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專訪】八十高齡古巴花旦 唱粵劇重溫舊日芳華

文:Trista Luo  圖:藍后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2011年,廣東佛山祖廟一座頗有歷史的舞台上,有兩位來自千里之外的「貴客」登台獻唱,她們分別是當時81歲的中古混血婆婆黃美玉,以及79歲仍看得出秀麗眉眼的古巴婆婆何秋蘭。台下聽眾本是寥寥,二位婆婆一開聲,竟引得不少路人駐足欣賞。

黃美玉(左)與何秋蘭在佛山祖廟表演

古巴和粵劇聽來風馬牛不相及,實則有千絲萬縷的聯繫。171年前華人首度踏足古巴做苦力,當中的大部分人本想打工賺夠錢就回家,卻未料在古巴流離失所或結婚生子,一生再也未能回國。在異國他鄉,他們除貢獻勞力外,也輸出了華人的文化,粵劇便是其中之一。

黃美玉和何秋蘭自小都在父親的影響下接觸粵劇,在國光劇團學戲,她們一個擅扮小生,一個常演花旦,即使和前來巡演的粵劇名伶小燕飛、蘇州麗等同台演出,也並不遜色。古巴革命前在戲院演出和在華人街生活的往事,是黃美玉心中「夢一般的童年記憶」。

後來革命爆發,秋蘭結婚生子、轉做收銀員,美玉入讀大學、工作後曾遠去印度,二人再度相見已是三十年後。導演魏時煜的《古巴花旦》把鏡頭對準兩位婆婆,看她們再度盛裝打扮,聽她們講八十年來和粵劇的不解之緣。

劇團舊日風景

有情之處最動人

魏時煜第一次接觸兩位婆婆,是2011年在監製羅卡的家裡。她見兩位婆婆如癡如醉唱著和自己族群文化完全沒關係的中國古代故事,還能立馬融入角色的感覺中,覺得神奇,更不知不覺被吸引。

認識兩位婆婆時,魏導正在拍攝紀錄片《金門銀光夢》,影片著眼「南華第一位女導演」伍錦霞,本想加入粵劇這條線,未料最後兩邊素材都太多,變成了獨立的兩部電影。

比起粵劇,魏導坦言自己最初愛的是紹興的越劇,與此同時,影片的監製羅卡與策劃汪海珊才是不折不扣的「粵劇迷」。魏導通過拍攝在沙田大會堂、葵青劇院甚至是錦天戲棚的演出,漸漸覺得「粵劇中包含很活潑的故事,也可以吸收各種文化中的東西」。這次拍攝《古巴花旦》,某種意義上也算是替喜歡越劇的朋友們完成一個心願。

何秋蘭的養父方標酷愛粵劇,他帶小小的何秋蘭去戲院聽戲學習,女兒結婚後又幫他帶大幾個孩子,「不是親生,勝似親生」的父女情,是影片中一大動人之處。「現在年輕人生活的世界和他們父母的世界差別太大了,誰還子承父業啊,特別少。一旦承襲,這倆人的關係是更上一層樓的,一起做事就有類似同伴的關係。」魏導說。

何秋蘭幼時模樣清秀

何秋蘭是土生土長的古巴人,她的生父在她一個月大時便因肺病過世,何姓源於她的上一任華人繼父,而方標則是她的第三個父親,也真正一生伴她左右。方標平日和她用粵語交流,何秋蘭因此學會了中文,她說話時音調略顯不準,唱起粵劇來卻字正腔圓。何秋蘭8歲踏台板、15歲成為劇團花旦,父親的粵劇夢,在女兒身上完成。

黃美玉雖有一半中國血統,卻未曾識講中文,就連唱戲,也是靠西語注音完成。她大學畢業後便離開劇團,年邁時重拾粵劇,更像是對肆意爛漫的少女時代的一個紀念。影片中,兩位婆婆重回演出的戲院,走在一片殘破的華人街,慨歎年月變遷。

