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知書no.32】這位中文流利的「鬼佬」,為何對猶太人歷史傾心?

文:秦凡洛   拍攝&剪輯:譚健斌 

不論是初來香港的遊客,還是中環寫字樓裡上班的白領,「蘭桂坊」大概都是他們的必來之地。如今這條繁華的地標,在很多年以前只是條不起眼的街巷,直到一位猶太人投資並將其打造成酒吧街,「蘭桂坊」才有了今天的樣子。

翻開這本《異地吾鄉:猶太人與中國》,你會發現:原來,香港很多街道、建築和企業都有猶太人的影子。除了「蘭桂坊」,節假日最受遊客歡迎的海洋公園、寧靜的下午白領喜歡光顧吃茶的半島酒店、甚至是平民百姓常打交道的「中華電力有限公司」,全部都與猶太人有關。

這樣一個勤勞卓越的民族,引起了本書作者馬克·奧尼爾(Mark O’Neill)的興趣。他決定要寫一本關於猶太人與中國的書,記錄那些曾被歷史塵封的故事。

【知書no.32】這位中文流利的「鬼佬」,為何對猶太人歷史傾心?

作者 馬克·奧尼爾(Mark O’Neill)

馬克來自愛爾蘭,他首次用廣東話向讀者介紹他的新書,為大家分享了很多傳奇猶太家族的故事,講述他們與中國內地和香港的關係。

Allan Zeman是香港非常有名的猶太人,被稱為「蘭桂坊之父」。他來自加拿大,很年輕的時候就搬來香港做生意。他並沒有非常顯赫的家族背景,完全憑藉自己的能力白手起家,漸漸積累財富。

當年,他認為香港欠缺有特色又可以輕鬆談生意的西餐廳,於是看準這個商機,在中環小街蘭桂坊開設了一家餐廳,名為加利福尼亞。後來經過不斷發展,形成了今天熱鬧非凡的蘭桂坊酒吧街。

Zeman非常熱愛香港,後來便放棄了加拿大的身份,加入了中國國籍。當他拿著中國護照入境加拿大,加拿大的海關人員非常不解;當他拿著中國護照入境中國,又常被人誤以為是外國人。但這些絲毫沒有減退他對這片土地的愛,他還擔任香港海洋公園董事局主席,在香港的各方面發展中貢獻力量。

【知書no.32】這位中文流利的「鬼佬」,為何對猶太人歷史傾心?

蘭桂坊

馬克一直以來都很欽佩猶太人的智慧和能力。有一次,他忍不住問一位猶太人,為什麼你們能那樣聰明和卓越?

對方想了想回答說,因為我們常受到驅逐,在進入一個新地區時,我們不允許帶自己的財產,極端情況下,厚重的衣物也不例外。所有的身外之物都是累贅,走過邊境,我們能帶過去的,就只有自己的頭腦。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靠智慧和雙手生存,這就是生存法則。

「優勝劣汰,適者生存。」惡劣的環境和悲慘的歷史沒有打垮猶太民族,而是讓他們更堅強。他們精於生意,善於變通,不屈不撓,在世界各地投資,在各種文化的夾縫中求生存,一旦生根就必定枝繁葉茂。

今日,越來越多的猶太人選擇在中國內地、香港發展自己的生意,甚至在此安家。他們自豪於自己的猶太人身份,自豪於自己的民族信仰,他們自信地走在路上,享受著包容的文化和生存的安全感,也為當地的慈善事業盡心盡力,為當地的發展貢獻自己巨大的能量。

【知書no.32】這位中文流利的「鬼佬」,為何對猶太人歷史傾心?

以下是問答實錄:

問:這本書介紹了什麼內容?

答:這本書是講猶太人與中國的歷史。

猶太人在唐朝時第一次來中國,一直到今天,與中國都有來往,特別是鴉片戰爭之後,猶太人去哈爾濱、上海、天津和香港等地。所以猶太人和中國很有緣分。

第二,猶太人在俄羅斯、中東國家和西方國家遇到很多不愉快的歷史,很悲慘,但猶太人在中國(的待遇)是相反的,他們都很喜歡中國。因為中國人對猶太人沒有歧視,沒有限制他們。他們在中國可以做農民、做官員、做軍官、做法官,他們非常自由,所以猶太人對中國非常有好感,所以這也是這本書的一個話題。

問:為什麼想寫這本書?

