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那道溫暖的科學之光——懷念科學繪本大師加古里子

那道溫暖的科學之光——懷念科學繪本大師加古里子
加古里子。圖:加古里子網站

文:戴磊

日本繪本大師加古里子先生離開我們已經半年了。他以92歲高齡仙遊,本也不算意外,但心中還是思緒難平。加古里子先生傾盡一生心血,為兒童創作圖書,出版作品600余部,影響了全世界幾代讀者,我和孩子便是這萬千讀者中的一員。

1926年是一個盛產大師的年份,繪本界三位旗幟性的人物松居直、加古里子和安野光雅都誕生於這一年。加古里子本名中島哲,出生在日本福井縣,八歲起遷至東京都阪橋區。作為在硝煙中長大的一代,他家境貧寒,幼時夢想加入空軍,但由於近視,這個理想早早便被放棄。一起下河撈魚的小夥伴穿上軍裝一去不歸,身邊的百姓在看不到盡頭的苦難中煎熬——殘酷的戰爭給了加古里子極大的沖擊,他痛恨自己差點走上歧途,在反思的同時,決定為孩子們做些事情。

可以說,加古里子的創作緣起於戰爭的影響。他在自述中提到,四下是殘垣斷壁,到處是受苦的兒童,究竟自己是為什麽活著。槍炮聲日漸遠去,在重拾希望的旅途中,孩子們至關重要。加古里子把兒童科學教育作為自己的人生目標。《加古里子的身體科學繪本》系列便是他為戰後的孩子創作的,旨在讓他們了解自己的身體,健康茁壯地成長。

那道溫暖的科學之光——懷念科學繪本大師加古里子

1945年,加古里子考入東京大學工學部應用化學科,在有機合成化學和石油化學專業學習。學習之余,他加入了戲劇研究會。1948年,他開始在木偶劇團學習木偶劇,並為川崎福利院的孩子們創作表演「紙芝居」。「紙芝居」流行於20世紀上半葉的日本,是一邊給孩子展示連環畫,一邊講故事並表演的藝術形式,有些類似我國的“拉洋片”。這一系列的教育和實踐經歷為加古里子的兒童科普之路奠定了基礎。

在福利院,加古里子結識了後來成為繪本界教父、長期擔任日本最大的童書出版社——福音館社長的松居直。作為同齡人的松居直是加古里子創作生涯的引路人,他指導並邀請後者為福音館出版作品。值得一提的是,松居直也是安野光雅的伯樂。

畢業後,加古里子進入昭和電工,是一名普通的研究員。1959年是加古里子作為繪本作家出道的元年,他推出了第一部作品《建設大壩的叔叔們》。繪本一詞來源於日語,其實就是圖畫書。加古里子認為,對於沒有任何經驗的孩子來說,用圖畫和文章渾然一體的繪本方式來學習科學是最好的選擇。

初出茅廬,加古里子計劃為孩子寫點童話故事,但松居直建議他「寫一些和當今時代更契合、更宏大的主題」。在這一點上,加古里子確實是最合適的人選,《建設大壩的叔叔們》便是以戰後日本蓬勃發展的電氣工業為背景的。該書描繪的是日本的一座水壩,但隨著經濟和社會的發展,這本書失去了現實意義。然而,加古里子始終認為,水電是人類的一種核心技術和一項基本事業,應該讓更多的孩子們了解。上世紀80年代,日本、澳大利亞、德國、法國的工程師齊聚印度尼西亞的希拉塔山谷,和當地建設者一起修建大壩及發電站。加古里子專程前往施工現場考察,之後再度出版了一本關於水電的著作,也就是為很多讀者熟知的《大壩建成了》。本書深入淺出地介紹了通常在高中以後才會涉及的物理學原理、甚至是大學相關專業才能掌握的知識,包括如何依據地形和水流建造大壩、如何利用水的勢能發電以及發電機的內部構造和電磁感應原理。憑借這本書,加古里子獲得了日本土木學會著作獎。

也許是無意中,加古里子開創了一個新的繪本類別——科學繪本。1962年,加古里子獲得工學博士學位;在從事學術研究的同時,他始終堅持探索兒童教育、心理及相關問題。上述兩方面的深厚功底和卓越成就,讓加古里子的科學繪本更加細膩、更加純粹。科普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當目標受眾是低齡兒童時。但加古里子希望做到更多,他不但要告訴孩子是什麽和為什麽,還要傳遞給他們看世界的方法。

那道溫暖的科學之光——懷念科學繪本大師加古里子

在加古里子之前,很多學科是兒童科普的盲區。就是這些連大多數成人都弄不懂的知識,在加古里子筆下變成了科學遊樂場,孩子們暢遊其中,樂此不疲。《地鐵開工了》是一本讓人既驚訝又驚嘆的書,初次打開這本書的讀者可能會懷疑它是否真的是一本適合4歲以上兒童的讀物。鉛筆勾勒線條,水彩略作點綴,人物只是剪影,沒有情節,沒有對白,看上去更像是施工圖紙和工程草圖。就是這樣一本“另類”而“過分”專業的童書,數十年來在日本重覆不斷地再版。事實證明,中國的小讀者們同樣熱愛加古里子爺爺開設的地鐵課堂,該書中文版自2012年上架至今,已經重印了12次。