當年的金鷹戲院

革命時期無戲唱

影片中除了有二人對往昔繁華的追憶和當今的表演片段外,還有一個繞不開的歷史事件——1959年成功的古巴革命。革命後,何秋蘭和黃美玉的生活都產生了頗大變化,彩色的泡泡破碎,幻滅成平凡的現實。

曾有觀衆提出,片中講革命那段,一下子聼不到粵劇了。魏導回答,「來看片的粵劇迷中有人覺得『怎麼突然就革命了,沒戲看了』,但影片之外的歷史就是這樣:革命了就是沒有戲唱了」。因此,「如果講過革命的影響之後,觀衆再看到兩位已經是婆婆的古巴女子重拾粵劇,大家也會在重新聽到粵劇時有種珍惜感」,而這也是兩位老人重唱粵劇時的感受。

普通人隨著歷史車輪旋轉前行,回首時繁華已逝。近期Life Is Art節目中的另一部古巴主題影片《弦滿夏灣拿》亦是如此,一眾年輕時才華洋溢的古巴音樂人,直到古巴與美國關係破冰,才能以年邁之軀走上世界舞台。這些「虛度」的年華裡,他們各自投入瑣碎生活,回首時語氣平淡,也並無太多怨言——他們只想把握當下最好的時光。

所以當兩位婆婆2011與2014年兩次往中國替父親「尋根」,換上全套戲服盛裝打扮拍攝寫真,替她們開心的不僅是覺得「她們看起來好年輕」的兒孫,銀幕前的觀眾看到她們眼角眉梢中不滅的神氣,也不免莞爾。

兩位婆婆盛裝打扮拍攝寫真

晚風拂柳笛聲殘

故事意蘊豐富,《古巴花旦》的配樂和海報設計也頗為講究。片中除粵劇唱段外的音樂都為原創,幕後的創作者,是從魏導2009年的《紅日風暴》便開始與她合作的澳洲音樂人Robert Ellis-Geiger。

魏導希望這部紀錄片的聲軌呈現出拉丁風音樂和廣東粵劇自然穿插的效果,Robert根據她提供的粵曲,提煉出合適的元素,找來越南的頂級爵士樂隊合作,完美完成了任務。古琴、揚琴這些中國樂器,Robert同樣信手拈來,基於對它們音色奏法的充分了解,用電子設備做出來的效果足可以假亂真。

從胡風、王實味到伍錦霞、何秋蘭,一本著作對應一部影片,魏時煜關注知識分子和女性的歷史,但總體說來,用她自己的話概括,人物的精神內核是「跨文化、跨時代,不是局限和封閉的」。影片本月25日在元創方的放映活動,便會有一個「跨時代」的嘗試:兩個分別才九歲與十二歲的小女孩,一黑一白,將對應片中的何秋蘭和黃美玉,在放映前後表演兩套戲。

《古巴花旦》影片片頭

全片經過九次剪輯,魏導希望這90分鐘的內容能幫助大家了解古巴花旦的傳奇。她目前最希望能讓兩位婆婆早日看到這部影片,在電影中重溫屬於她們的黃金時代。

放映信息:

2月12-13日,晚上8時,百老匯電影中心(已滿場)

2月14日,晚上9時50分,百老匯電影中心(已滿場)

2月24日,下午1時45分,太古城中心MOViE MOViE Cityplaza(新加場)

2月25日,元創方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弦滿夏灣拿】古巴傳奇樂音七十年:「一直唱歌,直至臨終一刻」

這些獲得格萊美獎的古巴老樂手,把人生的大部分光陰,都獻給了最愛的音樂。

2018-01-29 18:23

【有片】這個癡迷舞蹈的美國人,期待將芭蕾帶入香港街頭

我對於舞蹈的熱情是自然而然的。有些人被足球吸引,有些人被大海吸引,我被身體的律動吸引,喜歡用身體表達自己。

2017-10-27 12:4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