答:我在大陸工作時,有一次訪問猶太人,有些人來自以色列,有些是住在大陸的猶太人。特別在上海,你會發現,猶太人同上海很有關係,後來又到香港,我可以有時間做研究,可以寫這方面的話題。所以我也很開心,因為去年,我有很多機會可以見猶太人。猶太人的牧師叫拉比,我好想訪問拉比,但是拉比很忙,忙於猶太人(事務),我不是猶太人,我沒有機會見拉比,但因為去年寫這本書,我有機會訪問四位拉比,非常有意義。

問:書中哪些猶太人的故事讓你很難忘?

答:沙遜(Sasson)家庭是非常有意義的,他本來是伊拉克巴格達的一個高官,是巴格達的財經司長,管巴格達的財經。但後來巴格達的領導變成反對猶太人,所以這個人沒辦法,要逃跑。他跑到印度孟買。在印度,他開新的公司,然後派他的兒子去上海、香港、亞洲不同的地方,開始做印度、英國和中國的買賣。本來是做鴉片,就是把印度的鴉片出口到中國,賣給中國人,然後用這個錢來買中國的產品,譬如茶葉、絲綢,再把這些運到英國,然後買英國的產品再運到印度,非常賺錢,尤其是鴉片。

但過了40年,鴉片變成非法的貨品了,怎麼辦呢?他們用鴉片賺的錢投入上海不同的行業,包括房地產、工業、運輸,然後變成第二種途徑。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沙遜是上海最有錢的外國人。

問:在此之前,您寫的書是什麼類型的呢?

答:以前我寫了很多書,一本是講我的祖父,他在中國的東北做牧師45年;有一本是講北京和台北兩個故宮的歷史;還有一本是講清朝末年的官長,赫德先生,他是愛爾蘭人,他是清朝政府的高官,做了48年。都是寫中國歷史的書。

問:本書和以往寫過的書籍,有何不同之處?

答:不同之處就是,這本書主要在講猶太人,所以為了寫這本書,我一定要多了解猶太人的歷史,猶太人同中國人、同其他外國人有什麼不同,猶太人的背景和宗教、風俗習慣同其他外國人不同,所以是非常好的機會了解猶太人。

問:寫書中最困難的事?

答:應該說沒有什麼困難。困難是我自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所以我的水平沒有猶太人那麼聰明,所以我要靠猶太人才能寫。好多猶太人朋友幫我寫這本書,特別是兩個以色列的教授,有一個在耶路撒冷,一個在哈爾濱。我請他們幫忙,後來他們幫助了非常多,給了我很多資料。然後我把我書的百分之六十給他們看,然後他們改,他們說「這裡不對」,「這裡對」,「這個你要多寫」。所以通過他們的幫忙,我對這本書很有信心。

【知書no.32】這位中文流利的「鬼佬」,為何對猶太人歷史傾心?

異地吾鄉:猶太人與中國

作者:馬克·奧尼爾

翻譯:程翰

出版社:三聯(香港)

出版時間:2018年1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責任編輯:李夢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趣歷史】如果沒有他,就沒有香港的彌敦道

「彌敦」這名字長留香港人的腦子裡,要多虧那條「彌敦道」(Nathan Road)──由北至南縱貫九龍半島(直至半島端點的尖沙咀海旁),兩旁林立著知名酒店和百貨公司,是世界各地購物朝聖者的「麥加」。

2018-04-23 16:39

【特寫】盛智文與蘭桂坊的35年

喜歡,或不喜歡,都無法影響「蘭桂坊」這一文化地標在過去數十年間之於香港的意義。如果借用福柯在解釋「異托邦」時提到的「鏡子」意象,蘭桂坊這一條窄街,幾乎是香港這個華洋雜處之地的某種「鏡像式」映照。它...

2015-12-14 10:24

【趣歷史】豪華的半島酒店曾經是難民中心?

日佔時期,半島酒店被徵用為日軍的臨時總部,並於1942年以「東亞酒店」的名義重開迎客。

2018-04-30 16:57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