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讀史】九龍城寨清拆30年,重溫「三不管」地帶的N+1個秘聞

城寨內別有洞天  書中插圖

1987年1月14日,當時的港英政府宣佈分三期清拆九龍城寨。1988年,香港三聯出版了魯金的《九龍城寨史話》,全書從得名原因、戰略地位和城寨生活等各方面,揭開這個「三不管」地帶的神秘面紗。

三十年過去,《九龍城寨史話》由三聯修訂再版,改名為《九龍城寨簡史》,作為《香港文庫▪新古今香港系列》的第一本書。

丁新豹講述城寨生活  圖:Wing

說到九龍城寨,最為人關注的,是1898年後最黑暗的「三不管」時期的狀態。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客席教授及名譽高級研究員、香港大學及香港教育學院榮譽院士丁新豹回憶稱,自己對城寨的印象是「髒亂、老鼠橫生,廁所邊有毒針」。因為人多地狹,潮濕陰暗,即使外面陽光明媚,城寨裡都會「落雨」。兩棟樓之間挨得極近,同樓層不同樓的二人,想握手都不成問題。

他提到自己過往去啟德機場坐夜機,Check-in後有時會出來吃東西,對城寨中一間名叫「黃真真」的泰國菜館以及兩家潮州菜印象深刻,城寨中還有不少狗肉食肆。

城寨即將拆除時,不少日本旅行團成群結隊來參觀「探險」,九龍城寨更被日本人稱為「東洋の魔窟」。關於這一段的詳細信息,書中「處於黑暗時期的九龍城寨」一章,有非常細緻的描繪。

西城路的一間手錶帶工場  書中插圖

九龍城寨雖然只得六英畝半的面積,卻有二三十條街巷,書中亦考證了不同街道的命名原因:

九龍城寨的代表街道龍城路,是昔日寨城的東面城門口所在地,是隨著寨城東邊的城基界限建屋而開出的道路;

龍津路中的「龍津」則是「聚龍通津」的簡稱,由城門口津樑,直通進城內心臟地帶;

聽來很光明的「光明路」其實很黑暗,這裡的攤檔多售賣白粉(海洛英),全日燃點蠟燭,只為令吸毒者到來「追龍」……

每一條小街,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緊貼龍城路外圍的一群建築物  書中插圖

此外,如今已成為古跡的宋王台、聖三一堂、上帝古廟、樂善堂、侯王廟的發展歷史,也可在書中尋覓。

龍津義學對面的魁星閣,照壁題有「海濱鄒魯」四字,反映當時該處瀕臨海邊  書中插圖

香港大學哲學博士、澳門大學榮休教授鄭德華為這本書撰寫序言。他認為,為《香港文庫》「新古今香港系列」打響頭炮的《九龍城寨史話》,除了理清城寨的歷史,把握關鍵史實與歷史變化的主要方向外,還體現了作者敏銳的新聞觸角。書末附上的城寨古跡介紹和清拆城寨的資料,也是研究香港地方史與關心九龍城寨問題人士的重要歷史資料。

鄭德華  圖:Trista

鄭德華稱,在目前的香港出版業中,書本主要被分為暢銷書和長銷書兩類。他希望《香港文庫》系列作品能「為讀者提供香港歷史文化發展各個時期、各種層面的狀況和視野」,成為除了暢銷書和長銷書以外具有留存和教育意義的書籍,提升本地的文化底蘊、增強「軟實力」。

《九龍城寨簡史》

作者:魯金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出版時間:2018年4月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橙專訪】林保賢的城寨故事

正如一千個讀者看水滸能看出一千種江湖,每個人拼貼出的九龍城寨圖景,也註定是不盡相同的。也許,正是這種因「不同」、「差異」甚至是「誤讀」而生出的神秘感,才令到這座消失了二十多年的圍城,直至今日,仍時...

2016-03-14 11:07

城寨死了 城寨又活了過來

九龍城寨,是一個逝去的地方,在巔峰時期,曾是三萬五千多人的家,而且至今仍是世人所知人口最稠密的社區,城寨清拆二十年多後,《黑暗之城:九龍城寨的日與夜》記錄了城寨的黃金歲月與消亡,與讀者一同重新思考...

2015-10-05 17:3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