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影評】這部歷時五年的紀錄片 帶你走進最真實的坂本龍一

文:蘇西  圖:安樂影片

2011年日本大地震後,坂本龍一前往受災地區,聽聞有一架鋼琴從海嘯中死裡逃生。當地工作人員介紹說,當時鋼琴浮到了海水上方,退潮後,居然神奇地完整保留下來。

坂本龍一走上前,指尖觸碰琴鍵發出沉悶潮濕的聲響,他說,那一刻「猶如在鋼琴的遺體上彈奏」。

墻上是海水沖刷過的痕跡

日本「新音樂教父」坂本龍一在音樂路上走了四十多年,電影製作人Stephen Nomura Schible經過五年醞釀,終於完成紀錄片《坂本龍一:CODA》,最近影片則在港上映。開頭描繪的一幕,正是這部紀錄片的開場故事。

多年來,坂本龍一始終積極參與環保、和平活動,關注社會事務。「311」福島核災令日本損失慘重,其後政府決定重啟核電站,東京民眾集會抗議,坂本龍一也親臨支持。他在簡陋的小房間裡,重新彈起1983年為《戰場上的快樂聖誕》所作的主題配樂,此情此景下,這首曲子又被賦予了新的意義。

即使身為音樂大師,坂本龍一對「人類製造的音樂」,也有過懷疑。他說鋼琴的「走音」,其實是來自自然的樹木試圖回到原始狀態的結果,所謂「正確的音」,只存在於人類概念裡。而「911」事件時身處紐約的經歷,讓他發現,在面對巨大的災難和衝擊時,過往如影隨形的音樂在城中消失了一周的時間,竟然都無人覺察。他猜測:或許在非和平的狀態下,人類會自然地抗拒音樂。

相比而言,自然的聲音淳樸而透徹,坂本龍一也孜孜不倦記錄著這些轉瞬即逝的聲響。下著大雨的天氣,他把巨大的玻璃罐放在雨中,試圖錄下雨點敲擊玻璃的噼啪聲。過一陣子後他拿回罐子檢測成果:「罐子太厚了」。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找出一個薄薄的鐵桶,這次索性將桶頂在自己的頭上就走進了雨裡。

他曾受邀前往北極,但去看的卻不是當地的動物,而是冰融化成水的狀態。坂本龍一甚至玩起了「釣魚」:「我在釣聲音」。那一瞬間,這位音樂人的眼裡是有光的。

近年對自然聲音的執念,還與他2014年被醫師診斷為咽喉癌有關。低燒、吞嚥困難,這些都在影響坂本龍一的工作狀態。於是二十多歲入行就從沒停下來的坂本龍一,第一次獲得了休息的機會。但他想得透徹:希望隨時走都不感到遺憾。那些之前沒有採集到的聲音,過往沒有嘗試過的事,沒有合作過的人,都希望有機會實現。他在病重狀況下堅持每日工作八小時,完成《復仇勇者》的配樂,便是因為「欣賞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的作品。

影片中還包括坂本龍一事業中的眾多「大事紀」,如他1983年在《戰場上的快樂聖誕》中的出演及小試牛刀,《末代皇帝》從負責溥儀登基一幕的音樂到全面操刀,在《情陷撒哈拉》中用30分鐘重寫配樂的趣事,甚至還有他在合成器搖滾樂隊「黃色魔術交響樂團(YMO)」中任樂手的片段,他在當中,認真演示了何謂「人手彈奏怎麼也快不過電腦」。

從對各式物品敲敲打打,開始編排,到這些聲音片段成為作品裡的功臣,坂本龍一的生活片段和這些作品在電影中以一種看似鬆散實則緊密的方式,行雲流水地穿插在一起。紀錄片名中的「CODA」意為「樂曲尾聲的終曲」,亦是坂本龍一在1983年出版的精選專輯名。而坂本在片中為其賦予新的含義:「一曲的終結,代表新樂曲的開始」。

「要多動動手指(彈琴)才行啊」,影片的結尾,今年66歲的坂本笑著說。而屬於他的新樂曲,還有時間慢慢完成。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新碟速遞】寫過,愛過,活著

本周三張新專輯,關於生活,關於愛。

2017-04-20 10:34

【有片】貓王新紀錄片面世!呈現流行巨星幕後「最真實一面」

當貓王還是「小貓」時,他曾有怎樣的經歷?

2018-04-11 16:21

【有片】30年前曾在紅館開騷 流行巨星雲妮侯斯頓傳記片今夏上映

明明握著一副好牌,為何迎來悲慘結局?

2018-03-13 18:4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