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音樂好彈】他本可成為下一個老狼,卻為何整整二十年無人問津?

【音樂好彈】他本可成為下一個老狼,卻為何整整二十年無人問津?

李曉東

文:陳自淑

李曉東這個名字,即便加上「校園民謠」的標籤,相信知道的聽衆也不會很多。廣東話方言地區的人們更甚: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之交,正值香港樂壇最好的時代,人們不大可能捨近求遠地去瞭解中國北方的流行音樂,而學界的興趣點始終離不開中國搖滾樂,像李曉東等歌手從翻唱港台歌曲出道,即便獲得驚人銷量,這段歷史在許多著作中卻只是一筆帶過。

因此,當年近半百的李曉東出現在收視冠軍節目《歌手2018》陣容當中時,究竟我們可以如何理解他,才算是善意且辯證地認識那段歷史?

如今的李曉東時常被稱作「遺珠」,他的音樂生涯的確不乏無奈與滄桑。在《歌手》節目中,李簡述了個人經歷:

年少得志,1988年出道錄製了幾盤翻唱磁帶,銷量均達到了百萬,收入也相當驚人;可惜好景不長,1997年與大地唱片公司解約後無法進行公開演出,迫於生計轉入酒吧,再後來重心變成幕後工作,淡出大衆視野將近廿年之久。

李曉東首秀演唱了劉若英的《後來》(原曲爲《未來へ》),當唱到變調拉長的副歌部分「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在」的時候,坐在屏幕前的人們在唏噓之餘,實在無法不將這歌詞與李的故事聯繫在一起,這種職業生涯的遺憾,既來自命運的無常,更是特定時期音樂行業制度下的「犧牲品」。

李曉東的遺憾主要歸結於當時簽約制的不完善。1994年,李加入了港資背景的「大地唱片」,在製作人黃小茂成功推出《睡在我上鋪的兄弟》等金曲頻出的《校園民謠1》之後,李曉東可以說是替代了老狼的位置,成爲《校園民謠2》的主要歌手。

問題是,李沒有大學教育背景,這跟黃小茂(中國人民大學)、高曉松(清華大學)、老狼(北京聯合大學)等人的高校精英經歷完全不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爲了搭乘「校園民謠」大賣的快車,李與公司精心製作、融合流行跟搖滾風格、真正代表他想法的原創專輯《快樂英雄》,反響卻遠不如預期。

【音樂好彈】他本可成為下一個老狼,卻為何整整二十年無人問津?

李曉東曾是知名校園民謠歌手

三年後,李與丁薇等人約滿,不再續約,頓時失去了所有演出機會。客觀來講,當時簽約制仍是新鮮事物,藝人對契約和法制的認知相當有限,而唱片公司的外資背景與內地的音樂行業現況還需時間磨合。有不少流行歌手的成功讓人無所適從,失敗同樣讓人不明所以。

作爲重要演出場所的酒吧是另一道複雜的風景。當李曉東的職業道路轉向酒吧,這幾乎意味著重返主流市場的不可能。事實上,酒吧是歌手必需的演練場,且不說那些著名的歌者,就連大家熟悉的著名演員,譬如周迅、黃渤和吳秀波,他們都曾「混跡」在「歌舞廳」,在這裏他們學會如何附和並回應觀衆的需求,卻沒有長久地受制於此。

說到底,歌唱者需要傳達他們個體的渴望,而現代明星制度中重要的一環,便是將歌手本人的經歷商業化,那些真假難辨的宣傳文案,正是爲促進唱片銷量而服務的。

遺憾的是,脫離了唱片行業的李曉東只剩下「校園民謠」的標籤,不會再有人關心他的意圖、他的原創。這既是個體的無奈,也是歷史的決絕之處。

責任編輯:李夢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音樂好彈】改編網絡神曲爆紅?回溯選秀歌手華晨宇的成名路

就像許多「網絡神曲」一樣,《我的滑板鞋》原作缺乏基本的音樂素質,這類歌曲的社會價值遠遠高於音樂性本身,但並不妨礙它觸動聽衆的心絃。

2018-03-29 10:23

【音樂好彈】中國嘻哈樂的進擊之路

嘻哈樂在中國內地,憑藉一檔投入巨資製作的網絡綜藝節目《中國有嘻哈》成功躍入大衆視野。此前,人們對嘻哈樂一知半解,侷限於歌詞中頻繁出現的粗口、性、以及金錢崇拜和物化女性等,這些偏見透過節目得到了不同...

2018-01-30 11:5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