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知書no.45】漸漸消失的霓虹招牌和褪不掉的香港印象

文:秦凡洛  拍攝&剪輯:邱梓彬

夜幕中的香港街頭,充斥著迷人的霓虹招牌。它忽明忽暗,或完整或殘缺,逢雨夜更加迷離,逢朗月更加夢幻,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

香港為什麼有如此多的霓虹招牌?

這種視覺文化背後藏著什麼深層意涵?

霓虹招牌近幾年為何逐漸減少?

它們都經歷了哪些變遷?

…………

為了解開這些問號,我們專訪了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教授郭斯恒,請他為我們解讀這一與眾不同的視覺符號——霓虹招牌。

【知書no.45】漸漸消失的霓虹招牌和褪不掉的香港印象

霓虹招牌是商業發展的縮影

五六十年代是香港飛速發展的時期,是商業異常繁榮的時代。大量人才湧入香港,同時也給社會增加了消費力。商家們看準商機,大肆為自己的商品做廣告,爭相招攬顧客。在那個電視廣告還未普及的年代,各式各樣的霓虹招牌就紛紛粉墨登場了。

那時候,大家獲取信息的途徑很有限,一塊大大的霓虹招牌在信息傳播上既有效又經濟,成為眾多商家的寵兒。如果你曾留心翻看過香港五六十年代的老照片,那一定記得各條街道上佈滿的層層疊疊的招牌。從這些招牌的種類上,我們可以窺探到當年什麼生意最旺,哪些商家頗有資本,當年流行什麼美學,有哪些特色的商業活動等等有趣的現象。

【知書no.45】漸漸消失的霓虹招牌和褪不掉的香港印象

香港霓虹招牌之特色

霓虹燈的迷人之處在於它柔和的光,不似其他刺眼的LED燈,它充滿魔力、憂鬱,詮釋聲色犬馬、紙醉金迷,甚至還帶點文藝的頹廢氣。

「霓虹招牌不單純是招牌,其實我們想帶出的信息是,香港有自己的視覺文化。」郭斯恒向我們介紹了霓虹招牌與其背後的文化意涵。

【知書no.45】漸漸消失的霓虹招牌和褪不掉的香港印象

霓虹招牌能代表某個時期的視覺延伸,可以呈現當時的商業活動或文化活動。

譬如,九十年代出現了很多夜總會的霓虹招牌,原因之一是當時做生意的人多,邊飲酒消遣邊談生意,成為許多商人的習慣。

再如,八九十年代的霓虹招牌上會出現一些日文,這是因為當時受日本文化的影響非常深。很多日本的百貨公司、音樂、設計、劇集、產品,方方面面都受到市民的狂熱追捧。

「當時的銅鑼灣像個小日本,喜歡日本文化但還沒去日本的人,就可以去銅鑼灣先領略一下。」

一些裁縫店的招牌上寫著日文,吸引喜歡做和服的顧客;日式餐廳寫著日文,讓顧客覺得風味更加地道;其他售賣日貨的商鋪掛出寫有日文的招牌,就是最直接地傳遞商品信息。

「其實不只是日文,時下韓風如此流行,招牌上出現韓文也是很普遍的。你去九龍城的話,還能見到許多東南亞餐廳的霓虹招牌上寫著泰文、越南文等等,英文就更不在話下。」

【知書no.45】漸漸消失的霓虹招牌和褪不掉的香港印象

霓虹招牌上除了出現外文字,異體字也是一種特色。

「異體字是香港十分有趣的文化。以前是不分正體字和異體字的,後來因為坊間同一個字有很多種寫法,為了統一,就規定了正體字,其他寫法就當作異體字。」

異體字是字的另外一種寫法,並不算錯。很多街頭書法家會根據字的不同造型,設計具體的寫法。

郭斯恒舉了個例子,譬如「器」字,正體字中間是個「犬」,也有書法家寫成「大」或「工」,為的是襯托不同字的美學特點。曾經還有個招牌字體師設計的「器」字收筆處有個勾,他告訴郭斯恒,這是想為店鋪「勾」些錢回來。

據說,若是哪位書法家寫了招牌後,這家店鋪生意旺,大家就都願意請他來寫招牌,拿個好彩頭。字跡工整、裝置漂亮,大家就會覺得這個鋪頭有信譽,會帶來更多的財富。這些都體現了中國人做生意「圖吉利」的心理。

【知書no.45】漸漸消失的霓虹招牌和褪不掉的香港印象

漸漸消失的霓虹招牌

曾經出現在香港電影中極高辨識度的霓虹招牌,如今卻在漸漸消失。看到霓虹招牌越來越少,郭斯恒覺得非常可惜,於是他和理工大學的學生們拿起相機,在香港走街串巷,力爭記錄下現時保留的霓虹招牌。

