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吞食錢幣,變成牛,夢見企鵝……這本書中的故事,全部關於「怪」

米哈  攝:Pan

文:李大米

我的朋友米哈最近出版了他的第一本短篇小說集《餡餅盒子》。

初見書名,我有些猜不透他想講什麼。餡餅?盒子?還是吃掉盒子中餡餅的人?

讀罷書中六個小故事之後,我才明白,原來「餡餅盒子」不過是一個象征或者說隱喻。盒子中的西餅時常樣貌不同,口味也不同,如同書中這六個故事,長短各異,各有妙趣。

在《餡餅盒子》的後記中,米哈宕開一筆,提到「收納」這件事。當「斷舍離」正成為如今社會的新時尚,當事物也好、人也罷,都分門別類被放入不同的間隔中,看似齊整的、條理分明的樣態背後,似乎又少了一些什麼。

如果一個人或是一個群體每每行事乖巧、滴水不漏,那這個人或這一群人未免太正經也太無趣了吧。因此,《餡餅盒子》故事中的主角,不論是吞食錢幣的企業家,夢見企鵝的女孩,抑或時常分不清自己究竟是「人」還是「牛人」的B,都讓我覺得眼前一亮,是沉悶庸常生活中浪漫或不羈的調劑,就像作家陳慧在序言中說的那樣:

「震動來了,微小,真實,一下一下。」

書中故事雖然怪,作者用筆卻儉省,並不刻意,也不故作誇張或煽情。這讓我想到曾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知名印度作家奈波爾(V. S. Naipaul)。

奈波爾的《大河灣》以及「印度三部曲」固然厚重,我卻獨愛他1950年代寫成的短篇小說集《米格爾街》。書中的十七個小故事各自獨立,卻又彼此牽涉,合力拼湊出一幅鬧哄哄的市井生活景象:

不停買六合彩卻一次也沒有中獎的理髮師,身型像一隻鴨梨的哈庫太太,自稱是「世上最偉大詩人」、生活卻潦倒不堪的詩人華茲華斯……

米格爾街上的住戶,與《餡餅盒子》書中的主角一樣,都是怪的,卻也是可愛的。他們對「成功」或是「幸福」的定義與這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同,因此,他們成為那些難以被「收納」入既定空間的異類。

異類也有異類的快樂與熱情,不是嗎?米格爾街上總是熱騰騰的,有粉紅色的房子,有藍色的卡車。街上的人活得恣肆,笑和哭都是痛快的,沒什麼介懷或顧慮。反觀《餡餅盒子》中那些怪異的男人和女人,亦是如此。

說不定他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怪人呢,說不定在他們眼中,我們才是怪人。

《餡餅盒子》

作者:米哈

出版社:後話

出版日期:2017年12月

責任編輯:李夢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知書 no.23】好青年荼毒室:哲學有計傾

「學哲學」在某些功利的香港人眼中,意味著「搵不到食」。而白水和阿軒以及他們的同道好友,卻從這一場與哲學的親密接觸中,了悟人生的奧妙,獲得思考的樂趣,找到與生命諧和相處的要義。我們,是否也是時候摘下...

2017-12-27 12:29

【知書 no.12】何建宗:當文藝遇見勞動

《文藝勞動——香港創作人的工作與日常》中,何建宗訪問十六位來自文字、電影、音樂和視覺藝術界別的創作人,談理想,談現實的苦樂,也談當理想遇見現實、「文藝」遇見「勞動」的時候,熱愛藝術的你我,去哪裡尋...

2017-07-28 13:43

這位華裔科幻作家翻譯的《三體》,是美國總統的暑假讀物

「在想像和共情的滋養下,藤蔓天梯連接了你我,我們共同講述一個故事。」華裔科幻作家兼譯者劉宇昆本周四及周五在中環藝穗會舉辦講座,分享科幻小說寫作心得。

2017-11-07 11:50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