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專訪導演濱口龍介: 遇見與初戀樣貌相同的人是悲劇

文:Trista Luo

在今年入選康城影展主競賽單元一眾題材沉重的影片中,導演濱口龍介的《睡著吻別 醒來抱擁》顯得格外清新脫俗——電影改編自芥川賞小說家柴崎友香的同名暢銷小說,講述女孩朝子在初戀男友失蹤2年後,偶遇和初戀男友阿麥樣貌極其相似、但性格截然不同的亮平,並與其逐漸走到一起的故事。

後來遇到的人「和初戀幾乎長得一模一樣」的設定在影視作品中並不少見,而故事如何展開與收尾,便成了致勝的關鍵。導演濱口龍介用詩意的鏡頭將這個有些「超現實」的故事娓娓道來,漸漸讓觀眾相信了事情發生的可能性。

值得玩味的是,影片的英文名為《Asako I&II》,更直觀地表現了女主角朝子(Asako)在面對性格截然不同的兩位男性時的狀態變化。阿麥是不羈的風,令人迷戀又讓人擔憂;亮平是溫暖的水,溫柔陪伴卻不夠浪漫。120分鐘的影片穿越了八年的時空,觀眾屏息等待著朝子的最終選擇,但如果真的發生這種情況該怎麼辦?

專訪導演濱口龍介: 遇見與初戀樣貌相同的人是悲劇

濱口龍介  圖:Trista Luo

導演濱口龍介近日應香港亞洲電影節邀請來港,藉此機會,他回答了觀眾對影片的諸多疑問。「如果真的遇上和過往喜歡的對象一模一樣的人,是一件悲劇啊。」他說。

以下為問答實錄。

(T=Trista 濱口=濱口龍介)

T:為何會選擇拍攝這樣一個故事?

濱口:我之前看過柴崎友香的作品,很喜歡她的風格,這次拍電影時,製作人問我有沒有喜歡的作品,我就想到了這一部。

我覺得兩個人長得幾乎一樣、還被同一個人遇見,在現實中出現的可能性很小,但在故事中似乎又行得通。由此,現實中的東西和非現實的設定共同組合成天衣無縫的效果。我在創作時一直想把現實和非現實加以結合,而柴崎友香的故事剛好符合。

阿麥(左)與朝子  圖:《睡著吻別 醒來抱擁》劇照

T:如果您心愛的A與另一個普通人B交換了樣貌,您會選擇此時的A,還是擁有A外形的B?朝子愛上亮平的過程中,外貌起到了怎樣的作用?

濱口:我會選擇A。朝子後來接受了亮平,這與他同阿麥外貌相似固然有關,但她也被亮平的性格打動,這也是更深層的原因。

亮平   圖:《睡著吻別 醒來抱擁》劇照

T:部分觀眾對飾演朝子的唐田英里佳的演繹有些爭議,認為她表現得太呆滯,您怎麼看?東出昌大一人分飾二角,有沒有對他進行一些特別的指導?

濱口:我覺得唐田英里佳的表演很出色。我不會對她表演的細節提出要求,她也不是會在表面有很大反應的人,但每個情況的具體反應,她都有作出小小的改變。部分觀眾不接受或者有不同看法,可能是與涉及道德上的規範有關。

至於東出昌大,一開始溝通時,便請他不需要太刻意,因為兩個擁有相似外貌的角色在衣著、外形、口音上就可以區分——亮平關西腔,阿麥東京腔,就算一般觀眾都很容易分辨,因此不用加太多東西,加多了會擾亂觀眾。演員有了這個概念後,表現也會很自然了。

阿麥與朝子  圖:《睡著吻別 醒來抱擁》劇照

T:「311大地震」的內容是電影中特意加入的設定,為何有這樣的安排?

濱口:原著小說雖然是愛情故事,但也涉及社會事件元素,比如911,地震等。我和一起寫劇本的作家都認為,浪漫的愛情故事中添加社會元素效果會不錯,之後便決定加入日本真實發生的故事,311也是大家至今仍難以忘懷的大事件。不過儘管如此,還是以愛情故事為主,不想加太大篇幅,讓故事變得「太重」。

電影中311是促成朝子和亮平在一起的誘因,而在原著中主要有兩個情節使二人感情加深:一是亮平設計使朝子與朋友成功進入展覽館,朝子由此對亮平產生信心;第二是朝子在車站暈倒,亮平照顧她,這令朝子感受到亮平的細膩與貼心。

朝子  圖:《睡著吻別 醒來抱擁》劇照

T:電影結尾朝子與亮平在河邊奔跑的長鏡頭,被日本電影評論家蓮實重彥盛讚為「21世紀最美的長鏡頭」,拍攝中有怎樣的細節可以分享?

濱口:我們很幸運,拍攝那場戲時希望天氣不要太好,果然天公作美。因為拍攝期只有一個月,所以很怕受天氣影響。之前兩個禮拜每天下雨,只好先拍室內部分,好在出外拍攝時,都沒有受到什麼干擾。

亮平   圖:《睡著吻別 醒來抱擁》劇照

T:您三年前的作品《她們最好的時光》長達五個多小時,這次拍攝時長中規中矩的影片,演員也從寂寂無名的小演員變成小鮮肉,您覺得這兩次的拍攝有何不同?自己又產生了怎樣的變化?

濱口:這次的《睡著吻別 醒來抱擁》是商業電影,雖然預算增加,但會限制拍攝,被要求在一個月內完成。之前的《她們最好的時光》拍了兩年,總共只有五六個工作人員,這次拍一個月,剪輯三個月,工作人員變成五六十個,一延期預算就難以控制。

《她們最好的時光》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作品,因為長期相處,與演員和工作人員建立了很深的關係,崮中經歷也很辛苦。現在如果想重現當時那樣的作品,應該不太容易了,但出現了《睡著吻別 醒來抱擁》,我也覺得是好事,它代表了我在工作發展上的可喜轉變。

圖:《她們最好的時光》海報

T:雖然朝子最後作出了選擇,但依然有不少觀眾很困惑:朝子內心最愛的到底是哪一個?導演又想透過這部電影向觀眾傳達怎樣的訊息?

濱口:電影對此並沒有給出清晰的答案,原著中也多是描繪朝子的行為而非心理狀態。不同觀眾的經歷、對感情的看法各有偏差,所以答案因人而異。當觀眾看完電影,那一刻他們心中最強烈的感受,就是我傳達給他們的內容。

(亞洲電影大獎學院再度與香港亞洲電影節合作,於11月6日至25日期間,舉辦「巡迴放映」活動。《睡著吻別 醒來抱擁》亦是入圍「巡迴放映」的活動之一。)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專訪】畢贛聊《地球最後的夜晚》:在絕望中發現純真

1小時的3D長鏡頭夢境想要表達什麼?選角上又有怎樣的考量?《地球最後的夜晚》導演畢贛話你知。

2018-11-14 20:11

專訪《淪落人》導演陳小娟:小成本溫情港產片如何征服觀眾?

平均年齡還不滿30歲的團隊,如何拍出一部成熟動人的電影作品?

2018-11-07 18:06

【亞洲電影節開幕片】《翠絲》:50歲這年,他變成了一個女人

或許因為《翠絲》,香港的LGBT環境也會變得更好一些,即使依然有很多「大雄」暫時無法成為「翠絲」,但至少這部電影,會讓他們心暖。

2018-11-07 10:5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