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專訪】陳果聊《三夫》:繁華盛世,隔岸觀火

文:Trista Luo

作為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閉幕影片的《三夫》,從題材到演繹都堪稱陳果「妓女三部曲」中最特別的一部:片中女主角「小妹」是智力低下的女性癮者,三個丈夫分別是她的父親、耄耋長者和腦迴路異於常人的底層人士,四人遊走於「海陸空」,以拉客方式為小妹「治病」,片中的色調隨著情節推進漸顯沉鬱直至完全變黑白,在片尾,四人在夕陽下苦覓前路,茫然不知所蹤。

《三夫》引發討論潮,一是因為女主角曾美慧孜的大膽出演助她獲得今年金馬獎影后提名,二是情節設置及大尺度演繹多少令女性觀眾不適,第三則是人們津津樂道的片中隱喻,及由此展開的一系列複雜解讀。

為何選擇在此時此地推出這樣一個故事?片中的細節又如何一一落實?我們有幸訪問到陳果導演,請他親自為觀眾解惑。

圖:Trista Luo

(T=Trista  Fruit=陳果導演)

T:《三夫》的故事從何而來?比起「妓女三部曲」的前兩部有怎樣的突破?

Fruit:其實我2001年拍完《香港有個荷里活》後就想要拍「妓女三部曲」的第三部,但當時很多東西沒有想通,繼續拍妓女這個主題又怕重複——之前第一部《榴蓮飄飄》比較寫實,第二部已經魔幻了,第三部如何和這兩部完全不同呢?都很難想到。

後來我看了沈從文一部短篇小說,叫《丈夫》,裏面講三四十年代的鳳凰城,人們在吊腳樓中做交易……沙士之後我就去到當地考察,覺得環境很漂亮又有水鄉味道,後來覺得在國內很難拍這樣的題材,拍民國戲製作費又不夠,就推翻了,但覺得那個氣氛和大澳比較接近,附近的墳場、火車也都幾乎沒被拍過,所以等到人物成熟,就在香港開機了。

圖:《三夫》劇照

女主角的設定,當時我就想,妓女題材如何能有突破呢?不如考慮這類人群(智力問題+性癮患者),因為我也不想逼良為娼(笑)。「三夫」的話,故事既然這麼「低端」,三個人一定不能是常規意義上的「正常人」,所以兩個是生理功能下降的老年人,其中一個還是小妹的父親,更有荒誕感。觀眾看戲時看到「不通」的地方會很洩氣,這些方面我們會比較小心,所以連老三(一個生理功能正常的年輕人)都要寫到(思想)不太正常。

比如我寫《香港製造》,去到墳場,突然有人大叫死者的名字,正常情況下這種事沒有人做,但傻佬做就合理。小地方也是要這樣小心處理,令這件事有可行性,有說服力。

圖:《香港製造》海報

「三夫」的不正常其實很多都是能力問題,大家都不願意,但是能解決到這個困境,就這樣做了。現在香港的問題其實也是,大家的能力達不到,不能與時並進。

T:如何找到曾美慧孜合作?和其他演員在拍戲過程中有怎樣的互動?

這部片最難是找女主角,因為尺度大,我們甚至連日本av女郎都想過,因為角色也不太需要說話。但這個角色不容易做,一是犧牲很大,二是演出「不正常」所需要的演技和「正常」又有點不同,問了好多人都覺得很難,只有小美(曾美慧孜)一口應承。我這次才發現,原來我十幾年前就cast過她,當時她剛拍完《頤和園》,年紀太小。

定下女主角後我才開始寫劇本,大概兩個多三個星期就寫完,她為了角色每天吃漢堡包肥了30多磅,所以這個角色是為她而做,沒有她都未必拍得到。

圖:《三夫》劇照

當她決定的時候,我都提前提出了很多「後患問題」,比如將來人們怎麼看你啊,但她都覺得ok。這個角色也沒有什麼具體的參考,雖然我也有讓她多觀察唐氏綜合症病人的狀態,但也囑咐不要照足做。拍攝前一兩天有些困難,因為她會反應過度,或者表現得不太夠之類,就會再調整。但之後她就進入狀態,做什麼都很順利,反而是男士比較「難搞」。

