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知書no.41】媽劇停達人話你知職場生活不可不知的六件事(上)

文:Daisy  拍攝&剪輯:Pan 

入行多年,兩位marketing行家Derek Ng和Michael Leung見盡行內風雲起落。他們在Facebook開設專頁「我做媽劇停」(I Do Marketing),用嬉笑怒罵說故事的方法講盡職場辛酸苦樂,想不到引來眾多關注,更與「非凡出版」合作,推出兩本同名專著。

小編是職場初哥,有時面對不同脾氣性格的老細,不同部門的同事,還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合作夥伴,時常覺得不知所措,害怕說錯話,做錯事,錯誤理解老細的意圖,將事情搞得一團糟。不久前,小編請到兩位資深marketer解畫,分析職場生存大法,為職場中常常覺得困惑、茫然和疲憊的你我,指點方向。

同事聚餐聊公司八卦,join唔join?

OT得多,究竟是不是一件壞事?

老細搵人升職,點解第一個諗起的不是你?

不妨來看這條短片,聽住在大埔的Derek和不住在大埔的Michael話你知職場生活不可不知的六件事!

作者Micheal Leung(左)和Derek Ng(右)

麻煩一:OT太多,點算好? 

最初,剛剛出來工作的時候,大家都會面對的,尤其是我們做marketing這一行,一定是OT。因為OT太多,自然會有人不開心,好大壓力,影響到自己本身的生活。我記得我OT最多的一次是大約到凌晨四點。

差不多在早上七、八點的時候,你坐在的士上面,你會覺得:究竟我在做一些什麼呢?為什麼要這麼辛苦,一點覺都沒睡過呢?

OT不是問題。你要問自己:你OT得值不值得,才是問題。

關於OT,有兩件事情可以談:

第一件事是,在香港做打工仔,忍耐能力要好高,不單只是OT時候可能會被各種各樣的事情干擾,還有可能是你在OT的時候,老闆過來說:OT啊?好像你故意做給他看一樣。

第二件事是,尤其是我們做marketing這一行,沒有什麼返工放工的分別。如果當正常放工時間是晚上七、八點鐘,其實很多時候,七八點鐘之後,甚至周六和周日,你都會收到很多電話或是messages,忍不住去看電郵,看看同事的進度如何等等。辛苦永遠都有,但是我們工作時間長了之後,都要想一想,OT值不值得是一個問題。

Derek Ng

麻煩二:怎樣與老闆融洽相處?

我覺得有一件事,是香港打工仔少有留意的,那就是你要去了解你的老闆。

打工仔與老闆的相處,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要有兩手準備,也就是說不要只給他一個選擇,你要多給他幾個選擇。

老闆交代一樣工作,說你不如下周五給我喇。很多同事就習慣於真的等到周五才交給老闆。但是我覺得,如果老闆讓我周五交上,我應該周二或周三就交給他。如果你周五最後一秒鐘才交給他,他沒有選擇。你做得對或是錯,他都只能接受。但是如果你跟他講,周二已經做好了,這樣就給一個空間,大家都舒服一些。

老闆總是說,升職只有兩個可能性,一是你做到這件事,我會升你的職,另外一個可能性是,你有機會,或者有潛質做到這件事,我會升你的職。

Micheal Leung

麻煩三:同事講公司八卦,要不要加入?

每間公司都一定有人講八卦啦,而這也都是最難把握的事情。公司裡有很多不同類型的人:有些人將是非當人情,有些人只是純粹講下八卦。我會覺得完全「落閘」是不可能的,你落閘之後也就代表你在公司里也落閘了,可能你永遠只能一個人食lunch了。

講八卦,說得好聽一下,是分享一件事,說得不好聽一點就是講是非,加鹽加醋。我喜歡聽八卦,但我很少講。

聽是要聽的,但是信不信是另一件事。根據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在不同的公司,面對不同的人,聽到不同的所謂是非,或者某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的comment,比如他們會說某某將這件事做得好差,沒有時間觀念等等。

我會聽的,因為沒辦法阻止別人講話,而且畢竟是同事關係,有溝通,也有一齊食飯,有非工作時間的相處,這些溝通是一定需要的。但是我自己在心裡面其實會有一個標準:聽過這些是非之後,我會自己親身經歷,真是我眼見、我聽見、我和他互動之後,我才會評價這個人究竟怎樣。

《我做媽劇停2暖男之道》

作者:Michael Leung & Derek Ng

出版社:非凡出版

出版時間:2017年7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責編:江純力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知書no.40】80後攝影達人:香港屋邨的200種拍攝角度

他發現整齊的屋邨建築極富幾何美感,而且每座屋邨都有自己的專屬顏色,在色彩上十分具有吸引力。

2018-08-18 17:20

【知書no.39】李歐梵夫婦:平常日子裏,甜蜜愛情的保鮮秘訣是…

這是余英時在李歐梵同李玉瑩結婚的時候,送給他們的詩。前四句詩中藏著「歐梵」和「玉瑩」,後四句寫的是二人異地戀終於修成正果。

2018-08-10 18:55

【知書no.38】李子玉:繪畫和寫作帶我戰勝抑鬱症

翻開這本書,第一頁寫著「謹以此書獻給我的丈夫李歐梵,他一直支持我寫作及寫畫。」

2018-08-03 16:10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