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專訪《淪落人》導演陳小娟:小成本溫情港產片如何征服觀眾?

文:Trista Luo

《淪落人》是近年上映的港產片中,最令我眼前一亮的作品之一:聽起來稀鬆平常的菲傭與僱主的故事,被拍得溫情動人又足夠克制,電影的細節和情緒都綿密地鋪滿,令人笑中帶淚又頗有回味空間,在一眾出彩但題材沉重的本土電影中,顯得清新質樸。黃秋生精彩絕倫的戲骨級表演與新人女主角Crisel Consunji的自然演繹,更為影片增色。

見到導演本人時,我再次眼前一亮:這位2015年才從浸會大學電影電視及數碼媒體專業碩士畢業的年輕導演,分明還是少女模樣,眼睛裏閃著光,笑容明媚。《淪落人》是她執導的第一部長片,作品早前獲得第三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大專組獎項,而幕後團隊的平均年齡還不滿30歲。

陳小娟  圖:Trista Luo

《淪落人》的誕生

《淪落人》講述因工傷癱瘓的貧窮僱主昌榮(黃秋生 飾)與菲傭Evelyn兩位「淪落人」在相處中逐漸發展出深厚情誼的故事。故事源於陳小娟有天在街邊看到一對男女,男士坐在輪椅上,女生是菲籍人士,她如戲中片段般站在輪椅後方,二人舉止親密。看到這一幕的陳小娟,第一反應是「覺得奇怪」,但她很快反思:「為什麼我要假設一些東西,就算他們真的彼此相愛又有什麼問題呢?」帶著這個念頭,她從2015年開始了《淪落人》的劇本創作,經過一年左右的打磨,在2016年向「首部劇情電影計劃」提交了故事。

故事總有現實生活的影子,早在幾年前,便有一位名為Xyza的菲傭在僱主支持下入手人生第一部相機,獲得世上獎金最高的哈姆丹國際攝影賽(HIPA)獎項,成為城中熱話,這與電影內容如出一轍,但陳小娟表示,片中二人相處情節並非取材自Xyza與僱主的互動。「寫劇本時我不知道有類似新聞,但也有聯絡一些菲傭攝影師做採訪,發現這樣的故事在香港不止一個,就把部分內容融合起來寫,但不是改編自特定某個人的故事。」

Evelyn  圖:《淪落人》劇照

黃秋生是陳小娟心中最理想的男主人選,日常英文流利的他在片中挑戰使用極不熟練的港式英文,扮得入木三分,承包了全片大部分笑點。陳小娟原本與黃秋生並不相識,她想方設法找到了對方經紀人和助手的聯繫方式,將劇本發給對方問他意願,同時不太有底氣地表示「酬勞大概比較有限」,誰料對方欣然應允,至今尚未收到任何報酬。

男主敲定,為找到適合的女主人選,創作團隊決定採用公開試鏡的方式,在facebook上登廣告、在香港影視娛樂博覽活動中派卡片,但反響平平。最終他們選擇在菲律賓社群的報紙發佈招募信息,霎時反響如潮,迎來三百多位應徵者。來港十年獲得永居身份、曾在香港迪士尼樂園做演員的Crisel Consunji,從朋友的媽媽口中得到消息,與劇組會面幾次後脫穎而出,成為最終的幸運兒。

兩位演員資歷經驗迥異,但各有各的「NG時刻」:黃秋生飾演傷殘人士,需要嚴格控制下半身的活動情況,角色難度很高。但有時太入戲,他偶會不自主輕微移動,老戲骨也有為難時;Crisel Consunji作為演藝經驗較少、又缺乏做傭人經驗的新人,起初總會下意識做出「蘭花手」,令陳小娟哭笑不得地解釋:「這個角色不必那麼優雅,她很平凡」。不過Crisel Consunji很快就適應了拍攝的節奏,在十九天的拍攝過程中充分展示了自己的天分,最終在電影中的表現也可圈可點。

女主角是新人且對香港演藝圈不太了解,其實也別有優勢:哪怕曾被告知「黃秋生很出名」,她也感受不到「大咖」的「地位」。直到開拍頭一兩天,二人在街邊拍攝,吸引眾多市民圍著黃秋生拍照、求簽名,才令Crisel Consunji偷偷感歎:「He must be very famous!」無知者無畏,Crisel Consunji在與黃秋生合作時,比普通的新人放鬆了不少,表演也因而更真實自然。

