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趣歷史】豪華的半島酒店曾經是難民中心?

文:馬克·奧尼爾

嘉道理家族:把賭注押在香港

1880年代,有兩位來自印度的兄弟在香港登岸。他們所屬的家族,後來成為自二戰以來香港最富有、最重要的猶太家族──Kadoorie(嘉道理)。今天家族的掌門人,是「中華電力有限公司」(「中電」)和「香港上海大酒店有限公司」(「大酒店」)的主席Michael Kadoorie(米高·嘉道理)爵士。據《福布斯》(Forbes)雜誌估計,嘉道理家族於2017年3月的財富總值為67億美元,成為香港富豪榜排名前十的家族。

【趣歷史】豪華的半島酒店曾經是難民中心?

米高·嘉道理爵士(Sir Michael Kadoorie)(圖片來源︰香港社會發展回顧項目)

2008年12月16日,米高·嘉道理在香港猶太歷史學會一場演講中這樣形容祖先來到香港的情況︰「我們家族來自巴格達。1880年,老家安排四兄弟中的兩人,從印度來香港開荒,另外兩位留在印度。來香港的兩兄弟中,我祖父Elly被安排去上海,而Ellis則留守香港。世界地圖是粉紅色的──代表大英帝國的顏色。前往那些地方,你不需要護照,只需要通行證。

「Elly Kadoorie(慣譯:埃利·嘉道理)爵士為沙遜家族工作,被派遣往寧波一座貨倉擔任三把手。當年,黑死病肆虐全城,Elly的兩位上司剛好都不在,他果斷大開倉門,向有需要的人派發消毒藥。病人有些有能力付錢、有些沒有。沒關係,先拿去治病。上司回來,得悉情況,馬上制止。Elly憤而辭職,前往香港。他哥哥給了他港幣500元(在當時是很大一筆錢),但提醒他別再來要錢。他找到兩位搭檔,創立一家經紀行,做得風生水起。後來他去了一趟英國,與Mocatta家族的一位女士成婚。Mocatta家族的祖先被西班牙國王下逐客令,轉到英國發展,在『英倫銀行』(Bank of England)成立之前,該家族已經從事黃金買賣達200年。當其時,殖民地人民比英國人更像英國人。

「我祖母知書達禮。祖父母有兩個兒子︰哥哥Lawrence(即米高·嘉道理的父親)和弟弟Horace。在28歲之年,Elly離開家族生意,移居英國,在倫敦和鄉郊買房子,又把兩個兒子送到Ascot的St. Vincent預備學校就讀。但他在香港的其中一位搭檔是個酒鬼,另一位則好逸惡勞,生意一沉不起,Elly只好回到香港,冀力挽狂瀾,但驚覺他去英國前的財富已經蒸發掉90%!無奈之下,Elly被迫賣掉鄉郊大宅,重新起步。Elly太太隨丈夫遷居香港,兒子們則繼續留在英國的寄宿學校。

「他開設專營橡膠的經紀行,卻遇上橡膠價格下挫,『渣打銀行』要求他歸還貸款。他頹坐皇后像廣場地上一臉愁苦,恰巧滙豐銀行大班Thomas Jackson爵士經過,得悉原委後表示︰『還有另一家銀行啊!』就這樣,他得到一筆新的貸款,足可讓他還清舊債,再戰江湖。滙豐銀行關掉300家橡膠行,借助Elly在這行當的知識經驗,決定只保留3家。經過18個月的艱難時期,橡膠市價重拾升軌,從中,他發了大財。」

成立於1866年的大酒店和成立於1901年的中電,至今一直是嘉道理家族生意「皇冠上的明珠」。大酒店的旗艦酒店「香港半島酒店」於1928年開張營業,集團給新酒店的定位是:「蘇伊士以東最精緻的酒店」。酒店當年(今天還是)位於尖沙咀、由總督彌敦倡議修建的兩座碼頭、一座火車總站的對面。1903年,中電在紅磡的首座發電廠啓用。到了1921年,香港猶太社群的總人口為100人,其中主要是塞法迪猶太人。

【趣歷史】豪華的半島酒店曾經是難民中心?

