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知書 no.44】金耀基:人間有知音

拍攝&剪輯:潘暢  文本整理:李夢

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著名學者金耀基今年八十三歲了。他說,這些年有些出版社邀請他寫回憶錄,他沒有應承,卻有了編印師友書信集的念頭。

「人過八十,進入老景,最顯著的徵象之一便是常會回憶往事,念想舊日的師友。」最近數年,金耀基閒暇時總愛翻看往昔與師輩、與友人的通信,從那些或瀟灑或工整的字跡中想及往事,不由得生出唏噓與慨歎。

「人們都說『見信如面』,當我翻看這些信件,發覺寫信的人差不多一半已經不在這世上了,於是有很多感慨。如果不將這些信好好地整理出來,恐怕會非常遺憾,甚至是一種罪過了。」

今年七月,金耀基與香港中華書局合作,出版師友書信集,收錄他半世紀間與錢穆、朱光潛、費孝通、楊振寧、余光中和余英時等文化名人及學者的通信超過兩百封,並配有描述及抒懷的文章,取名《人間有知音》。

「在中國人的文化裡面,情感表達是含蓄的。」對於金耀基而言,寫信,是知己與知音之間「談情」的一種方式,很輕,很淡,卻靈犀一點,十足珍貴。

金耀基

以下為金耀基自述:

我交往的師友,對我相當了解,可以說是「知我之人」,用中國人的話說,就是知己。我們都知道中國古代有伯牙和子期相知相惜的故事,知己和知音是很難有的。

我出生在內地,成長、接受教育,都在台灣。三十多歲前,我曾經去美國兩次,1970年之後,就一直在香港中文大學做事,直到退休。

金耀基將過往兩百多封書信結集成書,取名《人間有知音》

我收的信,在內地和台灣最多,然後是香港和海外,所以這本書是「四地書」。由書中收錄的第一封信到現在,時間跨度大概五十年,可以說是我的半部回憶錄了。

中國人的文化裡面,情感表達不是很直白的,是講究含蓄的。知己和知音之間通信,不一定講情,但情已經都在裡面了。

錢穆(左)與金耀基

我很幸運,收到這麼多書信,其中居然還有用毛筆寫成的書信。

像是我的老師王雲五,他用草書寫書信,漂亮極了。像錢穆,他的毛筆字寫得也很漂亮。比如梁漱溟先生,是我生平最佩服的學者之一,我和他有通信,看他的字,有「松柏之姿」。

梁漱溟與金耀基的通信

為什麼手跡有這麼重要的意義?打字的話就沒有意思了,看上去冷冰冰的,沒有情感在裡面,手寫的話,就不一樣了。

說到散文知音,董橋是我的大知音。這本書信集中,我挑選了一些信,是他談論我散文作品的文字。他寫信的時候充滿睿智的看法以及熱情。而且,像他那樣談論我的人,可不少哦。

董橋寫給金耀基的信

楊振寧算是我的師輩人物,我和他認識在中大,也差不多三十年了。當我卸任中大校長的時候,他不能參加歡送會,就特別寫了一封信給我。

楊先生的信很簡約,他的文章也是很簡約的,我們常說他的文章是「秋水文章不染塵」。

金耀基與楊振寧(右二)

這些人之中,有些人必然載入史冊,傳之永久。而他們的這些信,也等於是飛鴻在雪泥上留下的鴻爪吧。

情有很多種,男女之情,父子之情,情多得很。情裡面,比較淡,比較輕,比較貴的這種情,對讀書人彼此來講,就是知音知己之間心裡面的一點靈犀。

《人間有知音》這本書,恐怕有點味道。我相信被寫到的人,不管是已經仙去,還是仍健在的,他們看到,也應該會覺得有意思。

《人間有知音》

作者:金耀基

出版社:中華書局(香港)

出版日期:2018年7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書展現場】金耀基談書信的意義:這是最有溫度的書寫

今日上午,著名學者、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金耀基在書展現場舉行講座:人間有知音——金耀基師友書信輯。

2018-07-21 16:41

【專訪】金耀基憶好友余光中:他註定被載入文學史冊

金耀基與余光中是多年好友,在余光中的辦公室中,懸掛了一幅金耀基的書法作品,是李白的那首《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2017-12-14 17:53

【有片】專訪著名學者金耀基:八十歲之後,我的字寫得更好了

著名學者、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金耀基與集古齋畫廊合作舉辦個人首場書法展。他說,過了八十歲之後,忽然有一種比較特別的看法,發覺年紀大了,字居然寫得更好了。

2017-03-17 19:1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