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有片】父母離婚對小孩影響多大?《荒謬啟示錄》導演新作話你知

第90屆奧斯卡頒獎季已過,當中的獲獎影片,想必迷影者都已補得七七八八,不過每年未能拿下獎項的提名影片中,不少亦是不可小覷的遺珠。

最近便有這樣一部遺珠即將在本月4月12日上映,電影名為《雙親不相愛》,是今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5強入圍作。《雙親不相愛》由俄羅斯著名導演薩金塞夫執導,此次他繼《爸不得愛你》、《母親的罪愛》,再次從破碎家庭中探索愛、失去及成長。

故事中,夫妻鬧離婚,自私無情只顧各尋幸福,直到兒子無聲失蹤,被迫凝視舊情與怨恨……擅用冷冽長鏡頭的薩金塞夫,寫實捕捉社會的冷峻淒清,傳達人情冷暖,呈現愛消失殆盡的悲慘世界。

創作的因由

導演安德烈薩金塞夫拍完《母親的罪愛》(Elena)之後,產生了重拍著名導演英瑪·褒曼作品的想法。雖然製片很喜歡這個主意,但他們無法獲得版權,所以這個想法一直陪伴著他。而導演一向對家庭的題材最感興趣,他覺得人會在家人面前會御下偽裝,用最真實的態度面家人,他說:「我並不是只想拍家庭關係的電影,我只想自然地捕捉真相而已。」

導演表示,這部電影講述平凡莫斯科中產夫婦離婚的故事。一般來說,低下階層的俄羅斯人對小孩通常不太好,因為養育孩子對他們來說是一種負擔。他原本想探討一段已經有兒子的夫婦走到盡頭該如何為繼,而剛好編劇在新聞上看到了一個專門搜尋失蹤兒童的民間搜救隊,並深為他們的精神打動,於是便將他們加入劇本之中,導演更巧妙地把這兩個想法放在一起。離婚家庭和尋找失踪的孩子合併成一個故事,最終成為《雙親不相愛》。

《雙親不相愛》的故事成形後,只花了一個月就寫完劇本,因為導演表示從讀報、甚至一句句子中都可找到故事的靈感,就如《荒謬啟示錄》,這是根據一位加利福尼亞州男人要求正義的抗議事件啟發而成,當然靈感也可以來自文學、藝術或任何形式的自我人生經歷。

他更引用了褒曼的話:「當他被問到他花了多長時間寫《婚姻暗流》時,他說:『我在20天和20年寫了劇本。』所以這是他一生的經歷。 對我和編劇來說,我們一直在觀察不同的東西,例如,我和一位朋友坐在一輛的士上,她用電話打開了Siri,問道:「我夢見一顆拔掉的牙齒,這是什麼意思?」然後回到家,我馬上想把那條線寫進去我的劇本。我唯一考慮的是我要給哪個角色。」

《雙親不相愛》劇照

導演童年傷痛揭俄羅斯社會問題

導演安德烈薩金塞夫將一幕小孩偷聽到父母爭吵離婚、躲在門後痛哭卻不敢出聲的畫面剪入預告,令全球觀眾為之心碎,卻原來是導演自己童年的真實遭遇。

《雙親不相愛》藉著一個孩童失蹤的故事,反映出俄羅斯現實社會的崩解與弊病,同時亦批判著全球社會普遍存在著的家庭問題、企業文化的偽善規則。導演安德烈薩金塞夫導演巧妙將這三點透過一個故事連在一起,用最為真實的角度去揭發一切,精準地去對每個議題下手,將這些現況赤裸裸地呈現在觀眾面前,強而有力地作出嘲諷。

俄羅斯的企業文化裡一直有一些潛規則,電影中完全體驗到職場的保守文化。「婚姻幸福美滿」基本上是每個員工必須要遵守的潛規則,因為家庭是穩定社會的象徵,而其代表的傳統價值與個人自由其實一直是有所衝突的,當主角們各自找到他們的「真愛」,這個已經被社會認可、賦予意義的家庭,卻仍在宗教道德與社會規範中也不能說散就散。

因為在俄羅斯,一旦離婚被發現,公司會為了形象將這些員工開除,電影中的男主角公司的老闆只聘用有家室的受洗教徒,於是每個員工只好不停地去維持表面假象。所以《雙》的主角結婚,其實都只是在互相利用,這點他們很清楚,「他們根本沒愛過對方。」因為離婚職員會受到排擠,甚至飯碗不保,也因為這樣,這場戲他不得不繼續演下去。

《雙親不相愛》劇照

同一時間,導演亦要批判冷漠的官僚制度。在俄羅斯,失蹤兒童個案日益嚴重,但警察對此卻表現極度冷漠,一切都按程序辦事,對這些兒童的生死根本漠不關心,導演表示:「我們身處的後現代社會,是一個被信息淹沒的後工業社會,每個人都對他人漠不關心,都只考慮當下的自己。」

但導演以民間自願搜救隊亦帶出對社會中仍然有希望,導演應為要擺脫這種社會集體冷淡,唯一的方法就是關心他人,即便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就像那個不求任何回報但卻盡心盡力協助尋找孩子的義工,他把這件事當做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來處理,這讓他的一舉一動充滿了意義:「而這是對抗社會失序與反人性現象的唯一方法。」

