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港式春節的遐思: 一個新華社記者的香港筆記

文:張修智  圖:視覺中國

【編者按】《嘗僑居是山——一個新華社記者的香港筆記》是資深媒體人張修智的新書,記錄了他作為新華社記者在派駐香港三年間的見聞與感悟。本篇選自該書「風貌」篇,原題為《港式春節的遐思》。

從年三十開始,香港的大街上人流顯著地減少,汽車的喧囂也不復往日那般刺耳。就連銅鑼灣一帶,也有了幾分沉靜的氣息。連日來,走在街上,恍惚間眼前像是換了一座城市。如許清靜,可以短暫地延續到正月十五,也就是內地的春節正式結束以後。沸騰、亢奮了2015年一整年的這座城市,似乎得以喘息幾日了。

街上清靜了,媒體上卻熱鬧依舊。有人淺斟低唱:以前的香港回來了,沒有自由行的商場,行起來原來特別自由;網上,有人上傳了年初一人跡罕至的銅鑼灣、門可羅雀的時代廣場的照片,攝影師說:我想每天的銅鑼灣就像年初一的一樣。此圖此語,引發不少香港人的唏噓。

這種集體感慨背後的潛台詞是:香港只是暫時地被遊客歸還給了香港人,過不了幾天,還要淹沒在遊客的汪洋大海之中。

根據港府的一份報告,到2017年,訪港旅客數字將達7000萬人次,等於香港人口的10倍。而自2009年4月「一簽多行」政策實施後,選擇不過夜的旅客越來越多。有激烈的學者認為,這些不過夜的遊客根本不是來旅遊的,而是在跨境採購,隨着不過夜遊客的增多,對港人日常生活的影響也將越來越大。香港成為珠三角市場,乃至成為一個全國性市場,已經是一個事實。

也有媒體在努力彌縫過去一年裏磕碰出的創傷。《明報》採訪了在香港過春節的一位內地女士,她說,遇到的港人對自己都很友好,沒感受到歧視。報導中說,香港人其實自身亦有不文明之處,也需要反省自己。言之諄諄,一副替港人下罪己詔的姿態。最近幾年,內地與香港之間,似乎總是舊傷未癒,便有新創襲來。元旦前的闖軍營事件,是最新的傷口,使得兩地之間本已脆弱的信任關係更趨敗壞。

畢竟流着知識分子的骨血,還是《明報》,大年初一就刊發了題為「歲次甲午五味雜陳 以史為鑒強國興邦」的社評,滿紙憂患,語重心長。社評中說,120年前的中日甲午戰爭,腐敗無能的清政府慘敗,中華民族蒙受重大屈辱,勵精圖治的日本打勝仗,他們享受所謂「勝利的榮光」。120年之後今時今日的甲午年,日本藉釣魚島主權爭端,對中國步步緊逼,首相安倍統率一眾政府官員,言行上對中國的挑釁越來越露骨,大有不惜挑起戰爭之勢。中國政府埋首經濟建設,但有責任也有必要做好一切準備,若日本妄圖重溫120年前的「榮光」,則中共要帶領中華民族,盡一切可能和最大努力使日本不能再得逞,一併洗雪百年恥辱。

這種關於戰爭的危言,暗合了與內地進入甲午年之際那個流行的調侃段子。與內地一些知識分子不同,立場略偏右的《明報》不憚談論中日之間爆發戰爭的現實可能性。據說,連陳冠中這樣的香港自由派知識分子都在研究中日之間爆發戰爭的可能性這一問題。不過,《明報》社論的主旨,顯然在於表達憂患。它重溫那段歷史說,甲午戰爭,中國之敗是敗給了自己。當時清朝國力雖然大降,但相對於日本,中國仍有明顯優勢,戰爭爆發之前,西方列強根據表面實力研判,大多認為中國會戰勝,但結果大跌眼鏡。社評真正的關切是:如果中日之間真有一戰,中國真有勝算嗎?

