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兩地思考】香港學生去內地交流,那些「願意」與「不願意」

文:張修智

【編者按】《嘗僑居是山——一個新華社記者的香港筆記》是資深媒體人張修智的新書,記錄了他作為新華社記者在派駐香港三年間的見聞與感悟。本篇選自該書「兩地」篇,原題為《當大學生來到內地》。

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大週末,睜開眼睛,一條「港大學生不願意到內地交流」的新聞已在內地幾大門戶網站的首頁躥紅。

新聞說的是,港大學生會17日晚舉行2015年度第一次高桌晚宴,邀得港大副校長何立仁擔任嘉賓,席間何副校長向學生分享自己的教學理念及方向,並提出在全球經歷及內地經歷的計劃上,期望由2022年起,所有學生需到內地及其他國家各參與最少一次交流。

聞聽何副校長的話,有在場學生明言不願意到中國內地交流,何立仁回應:“If you don't want to go to the mainland, don't come to HKU.”(如果你不想去內地,不要來港大。)這一番話,立時在出席這次高桌晚宴的港大學生中引發反響。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質疑:「為何要強迫同學去內地(交流)?」

這就是新聞的全部。可以想見,這幾百字的內容,已足夠引燃憤怒的火焰。從幾大門戶網站的海量新聞回帖中看,自尊心受到傷害的內地同胞們,再度惡語洶洶相向。而我,也再一次困惑於今日媒體對香港的議程設置——它已不再樂道香港之善;相反,卻瞪大了眼睛去從對方身上搜尋令自己並不快樂的任何蛛絲馬跡,並在久久的瞪視下,生生把一粒花生米般大小的物事瞪成一頭大象,然後與之展開風車大戰。

面對這種居心難測的媒體議程設置,再來看如巨石下山般惡化的兩地關係,只有無奈而已。不過,無奈之餘,還是想根據有限的聞見,儘量做些彌合的工作。

先對「港大學生不願意到內地交流」這一新聞補充一點背景。

首先,看看這一新聞在港大學生中的反應。事發的當天,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台在其臉書上發佈了「學生會高桌晚宴,副校長何立仁言論引爭議」的消息。這一新聞,在主要是港大學生的訪問者中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反響,三天來,僅有三十餘條評論。評論的主調,是猜測強制讓學生到內地交流是曲線洗腦手段。

補充的第二點,與這條新聞中的當事人,即港大現任學生會主席馮敬恩有關。港大的學生會主席完全由學生自由選舉產生。有趣的是,這位此次新聞中形象頗為負面的學生會主席,不久前在參加港大學生會主席競選中,曾被爆料家庭背景與共產黨有關係,而在被追問之下,馮敬恩自承外公住在北京,是共產黨員。港大這一競選新聞曾被港媒報導,不過,馮敬恩最終成功當選,顯示港大學生並不拘泥意識形態教條。至今,臉書上還有或許是競選對手專為馮敬恩定做的「反對馮敬恩滲透港大學生會」頁面,內容不多,只有幾幅套用內地過去年代的政治宣傳畫醜化馮敬恩的畫作,而訪問者寥寥。

香港大學

可見,港大學生,也包括許多香港大學生的心結,在於源遠流長的恐共、懼共心理。其實,這也是影響一般港人國家認同的關鍵心理障礙。

對此,媒體是負有責任的。很長時間裏,主流港媒熱衷於報導內地的負面新聞,而對於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變化與進步則關注甚少。這與其新聞理念有關。另一方面,正如香港著名愛國人士、知名政論家吳康民先生所說,親中央政府的輿論較為教條而缺乏生動活潑的語言。

不久前,有關部門曾經製作了面向全球的關於中國共產黨的公共關係片,由於形式活潑,加之內容較為務實,輿論評價頗好。為何不可以考慮製作面向港人的此類片子呢?

當然,讓港人看到一個銳意改革、誠意反腐,志在將國家引向民主、自由與法治軌道的執政黨,才是增加港人國家認同的根本之道。

要補充的最後一點是,港人中,包括香港的大學生,並不乏願意到內地交流者,其中一些有過交流體驗的人,還留下過彌足珍貴的體會與記憶。手頭上的《陸港對話》一書,可為佐證。

《陸港對話》 圖:商務印書館

此書由香港今日出版社於2014年8月出版,收錄了15篇內地人在香港的故事和15篇香港人在內地的故事。其中的15個香港人中,大學生出身的佔了多半。他們在內地的見聞、體會,他們對內地人的評價,友好而有建設性。

香港大學金融系畢業生珮姍說,她念的專業,80%的同學是內地人,她與她們同住一個宿舍,與許多人都成了好朋友。在她眼中,這些內地同學都非常優秀、聰明,英文很棒,有國際視野。珮姍從初一至中六,曾四次到內地旅行,更代表香港女童軍與內地的少先隊員和亞太地區的青少年交流。對於自己在這些活動中接觸到的內地人,珮姍評價非常正面,認為他們做事認真,待人有禮。

