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專訪】《誰先愛上他的》:誰先愛上不重要,愛充滿各種可能性

文:Trista Luo

在一眾灰暗沉重的「同妻」主題電影中,《誰先愛上他的》顯得格外清新脫俗。全片以懵懂的十四歲少年視角展開,他孩子氣的獨白,稀釋了片中的兩個可憐人——原本更早「愛上他」的同志「小三」阿傑,以及在不知情狀況下成為同妻的「暴躁阿嬸」劉三蓮的苦楚,穿插手繪插畫的表達方式更讓影片趣味十足,觀眾看完,笑中帶淚之餘,往往還會沉醉於插曲《峇里島》的浪漫迷惘中不可自拔。

片名《誰先愛上他的》是發行商從導演之一徐譽庭擬出的幾百個標題中一眼選中的,徐譽庭笑說她曾經提議片名叫《忽然》,對方的反饋是「直接扔垃圾桶」,也想過《我們都愛他》,但比起這個「直接告訴觀眾答案」的選項,「誰先愛上他的」會「更有懸念」。

最近香港亞洲電影節邀請到《誰先愛上他》的導演徐譽庭與演員邱澤、金馬影后謝盈萱來港,近距離與觀眾溝通片中的故事。「其實看完會發現,『誰先愛上』不重要,愛是充滿了各種可探討的議題,這也是我們想要和觀眾對話的。」徐譽庭說。

徐譽庭  圖:Alex Zhao

「最終成品和初版的差別大到沒法用語言來描述」

「誰先愛上」不重要,但愛的確有先來後到,甚至有的愛到了就不會走,有的愛則從來未曾抵達。邱澤飾演的阿傑是那個「先愛上」也「被愛」的前者,也是愛人宋正遠臨終前痛定思痛想要廝守的對象,謝盈萱扮演的劉三蓮,則是可能在這段關係中,論及愛情,真的「一點都沒有」的後者。

圖:《誰先愛上他的》劇照

在這樣的兩個人眼中,對方一個是「搶走他的人」的剽悍女性,一個是「搶走他的心」(甚至還有保險金)的恬不知恥「小三」,他們從敵對到緩和到逐步在內心和解,聽來不可思議,但在金牌編劇呂蒔媛的處理下,顯得順理成章。那個懵懂的14歲少年,是他們之間的紐帶,也給觀眾提供了一個新鮮獨特的視角。「呂蒔媛擅長用好入口的方式讓你面對嚴肅的議題,我收到劇本的時候,就知道為什麼她拿到的金鐘獎比我多」,同為金牌編劇出身的導演徐譽庭笑說。

有了好劇本,未必就能成就好電影。主創們在接受訪問時,總會反復提及一個細節:邱澤看完初剪版,試圖笑一笑但怎麼都不成功,最後只好說「我有事先走了」,失望溢於言表。來自前輩、同行以及試片觀眾的接連惡評,更讓徐譽庭大受打擊,她甚至一度靠抄心經、喝威士忌調節心情,還考慮過賣房還債。

沒人能想到,經過超過四十次的推翻重來、再次剪輯,這部影片最後能成功涅槃重生,成為今年最具話題性的台灣電影,更獲得今年金馬獎八項提名與三項大獎。最佳剪輯的獲獎者在舞台上感慨回憶「四個人關在小黑屋」的時光,獲得最佳女主角的「劇場女王」謝盈萱首次挑戰大銀幕已足夠光彩奪目,而溫柔繾綣的《峇里島》聽過一次便足以令人難忘。

「看過第一版的前輩朋友和完成版的都問我們是不是重拍了……他們覺得完全是兩個故事,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徐譽庭聊起前後的區別,語帶感慨。「前輩對我們突破、不妥協、堅持到底的態度很鼓勵,我自己也很欣慰,創作很寂寞很艱辛,但如果方向明確,明確的方向會帶你到那裡,但重點是你不能在路上輕易喊停。」

主演謝盈萱、邱澤與徐譽庭  圖:Alex Zhao

「我在寫劇本的時候,絕對不看跟戲劇有關的東西」

《誰先愛上他的》脫胎重生的根本原因,在於觀念的轉變。徐譽庭後來漸漸想通了:與其死守對畫面優美、技術優良的執念,不如回歸講故事的本質,挖掘演員們真正表現出彩的部分,因此「最後大量的鏡頭都是從垃圾桶裏撿回來的」。

徐譽庭是講故事的一把好手,她過往的作品中,《我可能不會愛你》裏從友誼升華的美好戀情,《荼蘼》中令人進退兩難的人生抉擇,都曾深深打動一眾劇迷。不過令人意外的是,比起找參考,她更願意發揮自己本身的創造性,並且會避免接觸同類作品。

「我在寫劇本的時候,絕對不看跟戲劇有關的東西。我會看小說,我會看畫,然後聽音樂,在馬路上走來走去看人,但我不太會去看電影連續劇,我不找相似的東西去刺激我,我會找別的東西去刺激我的創作。」徐譽庭認為「範本」的邏輯,未必適合獨創故事,最後的效果可能也會打折扣。

她感歎或許因為是做電視編劇出身,可能相對更「親近和在意觀眾」,也很願意和觀眾溝通。「你的片子不是用來自爽的,是要跟大家共享的。所以承認自己錯了,糟了,不ok了——承認這件事可能也對現代人來說很困難——既然承認就去面對你的失誤。那些其他的美感,如果沒有辦法幫到角色,就叫敗筆。再美都沒用。」她說。

圖:Alex Zhao

邱澤一度打算轉行開救護車,謝盈萱市場「劉三蓮」上身?

