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國學大師饒宗頤】若非醉心學術,饒公或會繼承父業經營錢莊?

文:李焯芬

饒宗頤做學問工作,除了勤奮之外,還極之專注,不旁騖、不掛礙,不讓其他事情分了他的心,或佔用了他的時間和精神。他畢生專注於中國文化的研究,因為就如他所說的:「我是完全以中國文化做主體的。」只有在中國文化的鑽研中,他的心靈才是安定的、充實的、愉悦的。

因為饒宗頤的學術成就非凡,在海內外學界有極高的聲望,各種名譽也就接踵而來。在學術界,一個常見的現象是「學而優則仕」。一位學者成了名,自然就會被大學延攬入管理層,當院長、副校長,乃至校長等職務。這些職務會令一些知名學者覺得更風光、更有權力。但行政雜務多了,做學術研究的時間自然就會少了。

饒宗頤專注文化學術研究,閒時只喜郊遊及撫琴

饒宗頤對這些行政雜務毫不感興趣。曾有兩所大學延聘他為講座教授兼系主任。在英國制的大學中,講座教授是一個學系的學術領導者,亦是學術成就最顯著的一位教師。饒宗頤當然當之無愧。可他的心思和時間,基本上仍是全放在學問工作上。這也是他學術成就特別大、成果特別豐碩的原因之一。可以說:他一輩子專注治學,心無掛礙,從不改變追求學問的初心。他寧可捨棄了在大學裏的晉升機會,也不願意放棄他醉心的學術研究。當年,他亦曾因為要專注於治學而放棄了繼承父親經營的錢莊生意。這是他一貫的價值觀和選擇。

在孫女兒陪伴下,創作巨幅山水畫

談到饒宗頤治學的專注,也讓筆者回想起過去十多年的一些趣事。由於饒宗頤深受學界及社會各界的尊崇和景仰,來訪的學者、媒體及各界人士特別多,差不多每星期都有。

作為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的館長,筆者經常會參與接待這些訪客。由於饒宗頤住在香港島的跑馬地,他經常會在跑馬地山光道的英皇駿景酒店中餐廳會客,共晉午餐。

午飯桌上,饒宗頤偶爾會要求服務員拿些紙張來,然後寫下一些學術名詞或句語,隨即欣然地向大家解說一番。原來在那段日子裏,他腦子裏一直在思考探索某一個學術課題。一下子忽然想通了,或者有了自己的觀點或結論之後,他便得馬上寫下來。大家也很高興,因為藉此可以聽他講講課,實在是很難得的機會。偶爾,他還會寫一首詩,又或者即興地用手在空中寫字。這些都反映了他的腦海裏一直都非常專注於他的學術研究或藝術創作。

人世間的塵埃、擾攘和喧鬧,從來就上不了他的心間,因為他的心間已有一份對中華文化濃濃的愛,一份一輩子的承擔和使命感,讓他極其勤奮、極其專注地進行他的學術研究。他深信,我們正處於一個中華文明復興、騰飛,並與世界文明互鑒共融的偉大時代,因此這些研究、傳承和發揚的工作是極為重要的,必需的。

饒宗頤是成就特大,世所同欽的國學大師(亦稱漢學大師)。我們的年青朋友們和讀者諸君們,儘管不一定都是從事學術研究工作的,但我們如果能夠認真學習饒宗頤勤奮專注、努力鑽研、不斷創新的精神,我們亦一定會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有大成就。此外,如果我們也能學習饒宗頤高尚的品德行誼,與及他待人接物的寬厚謙和,這對我們的事業成就,亦會有莫大的幫助。

我們如要學習饒宗頤,既可以參考他的傳記(例如陳韓曦撰寫的《饒宗頤——東方文化的坐標》,香港中和出版社,2016年);亦可以觀看專門介紹他的電視紀錄片(例如:香港電台「傑出華人系列」2003年——饒宗頤;潮州廣播電視台紀錄片「饒宗頤」,2011年,共六集)。我們亦可以到以下的三個香港文化地標參訪,親身體會,加深了解。

第一個文化地標是大嶼山昂坪的「心經簡林」。

「心經簡林」是全球最大的戶外木刻佛經簡群,位於大嶼山島木魚山東麓,鄰近寶蓮禪寺,背山面海,環境清幽,木簡林由三十八條大木條組成,當中三十七條刻上了《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簡稱《心經》)的經文,以無限大的數學符號(或數目字8),作為平面佈局。

香港大嶼山昂坪「心經簡林」全景

2002年,饒宗頤眼見香港社會受到金融風暴和經濟低迷的困擾,於是決定贈送他手書的心經墨寶予香港市民,送上他由衷的祝福。香港特區政府十分重視和珍惜,並決定將這份祝福轉化為一個戶外的大型常設展覽,讓全港市民和眾多遊客都可以欣賞。這就是心經簡林的緣起。

