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有片】舞劇《劉三姐》的台前幕後:這個愛情故事有點與眾不同

文:秦凡洛  拍攝&剪輯:潘暢

舞劇《劉三姐》本月底就要在香港演出了。這個流傳了千年的經典故事,從上個世紀60年代的同名電影開始,一路走到今天的同名舞劇,締造了無數座藝術豐碑,卻仍然經久不衰。

「歌仙」劉三姐聰穎爽朗,傳說能指物索歌,開口立就。她與勤勞樸實的阿牛哥相愛,卻遭到地方紈绔子弟的百般糾纏。面對強權,劉三姐無畏無懼,堅決反抗,果敢潑辣、敢愛敢恨的個性深入人心。

將這樣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改編成舞劇搬上舞台,就連身經百戰的國家一級導演丁偉也直言:非常艱難。

「《劉三姐》有非常好的觀眾基礎,這是優勢,同時也給我們帶來很大壓力。在審美觀、時代性和表現方法上,都對我們有極大的考驗。」丁偉說。

舞劇《劉三姐》導演  丁偉

力求符合現代審美

電影《劉三姐》曾在上個世紀紅遍大江南北,它是中國第一部風光電影片,是第一次走出影棚進入大自然的拍攝實踐,因此觀眾對它的印象十分深刻。

「每個人都看過那部電影,每個人都知道劉三姐那麼漂亮、那麼生動,可我們這個年代已經沒有那樣的演員了,如何把劉三姐塑造成符合現在觀眾審美標準的角色,這中間就會遇到很多問題。」

在選角上,導演丁偉提出的標準是:劉三姐要乾淨、漂亮、青春;阿牛哥要樸實、憨厚、具有勞動民族的力量。為此,在前期籌備中,導演做了很多案頭工作。

為了多角度貼合現代審美,舞劇《劉三姐》還在佈景和服裝上下了很大功夫。

「佈景上,我們保留了中國水墨畫的風格。因為真實的山水太漂亮了,我們無法把它完全搬上舞台,所以我們就把選擇了典型的中國水墨畫表現煙雨桂林、雨中灕江,同時也充滿了魔幻景觀。」

而在服裝設計上,舞劇《劉三姐》拋開了傳統的艷麗,轉而力求淡雅。「服裝非常清淡乾淨,而且是透明的,突出水的顏色。」這種嘗試在廣西首演後,收到了觀眾的肯定。

貼合時代,重點描繪愛情

上個世紀的電影《劉三姐》有著特定的時代烙印,內容上側重階級矛盾,而少了對愛情的描繪。今次,舞劇《劉三姐》就著重筆墨去描寫這段動人的愛情。

「劉三姐和阿牛哥的愛情是非常樸實、令人難忘的。但在那個年代裡,大家是迴避愛情的,這是一個局限性。所以這次我們把它改編成舞劇,重點就放在愛情上。」

中央民族歌舞團首席舞蹈演員王倩作為此次主演之一,在分享感受時坦言,在第一次觀看電影《劉三姐》時,因為年代相隔比較久遠,自己並沒有什麼感覺。但漸漸跳這個角色時,自己愈發愛上了劉三姐:「當她在面對阿牛哥、面對愛情的時候,她是柔軟的,女孩子心中對愛情的那種憧憬跟嚮往,就那一刻我覺得她跟天下所有的女孩子都是一樣的。」

【有片】舞劇《劉三姐》的台前幕後:這個愛情故事有點與眾不同

中央民族歌舞團首席舞蹈演員  王倩  圖:Soniel

多舞種綜合呈現

《劉三姐》是一台大型的綜合舞劇,融匯了中國古典舞、芭蕾舞、現代舞和民族民間舞多種舞蹈語言,在呈現方式上非常多元,這對舞蹈演員提出了很高要求。

舞劇《劉三姐》排練照  圖:Soniel

香港舞蹈團首席舞蹈員潘翎娟和李涵,都是第一次接觸壯族舞蹈,二人面對這一挑戰,感覺很新鮮,分享排練的趣事,二人也有苦有樂:

「《劉三姐》的每個舞段都很鮮明,是回歸到農民生活中去的。譬如捕魚舞,我們這一代人完全沒有經驗,都沒接觸過;還有扁擔舞,他(李涵)要把我用扁擔舉起來,我排練回家之後,大腿下面全都淤青了,但這些對我們來說也很有意思。」潘翎娟說。

飾演阿牛哥的李涵期待自己在《劉三姐》中能有一個大突破。「我自己的性格相對比較內斂,可是阿牛這個角色是比較外放的,有他『橫著走』的那一面,我就比較少有這樣的特性,找一找這種感覺也挺有意思。」

舞劇《劉三姐》排練照  圖:Soniel

大型舞劇《劉三姐》

時間:2018年11月30日至12月2日(五–日)晚上7:45

          2018年12月1至2日(六–日)下午3:00

          (不設中場休息)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舞劇】《劉三姐》襲港,這個流傳千年的民間傳說為何如此動人?

傳說,劉三姐為唐代壯族農家女,年幼聰穎過人,十二歲能指物索歌,開口立就。

2018-10-19 12:01

城市當代舞蹈團《茫然先生》明日演出 挑戰監控下的真實

茫然先生們從這封閉空間的蛛絲馬跡中思索、拼湊,尋找屬於自己的真實;一段一段鏡頭下的記憶裂縫,有待你去發掘求證。

2018-10-04 15:18

【有片】楊雲濤《紫玉成煙》:無意闖入這場愛情的觀眾,請留神

《紫玉成煙》落幕了,故事結束了,燈光亮起,如夢初醒的愛情,你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2018-09-07 20:2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