抱有這種拳拳之心的,何止《明報》和其他港媒。元旦前,內地媒體曝光了谷俊山腐敗案情的冰山一角,震動了國人。許多人在微信微博上表達了這樣的擔心:能養出如此肥碩的老虎,還真能有保家衛國之功嗎?整日高調喊打的中國所謂鷹派軍人,不知底氣何來?大年初一,香江傳出的濃濃憂慮之情,與內地人的憂患意識匯合,當能激發出人們發自內心的渴望:期冀最高領導人真正做到從嚴治黨治軍,帶領中國人民越過歷史的三峽,讓炎黃子孫避免重蹈120年前的恥辱。

春節期間,香港媒體上另一個不大不小的熱點是:大年初二,新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到車公廟為香港求籤,結果求得中簽。解簽先生說:福禍都靠自己把握,只要港人「一片婆心能積善」,同心協力,為香港做好的事、正確的事,香港自然福長禍消。去年春節,劉皇發抽了個下簽。而剛剛送走的這一年,港人也確實過得山長水遠,波瀾起伏。所以此番雖然只是抽了個中簽,估計也能安慰一些疲憊、迷惘的心靈。

初三這天,我也到車公廟一遊,不禁被看到的景象所震撼。廟門外,排隊的人流蜿蜒成一條幾十米的長龍,進入廟裏,更是人擠人,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挪動腳步。寺廟內,香煙繚繞,鼓聲不絕。人們排隊上香,排隊轉轉運風車、敲鴻運鼓,個個表情虔誠、肅穆。一座小小的寺廟,承載了多少祈願和祝福?港人過春節喜出遊,條件好的多到國外遊玩去了,到廟會祈福的多是一般百姓。今年春節期間內地大江南北的寺廟個個爆棚,據說一些寺廟乘機提高門票價格,相比之下,車公廟不收門票,倒顯得佛門厚道。難道,香港的神仙也要比內地的清廉?

出得廟門,惠風和暢,舉着才買的小風車,匯入同樣舉着風車的人流中,心中寧靜,充滿祈願。希望更多的港人能有大智慧大關懷,在與內地同胞的交往中能有更多同情的理解,內地人到香港搶奶粉、搶學位,影響了一般百姓的日常生活,首先是個值得同情的現象,相信也是一個特定歷史階段的現象。但對於香港來說,這不是心腹之患。如何保護香港的自由與法治這些珍貴的價值不受侵蝕,才是需要港人合力去奮鬥的當務之急。

春節前,一篇題為「澳牛的黃昏」的網文在港人、特別是在年輕人中流傳甚廣。作者是個年輕香港人,文中,他藉香港一家名為澳洲牛奶公司的食店之服務方式的變化,哀歎香港的淪落。他認為,內地當局已經不再珍惜香港,不再把香港當回事,刻意要消滅香港的獨特性。對此,大年初三出版的《亞洲週刊》刊發封面文章〈冷戰心態綁架香港〉,似乎有意回應上述頗有代表性的情緒。代表編輯部立場的「封面筆記」本期主題為「香港恐懼政治的內耗」,文章認為,今日香港,已有陷入恐懼政治中內耗的趨勢。香港人應該警惕不要被冷戰心態的麥卡錫主義所誤導,喝下恐怖政治的春藥,亢奮地到處創造敵人,高喊「香港在淪陷中」,讓這座城市在恐懼中內耗與自毀。

對於內地而言,對香港應該懷抱珍惜之情。這種珍惜,不是因為香港是內地人放心奶粉的來源地,不是因為它是奢侈品的天堂,而是因為它的法治與自由,以及在法治與自由的庇護下,香港人所過的和諧、公正的生活。寂靜也好,熱鬧也好,都要緊緊圍繞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這一緊要命題。(本文摘自張修智新書《嘗僑居是山》)

《嘗僑居是山——一個新華社記者的香港筆記》

作者:張修智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

出版時間:2018年6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新華社記者見聞】考香港警察到底難不難?一篇模擬作文題見分曉

警察可以說是政府的臉譜,是公權力最生動的寫照。

2018-09-24 11:05

【民俗】初七為何叫「人日」?為何要吃「七寶羹」?

傳說由初一起,上天開始創造萬物,造人時正是第七天。

2018-02-22 17:27

西方人怎麼看中國人的春節?

在外國人眼裡,中國人過春節也無非是三條:「年夜飯,拜年,放煙花」。你看,它們和「吃瓜子,開門,開燈」,正是一脈相承。尤其中國大城市的新年煙花,那是所有外國人在世界上任何城市也不敢想象的超級景象。

2015-02-23 11:2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