對於「與你交流的內地生都是經過嚴格選拔的,有沒有想過,這只是內地美好的一部分」這一問題,珮姍如是回答:「我知道是有安排的,所以我才覺得教育重要。」

珮姍並不是不知道內地的陰暗面。她在貴州做公益,翻新小學,給當地的小學買了許多新桌子,在路上遇見一個村民,聽說她們是去捐桌子的,就說物資捐給學校沒多久全部被賣了。珮姍為此很難過,但是,她記住了內地朋友對她說過的話:「即使部分中國人還是自私自利,我們依舊要做好事去感動這個國家改變。」

因為工作關係經常往返於香港與內地的婉梨,大學時也有同學來自內地。她幫助她們講粵語以使其更快地融入本地生活,也偶爾到內地同學的宿舍,陪她們吃飯聊天。在婉梨看來,內地經歷過太多天災人禍,對內地人來說,活着就是首要的考驗,而在香港幾乎是平步青雲;香港人只要肯吃苦就能興家,而內地13億人口,一個人要出頭很難。香港地小機會多,個人主義盛行,行行可出狀元,內地人際關係千絲萬縷,凡事很難一個人說了算。內地人有機會來港讀書長長見識,自己應該盡力瞭解她們所遇到的困難。

婉梨遇到的一些內地人,讓她難忘。她說,一位陳姓老師,讓她真正知道什麼是知識分子。陳老師精通文史哲,更熟悉西方古典音樂,他走到學生當中,培養他們的素質,教他們聽古典音樂,陪他們看電影一起討論人生,他更希望見到一代又一代有志之士能承擔國家民族的需要。讓她難忘的,還有每日為身邊的小事與國家大事而長時間祈禱的高婆婆,有為流連街頭的少年爭取提供聚集和跳街舞場所的秦阿姨。婉梨反省說,她接觸到的內地在港學生懂得感恩,她們和陳老師那樣的有識之士一道,讓自己意識到過去對內地、內地人的無知。

Anita在一個需要經常往返於香港內地的慈善機構工作,她說,未到內地前,對內地人確有偏見。十多次往返內地後,對內地人有了全新的認識。在廣東,她認識了一幫稱為「愛心父母」的志願者,這些人,用空閒的時間去照顧及關懷一些農村的留守兒童,或捐贈一些物資給他們。Anita曾跟一位「愛心父親」去探望一個留守兒童家庭,他是一家大公司的總裁,但態度謙卑,對那位留守兒童愛護有加,有如親生女兒,他教導留守兒童如何堅強及勇敢地生活,而女孩對「父親」的照顧也感到無比的幸運與感恩。

內地農村的孩子們,在Anita眼中有如天使。這些孩子們,物質雖然匱乏,但當送禮物給他們時,既不搶也不嫌棄,甚至樂意分享給其他小朋友。因此,當訪問者讓Anita評論所謂「中港問題」時,她不予評論,「因為她眼見的,都是一無所有的慷慨」。

《陸港對話》中,也有港人對照內地青年而對香港年輕人發出的批評與反省。比如批評香港年輕人只顧自己吃喝玩樂,對家庭關心少。而內地來港年輕人的衝勁、勤勞、節約,正是大部分香港年輕人急缺的品質。

《陸港對話》由兩位香港年輕人編輯出版,初衷是有感於2014年開年來兩地關係的緊張。編者之一韓雨筱在前言中寫道:「分歧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個社會沒有正確地引導它的民眾進行換位思考。現在太多的主流媒體,由於各種原因,傾向於激化矛盾雙方的憤怒情緒,攻擊大於理解,使得本來便不瞭解彼此文化的矛盾雙方更加關係惡劣。」

這些故事,這些聲音,同樣來自港人,它們對內地及內地人的觀察與理解,未必正確,也未必準確,但體現了交流與理解的誠意。可惜,或許它們不夠刺激,不足以滋養我們本已足夠嚴重的集體受害心理,是不入如今媒體的法眼的。

僅僅是「港大學生不願意到內地交流」之類的新聞才有機會躥紅,只能讓兩地關係的前景更加黑暗。(本文選自張修智《嘗僑居是山》)

《嘗僑居是山——一個新華社記者的香港筆記》

作者:張修智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

出版時間:2018年6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新華社記者見聞】考香港警察到底難不難?一篇模擬作文題見分曉

警察可以說是政府的臉譜,是公權力最生動的寫照。

2018-09-24 11:05

港式春節的遐思: 一個新華社記者的香港筆記

這種集體感慨背後的潛台詞是:香港只是暫時地被遊客歸還給了香港人,過不了幾天,還要淹沒在遊客的汪洋大海之中。

2018-10-03 10:5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