主僕二人  圖:《淪落人》劇照

溫情而不煽情

《淪落人》的故事難免令人想起法國電影《閃亮人生》(Intouchables),故事同樣講述主僕二人之間的動人情誼,亦有二者慢慢走進對方內心的過程。陳小娟表示自己很喜歡《閃亮人生》,也有參考其他涉及傷殘人士、主僕關係的電影,如《遇見你之前》(Me Before You)等,但她發現「坐輪椅」的那位通常財力豐厚,不禁思索:「如果僱主是一位生活條件不佳的人,又將如何?」

圖:《閃亮人生》海報  

男主人昌榮的人物設定是胸以下癱瘓,這類人士往往得不到人們對高位截癱殘疾人的同等關注,甚至還有「不是全癱已經很好了」這樣的言論,陳小娟頗為他們不平:「他們同樣很痛苦,手指不靈活,用不到力氣,這個狀態也很值得呈現給大家。」

劇中的動人片段之一,發生在昌榮聽到Evelyn在外跌倒,現實中無能為力,卻在想象中健步如飛抱起Evelyn時。陳小娟說,這一情節的設置,來源於人們在「喜歡的人發生危險,卻不能在身邊保護時心痛的心情」。

至於昌榮和Evelyn之間的感情,究竟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陳小娟賣了個關子,說可以不用特定的關係來定義,希望觀眾在觀影時,能在心中有自己的答案。

圖:《淪落人》劇照

這樣細膩的鋪墊和喚起共感的片段在片中處處可見,包括昌榮故作輕鬆送Evelyn相機、Evelyn翻作品集體會到昌榮的好意等,而昌榮與兒子關於畢業旅行的一段視頻,更令一眾主創看到眼濕濕。

溫情片段雖多,但電影勝在並未令其走向過分煽情。陳小娟稱,整個團隊包括攝影師、美術和演員,都希望整部電影的風格不要太過強烈,因此除了避免使用比較常見的閃回等方式,也在表達上盡量克制,希望無論台詞和表演都不要給大家「騙眼淚」的感覺。

比起近年來港產片的熱血、濃郁、本土化特征,《淪落人》有一種獨有的日式氣質。陳小娟稱,自己平時便愛看日本與韓國電影,而因為日本電影總能將日常生活拍得溫馨動人,這次特別參考了日式風格,希望能給港產片帶來久違的「溫和」感。電影中的日式配樂同樣出自浸會畢業生之手,有趣的是,目前他正在日本為女團AKB48作曲。

圖:《淪落人》劇照

從《兒女》到《淪落人》

陳小娟2015年畢業後便正式入行做編劇,自己開了公司製作短片、寫電視劇電影劇本等。此次首次拍攝長片,她表示劇本寫作已經是挑戰:如何不令觀眾感到沉悶、如何把控節奏……而與規模更大的團隊合作,在現有條件和資源下努力完成滿意的作品,也令她收穫良多。

電影預算為政府資助的325萬外加亞洲創投會贏來的10萬港幣,如此小成本下,不少原本亦想涉及的內容都無從完成,比如陳小娟想為菲傭角色拍攝一些菲律賓的場景令角色更具體,但最終都只能靠菲傭姐妹淘的對話來間接補充。

導演陳果是本片監製,他不僅親自出場客串茶餐廳老闆,還不時幫陳小娟嚴控成本。「他把公司借給大家籌備,也給我很多精神上的支援,很多東西我不會做,他也會在一旁開解。」陳小娟說。

陳果在片中客串茶餐廳老闆  圖:《淪落人》劇照  

《淪落人》是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的開幕電影,無論在早前的媒體場還是電影節上都收穫了不錯口碑。電影預計在明年第一季正式上映,而陳小娟表示,她對哲學、性別議題、倫理等題材都很感興趣,目前正在籌備新的故事,喜歡《淪落人》的觀眾不妨關注。

場地鳴謝:Eason HK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亞洲電影節開幕片】《翠絲》:50歲這年,他變成了一個女人

或許因為《翠絲》,香港的LGBT環境也會變得更好一些,即使依然有很多「大雄」暫時無法成為「翠絲」,但至少這部電影,會讓他們心暖。

2018-11-07 10:53

【撲飛喇】香港亞洲電影節門票13日開售 岩井俊二新電影為閉幕片

由百老匯電影中心主辦的香港亞洲電影節(HKAFF)今年踏入十五周年,今屆電影節將於11月6日開鑼,繼續向觀眾推介亞洲好戲。

2018-10-11 14:48

【香港亞洲電影節】去印度偏遠小村,看一場光影流轉的暖心故事

原以為影片是講述「愛電影的觀眾」,誰知重點卻是「愛電影的放映者」。他們撫摸著已經生鏽的放映機,一吋吋拉著膠片,偶爾透過小窗看看外面的人,露出欣慰的神色。

2017-11-15 17:4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