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知書 no.29】專訪知名作家王安憶:寫作一直帶給我樂趣

拍攝:李麥、邱梓彬   剪輯:李麥   文本整理:李夢

不久前,知名作家王安憶來到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擔任訪問教授,與創意寫作班上三十多位學生談論閱讀,談論文學,談論如何寫一個好故事。

她說香港的學生很感性,創作題材往往從身邊人事中得來,貼地、生動且不失溫度,相比之下,內地學生因為受到周遭流行文化的暗示太多,筆下的故事往往雷同,寫來寫去不過是青春和校園愛情之類重複再重複的主題。

「他們總會寫一些很像村上春樹的東西,他們以為很像,其實不一定像。」王安憶說,寫作的要義在於真誠、有耐性,並且,能夠忍受甚至享受寂寞。

王安憶的小說通常篇幅都不短:曾獲得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紅樓夢獎」的《天香》分作三卷,近三十萬字;最近一部長篇小說《匿名》更是寫了三十五萬字。在她眼中,寫作是寂寞也是困難的,挑戰時刻出現,是寫作人每天坐在書桌前都要面對的,例如,要找一個好的詞彙,要有好的表達,要考慮是不是要把前面的內容全部否定重新開始,如是種種。

「這是寫作最日常的狀態。如果你寫得那麼順,沒有什麼問題需要克服的話,你會不滿足的。」

儘管挑戰不斷,王安憶仍然將寫作當做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樂趣。「寫作一直在吸引我。我能從寫作中得到樂趣,這始終沒有淡化。如果你覺得寫作很苦的話,你肯定不做了。」

【知書 no.29】專訪知名作家王安憶:寫作一直帶給我樂趣

作家王安憶  攝:李麥

以下為訪問內容撮要:

這不是第一次接受香港的大學的駐校計劃。十多年前,大約是2005年,我在嶺南大學曾擔任駐校作家。我對學府還是很有興趣的,可能和我自己沒有文憑有關係吧。(笑)

很少有學校開設創意寫作課程,它總是在文科整個經典課程以外的,一般只是一個項目,或是一個計劃。這次香港中文大學有這麼認真的態度,要開設創意寫作這門課程,我當然感到榮幸,於是就接受了他們的邀請。

寫作是蠻寂寞的,教書可以和大家在一起。一天寫三個小時已經很好,其餘時間做什麼呢?不如去教一點書吧。教課的同時還能整理自己的思想。

香港學生很不錯,有些地方比內地學生更加感性,寫的題材往往與自己的生活有關係。內地的學生很概念,受到周圍的暗示太多,所以他們寫的東西很重複,總是校園愛情啊,成長啊,或者是上海的弄堂風情啊,但那些所謂的青春校園愛情,都是想象出來的。

王安憶如今在香港中文大學擔任講座教授   攝:Daisy

這種情況的出現,或許因為周圍現成的暗示很多,比如網絡、電視和流行文化,給他們一種很強的暗示。他們總會寫一些很像村上春樹的東西,他們以為很像,其實不一定像。

而我在中大寫作班上的有個同學,他真是很不錯。他寫的故事雖然不太成型,比較幼稚,但是想法很好。他想用一家人的搬遷來寫香港的歷史。我看香港學生的作業,有時候能得到一些對於香港的認識。

我第一次來香港是1983年底,住過香港不少地方,來得比較頻繁,因為自己比較喜歡香港吧。香港和上海肯定有不同,但也有相同的部分。首先都是城市,而且都是以商貿為主的城市,都有港口,外來的移民是這座城市的主體。生活在城市裡的人,都有一些比較相像的特性,比較適應在擁擠的環境裡面生存。

【知書 no.29】專訪知名作家王安憶:寫作一直帶給我樂趣

王安憶長篇小說《天香》書封

有一次,我到美孚去找我的一個朋友,一進去看那些老人坐在那裡,都跟我說上海話,而且是老派的上海話。那種上海話我們小時候還能聽到,現在說的人越來越少了,尤其是當上海居民不斷向外遷徙的時候。生活在香港的老人家說的上海話,讓我有種懷舊的感覺。

這次在香港待的時間比較長,大約半年時間,沒什麼特別安排,就像在上海生活一樣。我在上海生活很悠閒的,一是上課,一是寫作,有空就去看電影、看戲。

我是一個喜歡閒適生活的人,通常是沒有計劃的。比如某個時候我想寫一個東西,這個東西需要一個什麼形式、需要一個怎樣的表現,都是根據具體情形得來。我從來不想對抗什麼,都是按照自己的能力和認識在做事情。

【知書 no.29】專訪知名作家王安憶:寫作一直帶給我樂趣

《長恨歌》曾被改編為電影,由鄭秀文和梁家輝主演

寫作的挑戰性時刻都在出現,寫作人每天坐在書桌前都要面對,比如,要找一個好的詞彙,找一個好的表達,要考慮是不是要把前面的內容否定掉然後重新開始,等等。這是寫作最日常的狀態。如果你寫得那麼順,沒有什麼需要克服的話,你會不滿足的。

寫作的人知道創作過程中有各種各樣的困難,有挑戰,而當我們克服了這個困難之後,會覺得很滿足,因為,如果沒有困難,也就同樣沒有樂趣了。

寫作本身的樂趣一直在吸引我。我能從寫作中得到樂趣,這一點始終沒有淡化。如果我覺得寫作很苦的話,我肯定不做了。

【作家小檔案】

王安憶,知名作家,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上海復旦大學教授。2000年,她以《長恨歌》獲得第五屆茅盾文學獎,後又陸續獲得馬來西亞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魯迅文學獎和紅樓夢獎等華語文學重要獎項。其作品被譯成英、德、荷、法、捷、日、韓、希伯來等多種文字,《長恨歌》和《金鎖記》等曾被改編為電影和舞台劇。

責任編輯:李夢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有片】閻連科談《日熄》:我想擺脫宏大敘事的約束

「我很早就試圖擺脫時間對小說的束縛。」閻連科說:「我一直在等一個合適的、舒服的故事」。

2016-09-30 16:46

【有片】潘國靈:那些我已經失去與尚在堅守的部分

從1997年正式發表第一篇文學作品至今,潘國靈走上創作之路已有20年。他寫自己的「失去」、如「社會把脈者」一般深入不同群體的生活、思考創作者的處境……在浮躁的互聯網時代,潘國靈卻一如既往溫和冷靜,觀察著...

2017-04-10 17:42

【有片之香港文學漫步】中大:寫作人的自由地

香港中文大學隱於山海間,遠離都市匆忙,四時風景俱可感可觸,曾是眾多寫作人的靈感來源。

2017-02-24 15:3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