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探秘】猶太人在中國建造的馬迭爾賓館,竟與一樁綁架案有關?

文:馬克奧尼爾

哈爾濱其中一座最顯眼的大樓(今天仍顯眼如昔),是由猶太裔俄羅斯人Iosif Kaspe興建、1913年落成的「馬迭爾旅館」(Hotel Moderne)。

1904至1905年日俄戰爭期間,Kaspe在俄羅斯軍隊服役;戰爭結束後,他決定不回國,而選擇在哈爾濱安家落戶,以開設鐘錶修理店起家。由於技術了得,加上交遊廣闊,生意做得很興旺;收支有節餘,年復年滾存,很快有資金把鐘錶修理店升格為售賣銀飾和珠寳的店舖,生意同樣成功。

作為滿洲的鐵路樞紐城市,哈爾濱越趨興盛的同時,頂級酒店數量明顯跟不上。看到城市快速發展,他聘請了一位著名俄羅斯建築師,又從歐洲和美國進口優質建材。1913年,他的馬迭爾旅館落成啓業,以全市第一座歐資酒店的姿態亮相。

酒店樓高3層,屬歐式設計,有160間房間、餐廳、會客廳、舞池,以及佔地近200平方米的劇院。它吸引了包括宋慶齡、顧維鈞在內的貴客光顧,是1949年以前中國東北最高等級的酒店。

【探秘】猶太人在中國建造的馬迭爾賓館,竟與一樁綁架案有關?

飄揚法國國旗的哈爾濱「馬迭爾旅館」(Iosif Kaspe於1913年創辦)

Kaspe聘請了著名的廚師、魔術師、舞蹈員和表演者,酒店成為哈爾濱有財有勢的人的社交生活中心。他投資電影院和劇院;也樂善好施,向因自然災害湧進哈市的難民提供金錢救濟。

可是不像其他外國人,Kaspe知道中國政局不穩,而且由於他對佔領中國東北的日本人不怎麼買賬,他必須為自己和家人的未來預留後路。根據《環球人物》雜誌,Kaspe已把所有資產轉移給兩個兒子——他早安排兒子們到法國升學,並取得法國國籍。作為額外的保護措施,其名下旅館大樓上飄揚著法國國旗。

日本於1931年9月18日進佔中國東北之後,一切都變了。翌年,日本創造出一個新「國家」——滿洲國,並扶植清朝最後一個皇帝溥儀為新國的「皇帝」。有些哈爾濱人歡迎新的統治者,其中不少為曾支持沙皇、在布爾什維克革命之後逃往哈爾濱的白俄。白俄狂熱反蘇,希望同樣反共的日本能揮軍進犯白俄的祖國,推翻蘇維埃政權,讓他們可以早日還鄉。這些白俄中,頗有些是反猶的,他們對哈市猶太人社羣的成功和積累,心生反感。Kaspe的財富也吸引了以權謀私自肥的日本軍官。

【探秘】猶太人在中國建造的馬迭爾賓館,竟與一樁綁架案有關?

今日的馬迭爾賓館

「大部份商店都要支付各種規費,『馬迭爾旅館』利潤豐厚,更是日本人的必然目標。他們提出以100萬元收購賓館,但卡斯普(Kaspe)沒同意。」1932年,Kaspe和新統治者之間的敵意加劇了。「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簡稱「國聯」)派遣一個有5名成員、由英國貴族Lytton勳爵牽頭的「李頓調查團」(Lytton Commission),調查所謂的「滿洲國」到底是基於治下人民的自由意願組成的國家,還是僅僅是日本的一個傀儡政權。

1932年9月9日,李頓調查團一行逾百人抵達馬迭爾旅館,成員中有26人來自日本和滿洲國政府。「此時的馬迭爾賓館已被籠罩在日本特務機關編織的大網下:偽警員不但假扮旅客佔據了調查團的鄰近房間,還冒充茶房、侍應生、房間侍役、大廳侍役等飯店職員,即便在餐室、閱報室、會客室和飯店四週也分散著大量日探,阻止任何人接觸調查團。

調查團逗留哈爾濱的12天裡,接收信函和請願信共達1,500餘封,但代價是:在千方百計想接觸調查團告密、控訴的人中,有200多人被捕、7人被殺。調查團於10月發佈的報告支持中國方面的說法,認定所謂「滿洲國」並非誕生自一個真正的、獨立的建國運動。1933年2月,當國聯大會通過接納調查團的報告,日本隨即退出國聯。

【探秘】猶太人在中國建造的馬迭爾賓館,竟與一樁綁架案有關?

