪。 節間汗流火力透, 健僕取將仍疾走。 兒童卻立避其鋒, 當階擊地雷霆吼。

這時候的爆竹,已經不單是驅瘟辟邪的功能了,娛樂化漸成主流,其後徹底被紙包火藥的鞭炮所取代。但電光火花的背後,都是為著辭舊迎新,慶賀春節。就這點而言,放什麼已經不再重要,清脆的炸裂聲裡包裹著的,其實都是大家對於新歲的美好祈願。

煙花則是加了火藥的爆竹2.0版本。愛好和平的中國人雖然發明了火藥並將之用於軍事,但它別樣的功效,卻在和平祥瑞的場合中迸發著更為炫目的光彩。起先只是在竹節裡塞滿火藥,再用引線點燃,其聲若雷,比在火上燎燒可響多了。北宋時諸軍百戲表演,還特別增加了煙火的效果。但其實也簡單得很,就是點燃火藥,燒出幾股黃煙掩人耳目,其間穿插戲演而已。不過這可以說是煙花的濫觴。

到了南宋,煙花製造技藝漸趨成熟,有多成熟呢,有一首《鵲橋仙》說得好:

龜兒吐火,鶴兒銜火。 藥線上、輪兒走火。 十勝一鬥七星毯, 一架上、有許多包裹。 梨花數朵。杏花數朵。 又開放、牡丹數朵。 便當場好手路歧人, 也須教、點頭咽唾。

可見當時焰火盛況之一斑。

還有好玩兒的。宋末元初的周密寫過一本《齊東野語》,記有宋理宗初年上元日,燒煙火於庭,有所謂地老鼠者,徑至大母聖座下,大母為之驚惶,拂衣徑起,意頗疑怒,為之罷宴。

「大母」就是太后,被一種叫「地老鼠」的煙花給嚇跑了,害得皇帝親自去賠了不是才作罷,這年過得叫一熱鬧。

這地老鼠一定是煙花裡的經典款式,因為時隔千年之後,它依然在中華大地上出溜著肆虐。我小時候也玩兒過地老鼠,不知是否同屬一種煙花,反正一點著了就吱吱叫著滿地亂轉,眼瞅著竄到你腳邊兒了,趕忙跳起來閃過,它就又呼嘯著追向別人去了。火光倒也不大,可高亢的尖叫聲乍一聽確實讓人膽寒,難怪能把德高望重的老太后給炸得憤然離席,沒有一定的實力也是不能夠。

除了地老鼠,煙花裡頭比較常見的,還有躥天猴兒、閃光雷、彩珠筒、滿天星、小蜜蜂幾種,都是孩子們的心頭愛。我最喜歡閃光雷了,因為可以拿在手裡放。點著撚子,攥著炮筒的手得伸得遠遠的,生怕炸著自己,另一隻手還要捂住耳朵,然後歪起頭眯著眼睛,等著「嗵」的那一聲悶響,彈珠就尖叫著高高躥起,然後「嘭」地炸開一團火球,不等這亮光湮滅,第二發就又緊接著騰空而起,只聽「吱吱吱」,「嘭嘭嘭」 的叫聲和火光不絕於耳目,總也得有個十來響。最後一響炸過,還會懷著希望再盼上一會兒,直等到炮筒邊緣的的火星徹底冷了,這才意猶未盡地丟掉。

炮仗就更多玩兒法了。小時候都是小紅鞭,一掛100響,最多就是200響的。年三十兒晚上餃子下鍋,還有正月十五那天的晚飯,都要點上一掛。每年央求老媽買鞭炮,她都不情願,說放鞭炮就是在燒錢,罵它是「撒手窮」。確實,整掛整掛地放,聽著是熱鬧,可往往耳朵還沒捂熱,炮就放完了。於是孩子們會把一掛鞭炮拆散了,揣兜兒裡一個一個零星地放,既耐放又好玩兒。

放這種小鞭要手快,用細細的衛生香頭兒點著了撚子,隨手就得扔出去,往往還沒等落地,它就「啪」的一聲在半空中炸碎了。小夥伴兒們用它打仗,你炸我,我炸你,半天下來,都得給炸成小黑臉兒。然後頂著一腦袋的碎屑,一身的炸痕回家吃飯,准得被老媽數落一頓。可那也不管用,下午接著炸。炸個幾天,這年就過去大半兒了。

臭炮兒你撿過嗎?就是從整掛鞭上掉下來,沒炸的那些散鞭炮。臭炮基都是沒了撚兒的,不過這可不礙著我們玩兒。只要把它們從中間掰開,露出火藥,然後把裂開的口子朝向中間圍上一圈,拿衛生香輕點一下散落著的火藥,就聽「呲」的一團白煙,一圈兒臭炮就都朝著對方吐了焰子,這才叫物盡其用呢。

還有淘氣的小子們,路過露天公廁,見有人進去,就點著一個小紅鞭,順手往裡一丟,然後就「啪」,「唉喲!這誰家孩子!」 大家就哈哈哈地一哄而散,誰敢說小時候沒幹過這壞事兒?

再有就是二踢腳,這個厲害,是大孩子們才能玩兒的炮仗。二踢腳都是響兩聲,第一聲炸開,炮筒隨著後坐力一下子就躥起老高,然後才「嘭」地炸出第二響來。人們喜歡二踢腳,是因它響亮乾脆,放上幾個,也盼望著來年的日子能過得響響亮亮,紅紅火火。

高檔的禮花型煙火,我們小的時候可沒放過,後來漸漸有了,卻沒了少年的那股愛熱鬧的心性,都是看著別人放了。再後來北京全城禁放,那幾年警察蜀黍可是沒過過好年,都忙著逮偷放煙花爆竹的了。不過春節那幾天可真是安靜啊,可咋就覺得不像是過年。又幾年,五環外頭解禁了,大家也都理解政府禁放的初衷,竟也少放了。近幾年過節,只是大年三十兒晚上敲鐘的時候響上一陣兒,白天也就零星的有那麼幾聲應個景兒,提醒著人們這還是在年節裡。

花炮熱鬧,卻也危險得很。小時候就常被小紅鞭崩傷手指,不過這還不算什麼。二踢腳,還有民間自製的強力炮仗,危害更大。每年過完節,新聞裡都得念叨幾句今年又救治了多少被煙花爆竹炸傷的群眾云云。但這種反面教材好像並不起什麼作用,第二年大家姥姥家點燈,照舊。所以說禁放令也不是沒有道理,只是這傳統裡的不好,非得大家親身體會並理解到了,才能真正的令行禁止。

祝大家都能平安祥和地過個節。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自豆瓣)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港產經典喜劇電影陪你爆笑過年,還有「老夫子」和「大蕃薯」!

香港電影資料館在農曆新年找來一眾笑星,於2月7日及9日在資料館電影院推出的賀歲節目「笑星笑聲伴你過肥年」大放笑彈。

2019-01-08 12:00

【強勢回歸】《舌尖上的中國》第三季,春節期間陪你過年!

時隔四年,《舌尖上的中國》第三季終於回歸,將於2月19日在央視播出。

2018-02-15 15:31

從中國古畫裡看過年

歷史悠久的農曆新年文化不僅被文字記載,許多古代的畫家也用畫筆更為生動形象的記載了古人們過年的景象。

2015-02-24 06:5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