最初,饒宗頤的構思是想參照泰山的經石峪金剛經,或華山的摩崖書法石刻那樣,把經文刻在石崖或石壁之上。當時,特區政府土力工程處處長陳健碩和筆者從地質的角度,試圖在香港各地找一片合適的石崖,或石壁。無奈香港地處亞熱帶,岩石表層風化較嚴重,斷裂及節理亦比較多,不宜作經刻之用。

這個結論呈報予饒宗頤後,他想了一想,隨即建議大家不如放棄石刻,改為刻在大型木簡之上。他指出,中國最早的文字,繼甲骨文之後,曾長期書寫在木簡或竹簡之上。把經文刻在木簡上,既可以反映中國文化歷史的源遠流長,亦更能彰顯書法藝術的神髓。大家覺得這個建議非常合理,亦十分欽佩饒宗頤的靈活創新和圓融無礙。就這樣,在旅遊事務署、建築署、康樂文化署、漁農自然護理署及香港大學各單位的協作下,「心經簡林」於2005年5月竣工,向市民及遊客開放。

饒宗頤為「心經簡林」選址,結跏趺坐於後來建成「心經簡林」之地

「心經簡林」的英文名字Wisdom Path,意即「智慧之途」,因為它把大乘佛教有關「空」的智慧,用短短二百六十個字演譯出來。亦即是說,《心經》把六百卷的大乘佛教經典《大般若經》的精義或核心思想勾勒了出來。

《心經》分兩個段落。

第一個段落是:「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大乘佛教的菩薩,慈悲與智慧兼具。菩薩現慈悲相時,稱觀世音菩薩,聞世間苦難之聲而前來救援。菩薩在甚深禪定(即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之中,得大智慧,並因有智慧而自在,現自在之想,故又稱觀自在菩薩。這智慧的主要內容是:從我們五種感覺器官(五蘊),所感觸到世間的萬事萬物,背後都是有其成因(或因緣)的。因緣條件成熟時,現象或事物就會產生;否則就不會了。我們如能明白世上的每一件事,或每一個現象,包括人生路上的起起落落、成敗得失,其實都是有背後的原因的,那我們就能更坦然地面對這些成敗得失,就不會因為成敗得失而掛礙,而煩惱痛苦了。這就是為什麼智慧可以幫助我們度一切苦厄,活得更自在的原因了。

第二個段落,主要解釋現象和本質之間的關係。春天來了,氣候變暖,陽光雨露充沛,於是樹上開花了,葉芽兒也長出來了。於是我們看到了春暖花開的現象(色)。假如是隆冬臘月的話,樹上就光禿禿的,沒有花,也沒有葉芽兒了(空)。同一株樹,因緣條件(陽光雨露)具備時,就有花(色),否則就沒有(空)。那只不過是同一株樹在不同季節(或不同氣候條件下)的不同表現而已。因此,《心經》第二段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空不二。這也回到了《心經》第一段的主旨:有與無,能見到或見不到,主要還是看因緣條件是否具備(或具足);我們因此不必太執着於有與無、空與色。如果我們對這一點佛家智慧有所感悟,就能放下,人就能自在了。

因此「心經簡林」亦稱「智慧之途」。智慧需要靠自己去感悟,去想通,不純粹只是書本上的知識。《心經》的二百六十字經文刻在三十七條大木簡上,第三十八條是空白的,沒有刻字,就是希望大家有空時自己去想想有所感悟。

「心經簡林」建在大嶼山島木魚山東麓,背山面海。雨季期間,那裏經常煙雨濛濛;人彷彿置身在雲霧之中。由於濕度大,有人曾擔心簡林會因而受到水氣、苔蘚或菌類的腐蝕。饒宗頤聽到了,笑笑說:「人也會有衰老的一天,何況木簡呢?」這其實也反映了他豁達、自在的胸懷。

讀者如想參觀「心經簡林」,可於港鐵東涌站B出口的東涌纜車站乘坐纜車至昂坪纜車站,車程約二十五分鐘,下車後依路牌指示前往。另外,亦可從港鐵東涌站B出口的巴士總站,乘坐23號巴士至昂坪市集下車,車程約五十分鐘,下車後依路牌指示前往「茶園」,沿小徑步行十五分鐘即達。(未完待續,本文摘自李焯芬新書《國學大師饒宗頤的人生智慧》)

《國學大師饒宗頤的人生智慧》

作者:李焯芬

出版社:新雅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時間:2018年7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知書no.42】「心經簡林」背後的故事和饒宗頤的人生智慧

為何會有這片「心經簡林」?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的館長李焯芬教授給我們講述了當年的故事。

2018-09-07 14:00

【大師成功秘訣】饒宗頤一天工作二十個小時,為什麼不覺得累?

饒宗頤微笑着回答:「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工作,要把它看成是你樂趣的來源,那你就不會覺得辛苦,不會覺得累了。」

2018-09-03 16:13

香港41間書店舉辦「饒宗頤紀念書展」 愛書人用三種方式懷念大師

為紀念一代鴻儒辭世,聯合出版集團現正舉辦「國學大師饒宗頤教授紀念書展」。

2018-02-14 12:4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