飾演老大的演員已經接近八十歲,記憶力方面會有一定影響,老二演過《墮落天使》中金城武的父親,有些相關經驗。老三是第一次正式拍電影,演出時也很配合。其他人基本來自工作人員,誰得閒誰來做,好像一個family(笑)。最困難其實是兩位老人家,而且在海上拍攝,大家上上落落,拍一次還要清一次場,體力消耗很大。

我覺得片中演亂倫之子的嬰兒父母很偉大,他們會在旁邊看著我們拍,完全放手給我們做,不覺得有什麼羞恥,還會盡量幫助大家。最慘的是為了表現這是亂倫生下的「不正常」孩子,還要給嬰兒做很可怕的特效,父母雖然嘴上「抱怨」但也能夠接受。

那幾場涉及嬰兒的戲,其實也是想表達,雖然物資不豐富,但這幾個人覺得自己很開心,不對比也不知道別人比自己好多少,所以這就是一種狀態。

T:在中環拍攝的那場「貨車戲」如何操作?在公眾場合拍攝如何保護演員隱私?

Fruit:貨車戲大致是這樣的情節:三更半夜,小妹癮起,和老三上了貨車,大家一番雲雨後睡到天光又開始,但貨車已經開動,去到商業區。

圖:《三夫》劇照

那個場景在是中環人流最多的地方拍,現在的效果其實我一般滿意,但(想繼續拍)實在太困難了。現在看到的版本是在八點半拍攝的,中環八點半其實已經開始有人,雖然還不夠多,但我實在等不到了。

當時我們在環球大廈附近的天橋上,小美在車上準備開機,旁邊商場巴士太多,第一怕擋路,第二怕有其他人過來低頭容易看到。其實每一次拍攝都是一個挑戰,無論海、陸都是挑戰。

圖:Trista Luo

T:片中的「盧亭」和煙花戲分別有何用意?

Fruit:這十年來,很多文化團體都用半人半魚的生物「盧亭」來做一個標籤,宣傳這個身份象征。

演員喜歡問角色的背景身份,給到了就會有信心,所以當你懷疑這個女孩是什麼時,我們用盧亭來back up她的身份。

但我們受到的一個很大的打擊是,去大澳時,問到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盧亭是什麼。那這件事情究竟是真還是假?我們上網查發現是傳說,就覺得不用認真去想,先這樣加入進去。

圖:《三夫》劇照

煙花是船行進時的必經景點,其實只是經過,覺得很漂亮。當然對這個family(三夫與小妹)的巨大衝擊,就是所有的盛事、燦爛、繁榮,和他們無關,他們在隔岸觀火。我覺得這場戲可以讓觀眾有很多想法,也加強了這個family的悲哀感。

如果我不出後面的新聞報告,觀眾可能就把電影當AV看,但戲裏面很清楚,女孩子為了自己的需求接客,三條友利用這種病態賺取收入,他們沒什麼生存空間,這是存在的現象。這也是在講我們時下的狀態。

鳴謝場地提供:Eaton HK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專訪】畢贛聊《地球最後的夜晚》:在絕望中發現純真

1小時的3D長鏡頭夢境想要表達什麼?選角上又有怎樣的考量?《地球最後的夜晚》導演畢贛話你知。

2018-11-14 20:11

專訪《淪落人》導演陳小娟:小成本溫情港產片如何征服觀眾?

平均年齡還不滿30歲的團隊,如何拍出一部成熟動人的電影作品?

2018-11-07 18:06

【亞洲電影節開幕片】《翠絲》:50歲這年,他變成了一個女人

或許因為《翠絲》,香港的LGBT環境也會變得更好一些,即使依然有很多「大雄」暫時無法成為「翠絲」,但至少這部電影,會讓他們心暖。

2018-11-07 10:5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