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杜拉斯生日快樂!重溫「毒舌」女作家最不該被忘記的十句話

杜拉斯

文:李大米

104年前的今天,法國知名作家兼導演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出生。

杜拉斯的父親在她很小的時候便去世了,她與母親在越南嘉定市(也就是今天的胡志明市)居住,憑藉母親擔任教師的微薄薪水度日。

童年在越南的生活經歷,對杜拉斯之後的寫作影響不小。她的代表作《情人》和《抵擋太平洋的堤壩》,便是以越南嘉定市的生活為藍本寫成。

杜拉斯在82年的人生中結了兩次婚,寫了四十多本小說和十多部劇本,其中的《廣島之戀》和《情人》被改編成為電影之後,亦獲得不俗口碑。

這位法國女作家向來以直言、敢言著稱,她對於愛情以及人生的評說總是鞭辟入裡,令人過目難忘。小編現選取十句杜拉斯名言,與你分享。

孤獨意味著死亡,或是書籍。但它首先意味著酒精,意味著威士忌。

——《寫作》

寫作是未知數。寫作以前你完全不知道將寫什麼。這是你本身的未知數,你的頭腦和身體的未知數。寫作甚至不是思考,它是你所具有的能力,屬於在你身邊與你平行的另一個人,他是隱形人,出現並前進,有思想有怒氣,他有時自己使自己處於喪失生命的危險之中。

——《寫作》

電影《廣島之戀》劇照

我們就到此為止,僅止而已。而且,永遠停留於此。

——《廣島之戀》

人一經長大,那一切就成為身外之物,不必讓種種記憶永遠和自己同在,就讓它留在它形成的地方吧。

——《物質生活》

我的生活像一隻果子,我漫不經心地咬了幾口,但沒有品嚐味道,也沒有註意自己在吃。

——《平靜的生活》

電影《情人》劇照

那時候,你還很年輕,人人都說你美。現在,我是特意來告訴你,對我來說,我覺得現在你比年輕的時候更美。與你那時的面貌相比,我更愛你現在備受摧殘的面容。

——《情人》

我生活的故事是不存在的。它是不存在的。它沒有中心,沒有路,沒有線。有大片地方,大家都以為那裡有個什麼人,其實什麼人也沒有。

——《情人》

從我一見到他,我便明白我會再一次失去他。

——《直布羅陀水手》

孩子們是擾人的,有孩子時,你既不能睡又不能讀也不能說,孩子們幾乎和生活一樣可怕。

——《80年夏天》

你就是這樣在一片溫柔之情裡,在一種永恆的、無辜的而無法接近的誘惑之中站在我的面前的。而你對這一切卻一無所知。

——《大西洋的男人》

責任編輯:李夢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