《地鐵開工了》是加古里子精雕細琢、追求極致的工匠之風的代表。繁忙的工地上,反鏟挖土機、長螺旋鉆機、混凝土泵車等設備悉數登場;地下,自來水管道、燃氣管道和電話線管道一應俱全,為它們專門建造的支撐台也被清晰標出。在介紹地鐵施工中最常見的明挖法時,作者圖文並茂地講解了從地質考察開始、到架設架空接觸網結束的22個步驟,全部內容集中在9個頁面內,展現了加古里子深厚紮實的理論功底和令人嘆服的講解能力。

《地鐵開工了》這類的準專業著作能夠得到小讀者的歡迎,充分印證了加古里子對孩子們的愛和理解。加古里子工作和創作之外的全部時間幾乎都和孩子們在一起。他在接受《神奈川新聞》采訪時回憶,起初給孩子們講自己編寫的故事時,講著講著,他們就跑開了,最後一個都沒剩下。但加古里子並未因此沮喪,他說:“孩子們喜歡什麽,覺得什麽無聊,會直接用態度和行動告訴你。”幾十年的時間裏,他細致地觀察、體會,孩子看問題、講道理、學知識的方式就是他創作不二的信條。他說:「孩子們有自己的思考能力,甚至能比大人感知更多的東西——這就是那些流鼻涕的孩子們教給我的。」

為了有更充裕的時間和精力同孩子們相處,為他們繪制圖書,加古里子計劃放棄科學家和研究員的頭銜,提前10年退休;由於種種原因,他提前了7年退休,其實那年他只有47歲。所謂「退休」,不如說是專職作家階段的開始,《加古里子的身體科學繪本》《金字塔》《原子的冒險》《元素學校》《加古里子自然大圖鑒》等科學繪本,以及“小達摩”系列的大部分作品和《烏鴉面包店》等風靡數十年的暢銷故事繪本都是加古里子退休後的作品。在選定了為兒童創作這個人生目標後,加古里子從未有過動搖,這不只是他生活的全部,也是他生命的全部。就在他逝世前夕,仍有三本新書發售;據日本媒體報道,就在逝世當天,他還在聽人朗讀讀者來信,並交付手頭的工作。

那道溫暖的科學之光——懷念科學繪本大師加古里子

加古里子在創作中嚴謹細膩,苛求完美,為人則謙虛平和,淡泊名利。盡管作品獲獎無數,為孩子留下了無盡的知識寶庫,他卻說,孩子是自己的啟蒙老師,如果不是和他們在一起,自己可能不會成為繪本作家。加古里子有大量作品被引入中國,據負責版權引進的編輯介紹,老先生向來積極支持,沒有任何附加條件,引進、出版、續約等環節一路暢通,他唯一的願望是讓更多的中國孩子更快地看到自己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在出版了《奈良的大佛》和《金字塔》之後,老先生一直有個心願,想再寫一本關於亞洲歷史和建築的書,基於東亞文化起源於中國,他最終選定了《萬裏長城》這個題目。該書系統介紹了秦朝的歷史、文化和長城的建造過程,日文版於2011年面世,中文版今年有望和讀者見面。

在加古里子的垂範和帶動下,日本出版界湧現了大批高水準的科學繪本。日本未在載人航天領域有所建樹,卻早就發行了好幾本關於空間站的兒童讀物;火藥發源於中國,日本卻率先出版了介紹煙花制作過程的繪本;還有學者觀察鳥類數十年,只為畫出它們最有趣最美麗的瞬間留給孩子。

身為科學家,加古里子把畢生精力花在了科學的普及和傳承上,他前瞻而務實的科學態度發人深思。他說:“我畫的東西是給孩子們看的,所以要超越現在,要做20年後他們還可以通用的內容。我們必須去考慮20年後的世界是什麽樣子,地球上會發生什麽事。如果現在不考慮這些,未來就會變成一個棘手的時代。要給傳遞給孩子們真正有用的知識,我們現在辦不到的事情,希望他們將來可以努力辦到。”加古里子先生的作品鼓舞著無數的孩子們去熱愛科學,也給了成年人們一次重新認識科學精神的機會。的確,科學可以探索未知、跨越無限,能夠改變世界、創造財富,但我們不要忽略,它永遠會是溫暖人心、照亮未來的那一道光。

作者為日本童書譯介者

責編:李仕奇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探秘】法國香水博物館的4個展區和60種新鮮味道

香水博物館不僅給參觀者提供豐富的香水歷史和小故事,還提供包含60種不同香味的嗅覺體驗,多維度地拓展人們對香水的想象空間。

2018-10-09 16:50

【影評】《無雙》:失無復生,何必求真?

真相就是現實中自私冷酷的廢青活在溝渠裡,也想仰望星空做一次英雄,而電影則是投射夢想的那個溫柔舞台。所以「其實真的和假的又有什麼關係呢?」

2018-10-08 15:25

【藝壇快訊】香港鋼琴三重奏,奏出「秋日裡的春風」

在本月29日於上環文娛中心5樓劇院舉辦的香港鋼琴三重奏《A Spring Day in Autumn》中,感受秋日里的春風拂面。

2018-10-08 13:3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