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水底行走的人》:創作者「介入」紀錄片拍攝後的意外驚喜

文:蘇西  圖:高先電影

遇上一位性格與發言直率有趣,但偏偏不怎麼配合拍攝的紀錄片主人公,不知是導演的幸還是不幸。但無論如何,從滿場觀眾爆笑的反應和回味無窮的態度來看,陳安琪導演把得之不易的珍貴素材巧妙組合,炮製出一件活色生香的作品。

在陳安琪的新作《水底行走的人》裡,你看不到主角黃仁逵(阿鬼)大量的作畫鏡頭,也聽不到他聊「一幅畫的象征意義」。與他大大咧咧又一針見血的灑脫狀態相比,常規藝術家紀錄片裡那些精心編排的畫面和旁白,顯得做作又生硬。

正如他在片中所言,「我首先是一個人,其後才是一個中國人」,同理,他首先是一個人,其後才是一位藝術家。電影拍他和失聯多年的女兒的五天相處,拍他和老友鬼鬼彈琴飲酒,拍他與人激烈地爭論歷史事件,拍他穿著隨意地上街,又晃晃悠悠回到狹窄的寓所。不需要細筆繪乾坤,也無需多餘的解釋,阿鬼的形象,已經足夠豐滿。

但人們常說的「藝術氣質」,在這些看似與畫畫無關的時間與閒聊中,卻總能露出端倪。阿鬼在片中「金句頻出」,稱放工后就不願意再做的事情絕不是真正喜愛的事情,懟看展者「為什麼要討論藝術的意義」,拒不解釋作畫時的所思所想,把畫攤在眾人面前,說「看到的就是我要表達的,是present,不需要represent」。

看不到常規藝術家紀錄片中的嚴肅片段,創作者的「介入」,卻成了更有趣的看點。陳安琪與阿鬼是多年老友,阿鬼稀里糊塗答應了拍紀錄片的請求後,全程質疑著對方的用意,態度消極,連寥寥可見的作畫場景都是用GoPro拍攝。陳安琪在電影中,並不諱言自己拍攝過程中的忐忑無奈。

她在畫面中直接用文字寫出自己每一階段抓狂的心情,更以老友加創作者雙重身份屢屢出鏡,她與阿鬼的想法交鋒不少都被記錄下來,這在紀錄片中極為少見,卻額外增添了一分真實感。一個個零碎的片段被巧妙黏貼組合起來後,導演在指導拍攝的時候同時被觀眾觀察,令電影呈現出與眾不同的清爽質感。

阿鬼被跟拍了許久,按照自己的想象拼湊著電影的樣子,漸漸覺得厭煩,留下一句「紀錄片導演進行拍攝,其實是為了滿足自己」就撂下攤子甩手不幹,令人好氣又好笑之餘,也的確符合他自認「只是一個畫畫的人,不是畫家,不是藝術家」的態度。片名《水底行走的人》在片中也有解釋:阿鬼認為,拋開姓名和身份,權當自己是一個「水底行走的人」,大家能看到他的作品,便已足夠。事實上,陳安琪透露,電影上映後,黃仁逵本人從未看過成片,且對此態度冷淡。

試想,若非陳安琪導演大膽用這一方式來呈現人物全貌,這個曠日持久的拍攝計劃,可能最終會胎死腹中,沒有完整的線索串聯,八成會令觀眾感到索然無味。既然阿鬼堅稱陳安琪必有「先預設後拍攝」之意,不妨索性以導演視角出發,不再佯裝「自然客觀」,讓觀眾從二人最精彩的互動中見分曉,實在巧妙。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水底行走的人》上映 看藝術家黃仁逵與導演陳安琪精彩互動

繼得獎紀錄片《三生三世聶華苓》後,香港導演陳安琪再為藝術家造像,近距離展現黃仁逵的創作人生和人格魅力。

2018-07-06 19:0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