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專訪】80後上海青年藝術家:我不只有「水沖畫」

文&圖:秦凡洛

「這是我在香港的第一個個展,我想讓大家相對全面地了解我,而不是專門做一種類型的藝術家。」倪有魚說。

80後上海藝術家倪有魚近期舉辦了首次香港個展,名為「咫尺千里」。從水沖畫到裝置,從素雅的黑白兩色到華麗奪目的金色元素,這一展覽囊括的作品類型多樣,是對藝術家多元創作的綜合展現。

「水沖作畫」是倪有魚創作中很特別的藝術形式。他用噴壺、高壓水槍甚至是水桶直接沖刷畫布表面,從而留下猶如老建築連年陰雨而形成的「屋漏痕」,讓畫面別具一格。

談及水沖作畫的起源,倪有魚坦言,其實是個偶然發現。事因當時不滿意一幅作品,想用水毀掉重作,在這個過程中意外地發現了水在畫面留下的痕跡很特別,於是覺得很有意思,慢慢有意識地研究這種方法。

他試過很多種水沖形式,有時用小噴壺,做出細膩的效果,有時用洗車水管噴出高壓的效果,有時直接拎著一桶水潑在畫上。他的第一幅完整意義上的水沖畫表現的是河流,他用了一噸水沖刷了一條假河流,現在這幅作品在瑞士。

倪有魚說,其實水沖作畫並不是自己的專利,很多人都用過這一元素,只不過自己對這種形式研究得比較多。「水沖畫」也不足以成為一個專業名詞,水沖只是一種技法,技法不代表什麼,也不是一個武功秘籍,研究繪畫本身是很重要的。

倪有魚

倪有魚在創作中追求含蓄,追求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不夠內斂的作品不是我想要的。」

譬如,《遺跡》(2017)中的每棵樹木上都有一個寫著不同年份的小木牌,《瀑布與暴布》中的石子上也有類似的木牌。這些木牌代表什麼呢?

《遺跡》(2017)

倪有魚說,這些是知名哲學家的生卒年,如果你把相應的生卒年輸入谷歌,就知道哪棵樹、哪顆石子對應的是哪位哲學家。這大概是他向哲學致敬的一種特別的方式。

「我的繪畫簡單地理解是寓言式的,這些樹木只是符號。我對哲學很感興趣,對過去的好奇心也很大,反而對未來沒有什麼好奇。」

倪有魚將回顧歷史比喻成觀察一片樹林。「站在一個叢林之中,人每退一步,視野就會變大,與此同時,更遠的東西又會變得更模糊,歷史又回到霧氣當中,因為我們的視線有一定的限制,這就是我們的歷史。一方面看得更多,一方面又不清楚了。如何能看得又多,又盡可能地清楚呢?這是不同時代人的思考。」

《瀑布與暴布》(2016)

傾向於追求內斂,這其實是東方審美的根。

倪有魚是學中國畫出身,但自從大學畢業後,他從未做過一張真正意義的水墨作品。談到這一轉變,倪有魚並不認為自己已經將中國畫拋開,相反地,他在創作作品時,受到很多中國傳統繪畫的影響。

譬如,《遺跡》(2018)畫的是一篇樹林,但這片樹林不是任何一張照片上的內容,每一棵樹都是他腦海中的意象。這正是中國畫創作的理念。

《遺跡》(2018)

「直到現在,我也在研究古典。我認為研究和創作可以分開。就好比如果我是個音樂家,我依舊會去研究巴赫,但我去創作的時候,不會再用他的語境和語法去創作,就好比我不再會用文言文和你交流。」

倪有魚的創作是西洋畫的形式,內核仍帶有中國畫的影子。他沒有接受過西方繪畫的系統性學習,所以在創作實踐中全靠自己摸索。

「這就像我在藝術上不是個富二代可以繼承家業,繼承了還要知道怎麼花呢。我要先有一個想法,然後為此打工賺錢。」

在這個摸索過程中,倪有魚嘗試了很多種路徑。他嘗試裝置、拼接、繪畫,創作了尺子系列作品。他在跳蚤市場收集世界各地的老照片,從上千張的作品中剪剪貼貼,竟然拼接出了一幅新的湖光山色。他還不遠萬里在世界各地收集佛像蓮花底座,再把底座按照大小疊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新的法器,他命名為「浮屠」。他也嘗試過用最簡單的輔助工具雕刻尺子,每一毫米都憑藉自己的感覺刻在上海老房子廢棄的木材上,他形容做出來的尺子是風乾了的時間。

倪有魚刻的木尺作品

「如何打發時間,這就是藝術的核心。每個藝術家都在用自己的方法研究如何把時間用盡,每個人的方式不一樣。」

如果你對這位80後藝術家的哲思感興趣,不妨親身去到他的個展,一探究竟。

《浮屠之八》(2017)

倪有魚首場香港個展《咫尺千里》

時間:2018年5月24日至7月14日

地點:香港中環干諾道中50號17樓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當代藝術】用水壓「沖」出的畫,你見過未?

就像繪畫本身具有「欺騙性」一樣,藝術家通過多個層次的嘗試,以強調其虛構的一面。

2018-05-07 16:22

【專訪】癡迷石頭的女畫家:「每一塊石都是平等的」

「藝術是個大的幻覺,我們卻可以藉此去接近真實。」提到繪畫,石至瑩這樣去總結。

2018-03-27 16:48

專訪「現代水墨之父」劉國松:筆墨應隨時代不斷創新

正如他的作品《升向白茫茫的未知》一樣,一股濃重的水墨向上升騰,升向未知,這也許正是現代水墨無盡的未來。

2017-12-22 15:3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