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知書no.34】一隻貓如何拯救了即將荒廢的日本火車線?

文:秦凡洛  拍攝&剪輯:譚建斌

一條因貧窮而即將荒廢的火車線,讓鐵路公司社長和周圍居民束手無策。千鈞一髮之時,一隻貓咪的出現竟然挽救了這一局面,鐵路線不但保住了,而且小鄉村還成為了海內外遊客慕名而來的著名景點,這就是《貓站長小玉》講的真實故事。

小玉本是一隻出生在貴志車站、無人領養的貓咪,牠是如何在這場「火車線保衛戰」中搖身一變,成為盡人皆知的「貓站長」呢?

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鐵路公司社長的一條錦囊妙計。他看中了小玉活潑可愛的特點,為這隻三色小貓定做了一套有板有眼的站長制服,逐漸將小玉打造成別具一格的「貓站長」。

社長與小玉

小玉可愛有趣的造型一時間引起了很多人的好奇心,甚至有人不遠千里專程搭鐵路線來到貴志站探望牠。那條本來就要荒廢的鐵路線漸漸繁榮起來,加之周圍和歌山景色優美,諸多遊客紛至沓來,一個寂靜偏遠的小村莊就這樣漸漸熱鬧起來……

本書以貓站長小玉的視角出發,描述牠從無人領養到成為貓站長的經歷,以及如何改變一個社區的未來。動物與人、社區無法分割的感情連繫,也是最動人的羈絆。

「貓站長」小玉

《貓站長小玉》首次在日本出版時,一片熱銷。今年4月,香港中和出版社首次出版繁體版《貓站長小玉》,不僅把這一有趣感人的動物故事介紹給香港讀者,而且還以日漢對照的創新形式,切合日文學生學習需要。

本次,我們請來了動物權益保護者、香港作家張婉雯成為本書的「首位讀者」,談談她的閱讀感悟和多年來養貓的樂趣。

動物權益保護者、香港作家  張婉雯

以下是問答實錄:

問:本書講述的什麼故事呢?

這本書主要講的是日本和歌山車站的一隻貓,它也是站長,名叫小玉。這本書講的就是牠出世到死去的過程,牠與和歌山車站還有周圍的居民打成一片,而且也融入社區,直到讓日本和世界各地的人認識和歌山和這裡發生的故事。

問:小玉與和歌山車站有什麼關係呢?

因為牠是在車站那裡出世的,初時在那裡生活,後來被視為「非法居民」,但車站的站長就用了一個很有創意的方法封牠為「貓站長」,還給牠穿上制服,讓牠可以合法居留,給牠這個職位,牠就可以長留在那裡了。而牠也很親人、很可愛,當地的人都很喜歡牠。漸漸地,「貓站長」這件事傳出去,大家就覺得很好奇,來探望牠的人就越來越多,牠的知名度也越來越高,這也讓這條幾乎停駛的鐵路可以用一個新的面貌保存下來。

問:這個故事最有創意的地方是哪裡?

我覺得這個故事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其實我們可以對生活的方式、生活的創意多點創意。好多事在可以包容之於,甚至可以將整件事提升到一個普通的交通運輸鐵路,將它變成一個人同人、人同動物之間,一起交雜、交流、建立關係的一個地方。

問:香港是否有流浪貓?

「流浪」都是人類的概念,因為覺得牠不應該在這裡,所以稱為「流浪」,我就叫牠們「社區貓」。如果我們能像車站的站長這樣有創意有想象力,其實我們都會明白,動物也是社區的一份子,就好像這本書說的,除了貓,還有狗,還有鳥類,還有人,世界各地不同的人。他們都是社區和地球的一份子,所以我會叫牠們為「社區貓」。香港都有不少「社區貓」的。

問:我們對「社區貓」能做些什麼?

我覺得未必人人都喜歡動物,也未必都喜歡「社區貓」,我覺得這都是正常的,最重要是不要傷害牠們。因為牠們有自己的生活,而且地球始終都是萬物共享的。你不喜歡牠們也不要緊,不傷害牠們就是一條底線。

作者簡介

小嶋光信,1945年生於東京,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經濟學系。曾任多家公司社長,於2005年成立和歌山電鐵公司。2007年任命小玉成為貴志川線貴志站站長,見證了貓站長小玉的一生,並將其故事寫成書。

插畫師簡介

永地,2006年獲講談社MGP佳作獎,於美國及日本活躍的漫畫家。喜歡的事物是圖鑑、動物及英雄漫畫。主要作品包括「莎多美的家」系列和「貓又妖怪傳」系列(角川Tsubasa文庫)等。

譯者簡介

周微,東華大學碩士畢業,主攻日本文學。譯有《每日Care Book》等書,並曾為岩井俊二等日本導演擔任翻譯。

貓站長小玉——拯救了貧窮火車線的喵

作者:小嶋光信

譯者:周微

出版社:香港中和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8年4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知書no.33】果醬可以煎豬扒?80後水果達人話你知N種果醬秘聞

在水泥大廈裡,生活很重,夢想很輕,當其他人仍舊選擇堅持時,Jacqueline,一位八零後香港女孩,卻選擇了另外一條路。

2018-05-28 15:27

【知書no.32】這位中文流利的「鬼佬」,為何對猶太人歷史傾心?

翻開這本《異地吾鄉:猶太人與中國》,你會發現:原來,香港很多街道、建築和企業都有猶太人的影子。

2018-05-18 13:53

【知書·母親節特輯】周耀輝:與媽媽,同在

「我希望與媽媽的道別非常長,非常長,是無休無止的。」周耀輝說:「我和她之間,或者說人和人之間,往往都沒有真正的道別,只有無盡的離開。」

2018-05-11 12:2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