馳名中外的百年老字號「馬迭爾冰棍」

「封鎖與阻撓的失敗使日偽當局大為惱火。他們把懷疑的目光投向旅館的老闆卡斯普──他是李頓調查團在哈爾濱期間接觸過的為數不多的非親日派人士之一,而且他在旅館裡行動是無法限制的。日本特務機關長小松原道太郎表示要收拾一下卡斯普」,下令綁架Kaspe,但他早有防範,旅館有很多俄國警衛晝夜巡邏;他本人外出時,身邊總有近身保鏢前簇後擁,日本人要下手,殊不容易;至於他的大宅,四周更是圍著鐵絲網,幾頭兇狠的惡犬在大門和院子裡穿梭巡邏。

綁架Kaspe不成,日本人決定轉移目標,綁架他兒子Semion。Semion 24歲,剛從巴黎一所音樂學院畢業。他頗有音樂天分,畢業後成為一名專業鋼琴家。1933年,Semion和女朋友在哈爾濱避暑度假。日本人為綁架提供了武器和資金,哈市警察局一名白俄警官提供人手。

【探秘】猶太人在中國建造的馬迭爾賓館,竟與一樁綁架案有關?

舊時哈爾濱

8月24日晚上,欣賞過一場音樂會之後,Semion開車送女友回家,發現自己的車子被另外一輛車擋住去路。車上下來幾個持械大漢,舉槍抵著Semion的太陽穴,強行把他架上賊車。綁匪把一封信交給Semion的女友,著她轉交Kaspe。信中索要30萬元贖金,並警告說,如果報警或者通知法國領事館,就等著替Semion收屍。

Kaspe鎮定自若,他不單通知警方和法國領事,要求他們運用外交影響,解決問題,還通過媒體揚言:沒有人敢動Semion分毫,而他也不會向綁匪支付分文。在警方正式調查該案的同時,Kaspe與綁匪周旋,贖金輾轉下調至3萬元(原來索要的十分之一)。

日子一天天過去,硬是沒有消息。Kaspe既挫敗又憤怒,聘請一位在情報界頗有人脈的意大利裔私家偵探另行調查。經明查暗訪,私家偵探發現綁架案原來是日本軍政府警員和白俄法西斯分子聯手炮製的傑作。綁匪生怕Kaspe不付贖金,把Semion的兩隻血淋淋的耳垂放在信封裡,交到Kaspe手上。信封中附有一信,要求15萬元贖金;卡斯普還價3.5萬。與此同時,他決定向日本政府施壓。

在他的要求下,法國領事館告訴媒體,日本軍政府其實是綁架案的共犯。報導旋即在全球媒體廣為傳播,令東京政府萬分尷尬。

【探秘】猶太人在中國建造的馬迭爾賓館,竟與一樁綁架案有關?

猶太社區領袖出席Soskin的銀婚慶典(馬迭爾旅館,1930年)

日本警方立即展開調查,11月28日,他們在哈爾濱火車站逮捕了綁架團的兩名成員,他們供出了藏參地點。當軍警首長聽說綁架團中的一個成員正試圖私下和Kaspe談條件,馬上把那成員帶到火車站貨場,將他槍決。首長同時下令把Semion殺掉,以免綁架的細節曝光。被綁逾100天後,Semion終於難逃殺身之禍,在12月3日喪命,屍體於同日被發現。綁架團的其餘成員一一被捕。《環球人物》的文章傷感地說:「這個高大青年只剩下一副骷髏,慘不忍睹。

Semion的死在國內外引起極大迴響,數以千計中外人士(當然包括猶太人)參加了他的葬禮。

1936年3月,3名華人法官判綁匪以極刑,可是,在日本人的壓力下,這個裁決在翌年1月被推翻。綁匪步出監獄,重獲自由。極度傷心失望下,Kaspe遠走巴黎,與妻子和另一個兒子團聚,1938年10月鬱鬱以終。Kaspe離開後,日本人霸佔了他的旅館。

這案例在哈市猶太人心裡留下了巨大的疤痕,對新政府可以保護他們的信心,一夜幻滅。此後,Kaspe一手創辦的旅館從未停止營運,幾年前還舉行了其100週年慶典,訪客還可以欣賞演奏者在Semion曾彈奏鋼琴的表演臺上,演繹鋼琴樂章。

(本文摘自《異地吾鄉:猶太人與中國》)

【探秘】猶太人在中國建造的馬迭爾賓館,竟與一樁綁架案有關?

《異地吾鄉:猶太人與中國》

作者:馬克·奧尼爾

翻譯:程翰

出版社:三聯(香港)

出版時間:2018年1月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橙影評】否認,可以改寫歷史真相嗎?

當有人跳出來「否認」猶太人曾被屠殺時,正常人的第一反應都是:他在撒謊。可是,要怎麼證明?

2017-04-19 16:03

記錄納粹暴行的猶太少女日記

《安妮日記》是二戰期間納粹屠殺猶太人的見證,這本日記也成為人類的共同歷史記憶。在《安妮日記》正式出版之前,還有一本猶太少女日記已經正式出版,那就是在二戰結束前的1945年2月出版的《華沙猶太區日記》(War...

2014-11-20 06:58

哈伯馬斯憶戰後回德猶太思想家

1930-1940年代,德國納粹對猶太人的驅逐和屠殺,損失和摧毀了德國不止一代智力群體。當戰爭結束,家園重建,反猶思想銷匿,那些知識界的倖存者是否還願意回家,或者以客人的身份是否還願意回德國?德國思想家尤爾...

2014-11-14 16:3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