位於九龍半島南端的半島酒店(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香港)(圖片來源︰香港半島酒店)

二戰期間,嘉道理家族成員被日本人關押──先是在香港,後來在上海,要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之後,家族才能回到香港。戰爭留下破壞處處,包括為整個九龍半島和新界供電的中電的廠房。香港的人口由戰前的140萬驟降至戰後的60萬。隨著中國內地的內戰越演越烈,沒有人知道結果將如何,或者香港能否復原。米高·嘉道理說︰「心中要有很大的勇氣,才能從如此蒼涼的景況看到未來。」他父親Lawrence於1945年乘坐皇家空軍的「哈利法克斯」(Halifax)轟炸機,從上海返回香港。

Lawrence和弟弟Horace作出了一項重大決定:以香港為家,不會移民。因此,他們重建發電廠。米高·嘉道理說︰「他來到的時候,每個人都埋頭苦幹,要恢復發電。這需要一艘皇家海軍潛艇。」這項決定,和隨後中電發電能力的拓展(以滿足急劇上升的需求),是戰後香港經濟迅速復原之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因素。這是兩兄弟的一次豪賭。中國共產黨奪得江山後,數以萬計軍民大舉逃往香港或台灣。共產政權會否揮軍南下再取香港,並像在內地所發生的一樣,把私有企業國有化?結果,人民解放軍在分隔內地與香港的羅湖止步,英國得以繼續統治香港這塊殖民地。

嘉道理家族在上海和香港均有重要業務,這在猶太人家族中並不多見。在他們失去上海的業務同時,在香港的業務還正常運作,而且恰恰都屬於關鍵行業。米高·嘉道理說:「『香港棉紡業同業公會』會長YC Wang正權衡取捨毛里裘斯和香港。我父親告訴他︰『我會給你電力』,於是他得到了一台渦輪機。那是香港的轉捩點。他為香港帶來了製造業、帶來了繁榮。韓戰爆發造成很大衝擊。到了1950年代,人口已達250萬。」Victor Sassoon爵士雙腿對前景投下不信任票──選擇出售在中國的所有資產,移居巴哈馬首都拿騷(Nassau),而嘉道理家族則選擇留在香港。

豪華酒店頓變難民中心

日佔時期,半島酒店被徵用為日軍的臨時總部,並於1942年以「東亞酒店」的名義重開迎客。其後,它又肩負另一重要任務──成為自上海逃出的猶太難民到海外尋找新生活的中途站。正如我們在第四章描述過的,這批難民有約2萬人。祖籍南非的JHS(香港猶太歷史學會,成立於1985年)會長Green說︰「他們沒有錢,甚麼都沒有。上海的猶太社群調動起來,熱情照顧他們,其中,Horace Kadoorie表現格外積極。」那是一項龐大工程,因為社群規模是那麼小,難民的數目是那麼大;有些必須前往香港,領取轉赴美國、澳洲或者歐洲的簽證,到彼邦建立新家園。「Horace收集有關上海每一批難民的資料,發送給身在香港的Lawrence。他幾乎每天帶著一批又一批難民的名字和欲前往的目的地等資料往移民部門跑,懇請當局發出離境許可。」

由於難民在香港無立錐之地,Lawrence毅然敞開半島酒店大門。

【趣歷史】豪華的半島酒店曾經是難民中心?

二戰後滯留半島酒店大堂等候轉移的猶太難民(圖片來源︰香港社會發展回顧項目)

這座豪華酒店的各樓層瞬間滿是難民的床鋪被褥,箱包細軟。有一批預備前往澳洲、為數接近200人的難民在酒店滯留好幾個月,因為編配給他們的船隻臨時被徵調去運送軍隊。難民們在酒店裡舉行宗教儀式;猶太社群的其他成員幫著提供衣物和醫療物資,張羅行李,協助他們的同胞準備遠行。1947年,「猶太婦女會」(Jewish Women’s Association, JWA)成立,以幫助難民為初衷(2017年,該會慶祝成立70週年)。Green說:「對Lawrence來說,猶太同胞很重要,他不遺餘力幫助他們,毫不吝嗇。」

(本文摘自《異地吾鄉:猶太人與中國》)

【趣歷史】豪華的半島酒店曾經是難民中心?

半島酒店正門(圖片來源︰香港半島酒店)

【趣歷史】豪華的半島酒店曾經是難民中心?

《異地吾鄉:猶太人與中國》

作者:馬克·奧尼爾

翻譯:程翰

出版社:三聯(香港)

出版時間:2018年1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趣歷史】如果沒有他,就沒有香港的彌敦道

「彌敦」這名字長留香港人的腦子裡,要多虧那條「彌敦道」(Nathan Road)──由北至南縱貫九龍半島(直至半島端點的尖沙咀海旁),兩旁林立著知名酒店和百貨公司,是世界各地購物朝聖者的「麥加」。

2018-04-23 16:39

【總統卸任做邊行?】以色列前總統親演幽默短片,內涵深刻!

被獵頭鑒定為毫無任何工作經驗的裴瑞斯,開啟了艱難的搵工之旅。

2018-04-18 18:37

【探秘】猶太人在中國建造的馬迭爾賓館,竟與一樁綁架案有關?

綁匪生怕Kaspe不付贖金,把Semion的兩隻血淋淋的耳垂放在信封裡,交到Kaspe手上。

2018-04-16 16:5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