兩位主演邱澤和謝盈萱與導演的「磨合模式」可謂大相徑庭。

邱澤是偶像派出身,外形亮眼,也有豐富的影視劇拍攝經驗,這次雖然首次挑戰同志角色,但也未曾想到拍攝過程會如斯痛苦。徐譽庭要求他拋開過往習慣的表演方式,甚至是面對鏡頭的方式,將一切打破重建的過程中,邱澤曾經遭遇「很長一段時間表演信心上的摧毀」。

「譽庭姐對台詞很嚴格,一個字講錯她就會cut掉重來。你會作很大的心理準備來整理,但是會發現所有做的努力和功課都被否定,沮喪到極點,覺得自己差不多要廢掉,懷疑自己以前到底在幹嘛,到底會不會演戲,想說演完這個要不要做別的,比如開救護車,畢竟可以救人,可以回饋社會,做自己擅長的事情又有收入(笑)。」

邱澤  圖:Alex Zhao

邱澤最後的解決之道,是在十幾次重拍後,放棄「應該要表演」的狀態,但因為這樣的「置之死地而後生」,不論是他本人還是正在記錄的鏡頭,都發現了「沒有出現過的邱澤」。最終出現在電影中的版本,不少都是在這樣的狀態下完成,而邱澤最終呈現的演技也被觀眾大呼驚艷。

圖:《誰先愛上他的》劇照

「劇場女王」謝盈萱因為不習慣鏡頭,所以導演對待她的策略與對邱澤完全相反:邱澤不可以看監視器,但謝盈萱則可以多看回放,了解她在鏡頭中的位置和動作的呈現狀態。為活現「暴躁婦女」劉三蓮的狀態,謝盈萱會觀察身邊人的一舉一動,更透露自己的不少動作其實來自導演徐譽庭與編劇呂蒔媛:「攜帶手帕是譽庭姐隨身的習慣(笑),語速則是參考蒔媛姐講話的速度。」此外,劇本中原本也已經生動加入了「帶水瓶給兒子」這樣的細節。

劉三蓮在市場向阿傑媽媽「告狀」說「你兒子喜歡男人」這場戲令大家都印象深刻。「大家都讓我們不要去市場拍,但我們作為第一次拍片的笨蛋還是去了,現場非常亂,還有人走過來問,你們在拍戲喔,拍什麼。」徐譽庭笑(邱澤插話:「因為盈萱裝扮完全融入在市場中……」)。

謝盈萱更因此「劉三蓮上身」:「還有人問等一下是不是會有林志玲,我只想說『我等一下要action了不要煩我』!」

圖:Alex Zhao

混亂的環境裏,僅此一次的機會,最動人的,是劉三蓮「告狀」後,「一個好人做了壞事,帶著顫抖感的轉身」。更不必提的是謝盈萱在影片結束時那段絕望心酸的「真的一點愛都沒有嗎」:「我那一刻就覺得,這應該是我人生的巔峰(笑)。那刻是我第一次沒有在管鏡頭,也沒有管自己的節奏,超級不安全也超級安全,演完之後覺得,我應該再也沒法回到這樣的狀態了。」謝盈萱說。

謝盈萱  圖:Alex Zhao

邱澤也有這樣的「高光時刻」:在小孩責備他「破壞別人家庭」時壓抑無奈的背影,在面對得了絕症的伴侶說「死了算了」時帶著憤懣、心疼、氣餒的背影,阿傑在醫院通知劉三蓮見她的丈夫、也是自己的愛人最後一面時的沮喪無力,甚至是和小孩子藏東西時的天真:「那一場的撒嬌我真的覺得千嬌百媚。」徐譽庭讚歎道。

圖:《誰先愛上他的》劇照

「要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

雖然電影用輕鬆的方式來描繪同妻的困境,片中的同志伴侶與同妻也達成了和解,但在現實中,依然有大量承受痛苦的同妻群體,她們的痛苦和自我懷疑,也往往無從向外人道。

導演徐譽庭和飾演同妻的謝盈萱也有一些想對這個群體說的話:「為什麼一個人一定要選擇跟沒有感覺的性別結婚,也許對方的行為是自私,但沒有辦法一直往那個方向去,否則你失去的會更多。我希望像這樣的女生能更堅強、更勇敢。」「她們應該憤怒,必須憤怒,但是憤怒完要記得,她們不是不值得愛,努力走向新的人生,才是最重要的。」

「愛是充滿了各種可探討的議題」,身處愛情中的兩個人是愛,試著理解站在自己對立面的人是愛,把令人歎氣的初版電影一步步雕琢成金馬大熱影片是出於愛,欣賞誠意滿滿打造出的這部影片的觀眾,應該也能感受到愛吧。

場地鳴謝:Eaton HK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台灣矚目電影《誰先愛上他的》金馬獲獎,平權大愛在於體諒尊重

通過愛、通過了解、通過了解後的體諒和包容,甚至「愛你的敵人」,最後,電影所呈現的是一個溫馨感人的「大愛故事」。

2018-11-26 10:51

【金馬獎】謝盈萱憑《誰先愛上他的》獲金馬影后 首獲提名即獲獎

謝盈萱憑藉在《誰先愛上他的》中的出色表現,打敗分別因《影》、《江湖兒女》、《誰先愛上他的》、《你好,之華》獲得提名的四位女星孫儷、趙濤、曾美慧孜與周迅,成為本屆金馬影后。

2018-11-17 23:2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