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知書 no.35】資深樂評人黃志華:一刻未曾跟粵語歌分離

拍攝&剪輯:陳銘鴻  文本整理:Daisy

資深樂評人黃志華不久前出版了一本書,取名《情迷粵語歌》。他說,這本書的書名,其實就是形容他自己。

從高中時代到今天這四十多年間,黃志華將聽歌的興趣變成工作,研究粵語歌歌詞,在報刊發表專欄文章及評論,還曾出版過一本名叫《正視音樂》的散文集。

研究廣東流行音樂接近半世紀,黃志華自稱「情深深,意迷迷」,從歌詞評論到歷史研究,再到創作理論研究,「一刻不曾跟粵語歌分離」。他在《情迷粵語歌》中,溫情回憶自己曾經聽過、唱過、研究過的粵語歌,亦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本地音樂發展的起伏歷史。

坊間常有人說:

「以前那些才是歌詞,現在那些不是,聽又聽不明白!」

「廣東歌沒落啦,現在的音樂人都寫不出好聽的歌……」

「許冠傑之前的粵語流行曲,和弦都是錯的……」

書中,黃志華針對上述觀點一一解畫,或許能為你了解廣東歌的前世今生,提供一些新鮮的向度。

黃志華  攝:Ming

以下為作者口述實錄:

《情迷粵語歌》分為兩部分,一是詞話,二是史話。詞話就是講近幾年一些比較流行的歌詞,也有講到我早年寫的一些歌詞評說。史話部分包括我早年研究廣東歌歷史的一些感受、想法,想提醒讀者廣東歌的發展歷史上曾發生過這些事情,希望大家關注。

許冠傑出現之前,廣東歌的聽眾大多是工廠妹,或者比較大年紀的人,但是我想《鐵塔凌雲》和《啼笑因緣》出來之後,觀眾層面闊大了很多,不少學生、剛出來工作的年輕人以及知識分子都開始留意廣東歌。對於這些新聽眾來說,他們可能需要歌中有一些西方元素,顯得比較現代。

許冠傑

許冠傑出現後,因為他本身的形象很健康、很正氣,而且他可以自己寫曲寫詞,寫的作品都很能引起大家的共鳴,不像之前那一代的粵語歌曲,動不動就談到春花秋月或是才子佳人。而且,許冠傑在旋律中添加了很多西方流行曲元素,適合年輕人的音樂口味,這帶起了整個廣東歌的熱潮。

書中,我會以案例分析的方法,談論知名廣東歌曲的歌詞創作。比如C AllStar演唱的《差詞》,講的是創作廣東歌的煩惱。歌中人自述,稱寫作廣東歌好難,又要啱音,又要配合情境,因此很羨慕那些創作國語歌和英文歌的人。《差詞》雖然取名差詞,但其實正正是一首好詞。

至於先詞後曲還是先曲后詞,我用《女神》這首歌作為例子。我曾經問過黃偉文,《女神》究竟是不是先詞后曲。他說這首歌是先有了一句歌詞,黃偉文覺得很想用這句詞寫一首歌,便將這一句話交給作曲人,等整個旋律寫好之後,他再將其餘的歌詞補全。這是比較特殊的一種創作方法。

《哪一天我們會飛》劇照

書中我還提到了一首歌,是近年熱門電影《哪一天我們會飛》的主題曲。這首歌比較有趣的地方在於有些地方模仿一些傳統校歌,特意用不啱音的創作手法,我們一邊聽一邊會心微笑,想起之前那些不啱音的校歌,會產生一種比較有趣的效果。整首歌是一首非常好的勵志歌。

這麼多年的變化,一定有高潮有低潮,我想,現在廣東歌的發展正經歷一個比較低潮的位置。不過,再低潮,都不會低得過許冠傑、顧嘉輝他們這一代之前的低潮時期。如今我們會看,其實整個1960年代的廣東歌都很低潮,低潮到連舉辦一個歌唱比賽都不會預留廣東歌類別。有一個很有名的業餘歌唱大賽,有歐式流行曲組、國語時代曲組、藝術歌曲組,但偏偏沒有粵語流行曲組。但當時的人不會覺得這件事有問題,因為大家都不覺得需要有粵語流行曲組。

我覺得粵語流行歌很有親切感,從小時候開始已經受過長輩的影響,對粵曲有感情到了許冠傑和顧嘉輝等人的作品出來之後,更加覺得廣東歌有吸引力。我想,做香港人,說廣東話,應該要聽廣東歌,擁護廣東歌。

責任編輯:李夢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知書no.34】一隻貓如何拯救了即將荒廢的日本火車線?

一條因貧窮而即將荒廢的火車線,讓鐵路公司社長和周圍居民束手無策。千鈞一髮之時,一隻貓咪的出現竟然挽救了這一局面,鐵路線不但保住了,而且小鄉村還成為了海內外遊客慕名而來的著名景點,這就是《貓站長小玉...

2018-06-01 21:02

【知書no.33】果醬可以煎豬扒?80後水果達人話你知N種果醬秘聞

在水泥大廈裡,生活很重,夢想很輕,當其他人仍舊選擇堅持時,Jacqueline,一位八零後香港女孩,卻選擇了另外一條路。

2018-05-28 15:27

【知書no.32】這位中文流利的「鬼佬」,為何對猶太人歷史傾心?

翻開這本《異地吾鄉:猶太人與中國》,你會發現:原來,香港很多街道、建築和企業都有猶太人的影子。

2018-05-18 13:5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