導演亦在電影中表達出自己對科技的看法。因為在世界任何角落,都可以用電話把握這個世界,當人沉迷在電話的世界,並不可以批評科技本身,他認為:「錯的不應是科技而是人性,也就是說,要是你不能自控的話,人性有能力把最美好的東西變成最邪惡的東西。例如自拍就是把人性最自私自利的一面呈現出來。」而電影中故意拍餐廳自拍及打情罵俏的男女,導演想表達那種對自拍的沉溺,他認為這有點像病毒般蔓延到整個世界,是現代社會的一種病態。

他說:「在這兩場戲中,那些經常自拍的女孩,經常給陌生男子留下電話號碼,是非常有力地表達出女主角跟現任男友的關係,和現代社會中的對性的取態。社會的外在環境就像戲中的餐廳,我們想將慾望注入角色中,讓觀眾切身感受。這些自拍和挑逗的行為,是由我們第一身的經歷觀察而來的。」

《雙親不相愛》劇照

大師級對比

導演一開始一心想重拍《婚姻暗流》,全因為他對這個題材有興趣,表示:「我希望將《雙親不相愛》(Loveless)與褒曼的《婚姻暗流》(Scenes From A Marriage)做個對比,只是故事放在一個不同的時代,並且由不同的演員演出。」而電影的主題一樣是講述都市生活所帶來的自我迷惘與懷疑,同樣展現了當下中產階級的現況。

而他認為這是對後現代社會即全球化世界的批判:「我在這部電影中看到的東西可能發生在任何國家。我不了解全球化,但我很確定這些問題存在於世界各地。」導演在首映後得到很多積極的評論和大量的掌聲,他認為原因是來自不同國家的人都關注這個問題,因為這一定是大家都有的共同點,他說:「我不認為這個故事是俄羅斯獨有的,而是每個人都可以理解。」所以他才想拍出與褒曼的《婚姻暗流》對比的電影。

在這電影中,女主角所穿着的俄羅斯衛衣,導演自己表示某程度上是向大師Nikolai Gogol的前作《Dead Souls》致敬。雖然他這次是無意中加入這個元素的,當他看過完成品後,才驚覺是向大師致敬:「這次或許只有俄羅斯觀眾才會明白當中的聯繫,我要求女主角穿這件衛衣前,並不是我預先計劃好,而是因為2014年舉辦了冬季奧運會,要是在下一年依然穿着這些奧運會的運動服的話,依然會引來艷羨目光。在當時這樣的配搭是非常時髦,當年我憑《荒謬啟示錄》飛到康城參加影展,也經常來往世界各地,而每一次我走到機場,都會見到掛在商店當眼位置的俄羅斯運動服。」

《雙親不相愛》劇照

薩金塞夫的隱喻

大部分觀眾都喜歡導演在電影中的隱喻,通常這些隱喻都是表達對政治的看法,而導演表示:「我很巧妙地把看法融入其中,但我們又不想太着跡,畢竟我不是為了政治目的而拍攝電影,我只是為我的時代表達一種看法。」

導演亦安排很多新聞片段穿插在電影中,其中多次提到烏克蘭問題,他表示俄羅斯在2012年至2015年失去了很多,他以一個失蹤的孩子比喻烏克蘭,烏克蘭就是俄羅斯的孩子,他們痛失一個很重要的鄰居。

由於導演擅長以這種方式說故事,大家一直都聽到俄羅斯有打壓導演的聲音,但導演表明:「事情絕非那樣,沒有人曾經直接阻止我,也沒有人嘗試去影響我,或者阻礙我的創作。」他上套電影《荒謬啟示錄》是唯一一部申請過政府資助而拍成的電影,而《雙親不相愛》則完全沒有政府財政上的支持。所以他並沒有受到任何資金上的問題。

對此他表示:「歸根究底,我只是隨心地拍攝我想拍攝的電影,直至這一刻為止,沒有任何人要阻攔我,也沒有任何人要拘捕我或者什麼的。」而男主角對導演的印象,認為他不只是社會觀察,還有非常具有個人意義的創作題材,透過他和編劇的合作完成精彩的劇本:「薩金塞夫不怕探索內心的黑暗面,或許這是他作品總是這麼強而有力的原因。」

《雙親不相愛》劇照

片名

本片的英文片名《Loveless》,是女主角其中的一句對白,「我從未愛過我老公,似處於……無愛狀態。」而導演是由主角出發,不論兒子艾力,男女主角都是處於這個狀態。除此之外,導演想表達整個國家,甚至全球其實都在經歷這種社會集體冷淡的無愛狀態,所以電影特別以此命名。

而俄語本名《Нелюбовь》,中文直譯為討厭、反感。與英文譯名一樣,都是語帶相關。在一個無愛的家庭令人反感,同時一個無愛的社會亦如是。導演認為家庭是最小的社會組織單位,由從家庭的關係變遷而見微知著,更能將無愛家庭的悲劇情況關聯至社會、國家以及國與國之間,現今國際社會中的強權,覬覦著其他地區政權,透過各種手段侵蝕、併吞,全都是一齣齣幸福美滿的騙局。

文、圖:安樂影片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奧斯卡】智利名導跨性別題材影片奪最佳外語片獎

第90界奧斯卡頒獎典禮正在進行,本屆的最佳外語片火熱出爐,來自智利的影片《A Fantastic Woman》(神奇女郎)將該獎收入囊中。

2018-03-05 11:20

【奧斯卡】講述男同性戀者純美愛情的故事,獲最佳改編劇本獎

本屆的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和最佳原創劇本分別頒予了《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和《訪·嚇》(Get out)。

2018-03-05 13:1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