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妹仔變工人,揸筆變作家,職業稱呼的改變究竟是為什麼?

文:李偉民

香港以往的階級觀念很重,記得政府辦公大樓,分開「高級公務員洗手間」和「一般公務員洗手間」。時代進步了,職業方面,家庭工人的稱呼由從前的「妹仔」,改為「工人」,現叫「家務助理」。運輸行業,由「咕喱」,改口為「搬運工人」,今天是「運輸物流員」。律師的變改更大,由被嗤詆的古代名稱「狀棍」,後來的「師爺」,現代社會的「律師」。

有的貶意,是在職業後面加上身份,例如在辦公室叫女性為「打字妹」、「秘書仔」、「茶水婆」。

藝文方面,變化也很大,「歌女」變了「歌星」、「戲子」變了「明星」。寫作的由「揸筆」變成「作家」,我現在給人叫做「KOL」(Key Opinion Leader),什麼時候做了首領呢?

最近,為一個舞台設計展覽剪綵,他們的「專業」尊稱,從以往的「道具工」、「佈景佬」、「打燈師傅」、「音響控制員」,到了今天的「舞台設計家」、「舞台技術工程師」。

妹仔變工人,揸筆變作家,職業稱呼的改變究竟是為什麼?

舞台的固有傳統,光芒都給了前台演員,演出後,除了監製及導演有機會上台謝幕,編劇和觀眾揮手的機會都不大,更遑論一大群佈景、音響、燈光、服裝、化裝、跳舞導師等等的「後台工作人員」:台前是牡丹,幕後只是綠葉;他們是「主」,我們是「副」;他們「領銜」,我們「輔助」。

曾經有一位燈光設計師告訴我一個故事:他和導演爭論燈光的問題,導演心煩氣燥,突然說:「喂,重點不是燈光,是演員,誰在乎你的燈光好不好,不要浪費時間!」

內地和香港的演藝圈,往往有不專業的陋習,「大牌」導演、演員、歌星可以一意孤行。在外面先進的國家,監製、導演要接受「民主共商」的洗禮(co-developing)。例如在劇場創作概念的初段,便要把所有劇場「元素」,包括編劇、演員、音樂、舞蹈、道具、燈光、音效、服裝等,上上下下工作人員,在籌備階段,已儘早一起開會,務求大家達到「目標一致、概念統一、互動暢順」的三大共識;在歐洲的大型表演藝術項目,以上的運作模式,存在超過二十年。

在中國內地或香港,反應卻是「我們中國人隨心隨意,不來西方這嚴格一套!」、「那麼前期需要投入大量人力、時間和資源,我們的錢不夠!」、「各有各做,不是很好嗎?為何突然要我照顧這麼多人的想法?」。

妹仔變工人,揸筆變作家,職業稱呼的改變究竟是為什麼?

舞台藝術人葉卓棠寫了一篇文章,我很欣賞,以我的理解,他指出後台工作者,有五種心態:

(1) 樂意只是「服務」劇本、解決問題,讓演出暢順便算。

(2) 以「並行」的角度來爭取舞台創作的空間,例如做音樂的,爭取獨立表現。

(3)「功高蓋主」,個人風格影響作品的質感,演出變成個人品牌的展示(我覺得有些服裝設計,往往有這個毛病,大家看看一些演唱會便知道)。

(4)著重製造舞台新穎或震撼的效果,只望觀眾留下深刻體驗。

(5)願意參與「整體創作」,從頭到尾有商有量,呈現自己優秀的負責範圍。能夠在以上各方面都做得恰當和出色的名師,有美國戲劇界的李名覺、台灣的王孟超。

最近參與創作討論,大家總是談論故事應該如何前所未見,把橋段突圍而出;人類經歷了數千年的文化衝擊,衍生出億億萬萬個故事,已經太陽之下無新事,許多現代觀眾,不是來看劇情,他們享受的可能是幕後的其他東西!例如看電影《布達佩斯大酒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大家為了看美術指導;看《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Jurassic World: Fallen Kingdom),是為了看特技;看《刺客聶隱娘》是為了李屏賓的攝影。

大家只花太多顧慮在故事橋段上,如何把它弄得前所未有,反而逆道而行,結果只像老土的電視劇集。其實「橋段不怕舊,只怕幕後的未夠新穎」,綠葉比牡丹更吸引,可能是未來的新方向。

妹仔變工人,揸筆變作家,職業稱呼的改變究竟是為什麼?

在「小劇場」,新穎的共同創作模式,漸漸出現有一種叫「編作劇場」(Devising Theatre),根本不是從「文字劇本」為首出發,而是以「共同創作概念」先行,創作團隊,台前幕後,先將自己的專長放入創作中,不同的概念變成一個共生。在過程中,各崗位在集體創作時,各展所長,當然這些破格的做法,許多大導演是不能接受,但是,表演藝術上的個人主義,正日漸褪色。

不過,舞台設計家、工程師也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專業地位,便要有學術研究和著作,它們包含藝術層面的哲學、理論,否則,交出的仍是一般「職業」行貨,就算別人把自己視為「藝術人」,這只會成為自我感覺。

然後,業界的活動,不要僅限於「設計成績展覽」,大眾看得多也會乏味,必須合力呈獻一個以「舞台設計及技術」為主的表演,讓觀眾感受到前台以外,舞台本身也是一個藝術體,大家上網看看澳洲Bonemap的新媒體舞台現代舞,便明白我說什麼。

最後,舞台設計師,必須緊貼科技、一同進步,因為藝術也要和時代接軌;誰不懂應用科技,便很難在未來世代,帶領舞台設計的發展。

從「技術」變為「學術」,從「學術」再提升為「藝術」,香港各行各業,正產生這樣微妙變化,美食便是其一種。

責任編輯:李夢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觀後感】一場出色的小學才藝演出,必備的三個真諦是什麼?

小朋友的演出,從專業的角度看來,沒有「和大人一般的好」,本來就是正常的,何必揠苗助長、加油加火,把他們變成和年紀不相稱的藝壇接班人。

2018-05-25 17:52

【知書 no.13】李偉民談《佬文青律師》:在香港關心藝術有錯嗎?

資深律師李偉民最近出了一本書,名叫《佬文青律師》。「一個『佬』、一個『文青』,一個『律師』,三個稱號加起來就是我了。」他笑道。

2017-08-04 20:19

【獨家供稿】香港音樂巨人顧嘉煇 不放棄獅子山下精神

有人說,「顧嘉煇的音樂便是香港,香港的音樂源自顧嘉煇」,顧嘉煇的音樂,代表香港情懷,影響了香港數代人的生活直到現在,他的歌曲是香港人本土集體回憶的一部分……

2015-06-16 09:4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