「我們最大的困難就是要同時間競賽,因為你要知道,你不去記錄的時候,第二日再去那條街可能就見不到那個招牌了。我們有時也會走回曾經記錄過的街道,但發現一些招牌已經不見了。」

香港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想要記錄全部的霓虹燈招牌並非易事,這要靠他們用腳一步步丈量。

霓虹招牌為何會漸漸消失呢?郭斯恒分析,在科技和政策層面上都能找到原因。

一方面,科學技術日新月異,霓虹招牌出現了很多替代品,例如LED燈。LED燈更加便宜耐用,還能變化出更多的視覺效果,逐漸受到商家青睞。另一方面,政府在2010年年末制定了一個新規定,為了行人安全和相關規劃,街道上的霓虹燈不應超過規定大小,否則屋宇署將有權責令商家進行拆除或整改。同時,一些擁有霓虹招牌的小商家,為了免去每三年保養一次的費用,也將自己的招牌拆掉了。

「過去的八年,拆了很多霓虹招牌。某些香港的街道到了夜裏變得十分寂靜,不再如往日霓虹燈映照下的蓬勃光景。」郭斯恒說,「霓虹燈可以反映城市商業活動的蓬勃情況,霓虹燈很吸引人,有光,你就知道那裏有娛樂活動,會令你莫名地開心。但拆掉了這些招牌,城市就會變得悶,街道就會變得單一化。」

【知書no.45】漸漸消失的霓虹招牌和褪不掉的香港印象

霓虹招牌消失了,對我們有什麼影響呢?郭斯恒說,實際生活不會有任何影響,但你對社區的歸屬感會變弱。

如果一樣東西長時間停留在某個社區或街道,它就會變成我們共同的視覺記憶。這種記憶可能成為我們情感的依附。每次走過,你並不覺得什麼,但如果它不見了,你就會覺得少了些東西,缺失了會怎麼樣呢?其實你對這個社區的歸屬感就變弱了。

在我們接受某種視覺刺激的時候,我們就認定了是這個社區的一份子。有時和朋友相約見面,我們會說「在這個招牌下等」,見到特定的招牌會講共同的故事,這些都是我們居住在社區,對這個招牌的情感延展。

郭斯恒回憶,小時候在佐敦道和彌頓道交界處有個叫「妙麗」的霓虹招牌,是孔雀開屏的形狀,又大又亮。他每每行到此處,就知道再往前走就是尖沙咀了。這個霓虹招牌成為了他心中的地標,就是一種集體回憶。

可是,當霓虹招牌消失後,居住在這裏的人就會感到情感缺失。你與霓虹招牌的互動消失了,你對該區域的認同就減弱了。

【知書no.45】漸漸消失的霓虹招牌和褪不掉的香港印象

《霓虹黯色》作者 郭斯恒

有一天,當我們見慣了霓虹燈柔美的浪漫,再看其他LED招牌刺眼的光芒時,我們會否感到陌生?當霓虹招牌隨著時代的記憶拆下,我們的共同記憶是否還在?

郭斯恒將這種獨特的視覺文化思索,連同大量記錄霓虹招牌的照片和珍貴的歷史資料,寫進了新書《霓虹黯色——香港街道視覺文化記錄》中。

正如郭斯恒所講,很多老師傅把那些刺眼的LED燈稱為「死光」,因為你會發現那種光芒,你很難同它對視,似乎冷冰冰的,沒有溫度。而霓虹燈的魔力就在於它的朦朦朧朧,它的柔和跟浪漫會將城市的冷淡中和,讓這裏變得更加鮮活。

在你的記憶裏,香港的霓虹招牌是否還一直亮著?

霓虹黯色——香港街道視覺文化記錄

作者:郭斯恒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

出版時間:2018年7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知書 no.44】金耀基:人間有知音

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著名學者金耀基今年八十三歲了。他說,這些年有些出版社邀請他寫回憶錄,他沒有應承,卻有了編印師友書信集的念頭。

2018-09-18 12:30

【知書no.43】如果婚姻只有七年,我們要不要買房?

「智商」和「情商」是日常生活及工作中常會用到的概念,而在李逸嘉看來,「財商」的培養也非常重要。

2018-09-14 10:51

【知書no.42】「心經簡林」背後的故事和饒宗頤的人生智慧

為何會有這片「心經簡林」?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的館長李焯芬教授給我們講述了當年的故事。

2018-09-07 14:00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