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搶先睇】《忘形水》:孤獨啞女愛上水怪的「瑪麗蘇」好戲?

文:蘇西

如果你是一個痛恨《暮光之城》之類瑪麗蘇故事的人,《忘形水》可能也不會對你的胃口。

簡單說來,《忘形水》講述了一段「人獸戀」:孤獨的啞女清潔工在政府實驗室見到一隻水怪,二者朝夕相處發生了感情,啞女不惜冒險救出水怪,最終二者回歸自然、雙宿雙飛……至於美蘇冷戰的背景、片中眾多令人頭皮發麻的暴力鏡頭,在這個主題下,其實全都是陪襯。

《忘形水》拿下了去年威尼斯電影節的最高榮譽金獅獎,更在不久前的金球獎中獲得七項提名,它的優點很明顯:無論是如影隨形的美妙配樂,夢幻復古的六十年代質感,還是水滴相連、光影覆蓋的浪漫,加上「邊緣人擁抱抵抗黑暗」的主題,都具有令人沉醉其中的魅力。

《忘形水》劇照

然而,影片在普通觀眾中的評價,卻出現了嚴重的兩極分化。而給出惡評的觀眾普遍詬病之處,在於情感鏈接建立之突然與感情基礎之薄弱,筆者亦很認同。

莎莉賀堅絲(Sally Hawkins)飾演的女主角綺麗莎在美方實驗室裡,發現了一隻看似兇猛的水怪,更親眼見到實驗室人員的兩隻手指因之斷裂(且此段畫面頗為血腥)。在這種情況下,她還會拿著每日慣例要吃的雞蛋去接近牠,已經足夠令人匪夷所思。對了,綺麗莎還主動教授水怪「雞蛋」的手語,仿佛對對方可以進行溝通、懂得她說的話,早有預設。

《忘形水》劇照

對綺麗莎渴望愛情和陪伴的狀態,影片前半段藏著不少伏筆。而她僅有的兩個朋友,一個生活不順、和她一樣孤獨,一個擁有不幸福的家庭,日日喋喋不休——基本上,她無從向身邊的人訴說自己的情感和渴望。從即使物種不同但能感受到「平等」的水怪處找安慰不難理解,只可惜二者的交流,似乎只停留在基本的認字階段。

即使配樂精彩,即使綺麗莎在公車上取下帽子靠在窗上時,眼神突然變得溫柔,關於二者情感建立的描繪,實在微不足道。

「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故事最不合情理之處通常在於,「霸道總裁」與「瑪麗蘇女主」通常之前並無交集,但「不打不相識」:「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指著我說話」「從來沒有人敢違抗我的命令」,於是「霸道總裁」在對女主完全缺乏了解的情況下,開始癡心一片展開攻勢,地裂山崩不動搖。大家無從感受到這兩人之間建立情感的過程,自然一頭霧水,啼笑皆非。

雖然不盡相同,但顯然《忘形水》也有類似的問題。不得不承認,關上浴室的門,打開水龍頭營造水世界,即使水淹樓下戲院也不足惜的那段「靈肉交融」拍得極致浪漫,然而觀眾依然似乎只能看到綺麗莎孤獨的愛,而水怪……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牠來自何方?有沒有家人朋友?是不是也真的和女主一樣孤獨?這些都無從得知。

《忘形水》劇照

拋開致敬的歌舞片段、拋開間諜戲、拋開背景、拋開細節……《忘形水》的內核,是一個活脫脫的瑪麗蘇故事:孤獨又不美麗的女主,期待某天有人(甚至不需要是人)能讓自己擺脫空虛乏味的生活,最好自己還能為他做一些什麼,成為他的拯救者……

瑪麗蘇並非原罪,只是瑪麗蘇最大的魅力,是把虛幻的夢境,變成讓人真假難辨的現實。單有視覺效果而情感跟不上,多少令人遺憾。

編輯:羅茜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爛片攞獎?】占士法蘭高封帝之作《荷里活爛片王》聽日上映

剖析爛片的好作品,或許能幫助影迷識別真正值得買單的好電影,做更明白的觀影人。

2018-01-10 17:45

【金球獎】加利·奧文霸氣稱帝,《廣告牌殺人事件》女主奪影后

加利·奧文與法蘭絲·麥杜雯在今屆金球獎中稱帝封后。

2018-01-08 12:58

【金球獎】燒腦片《廣告牌殺人事件》奪最佳影片獎 本月香港上映

Martin McDonagh繼威尼斯電影節獲獎之後,再度憑藉《廣告牌殺人事件》獲得最佳編劇獎。

2018-01-08 12:05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