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專訪】金耀基憶好友余光中:他註定被載入文學史冊

余光中   圖:視覺中國

文:李夢

余光中先生去世後,筆者第一時間聯繫到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著名社會學家金耀基教授。

金耀基與余光中是多年好友,在余光中的辦公室中,懸掛了一幅金耀基的書法作品,是李白的那首《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余光中仰慕唐代詩人,尤其是杜甫和李白。他曾寫過一首《尋李白》,其中有這樣兩句:

「酒入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

餘下的三分嘯成劍氣

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

在金耀基的印象中,余光中為人小心謹慎,但他的作品中常常表現出豪邁奔放的氣概。在這首《尋李白》中,即能窺見一二。

余光中與金耀基相識於1980年代。當時,兩人同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雖說一位在新亞書院,另一位在聯合書院,卻因對於彼此學識與人品的景仰而時常往來。後來,余光中回到台灣中山大學任教,仍不時邀請金耀基去高雄演講,探討中國文明的現代轉型。

高雄西子灣

「余光中和他的夫人都十分好客。」金耀基回憶道。

兩次去高雄演講的經歷,令到金耀基對於台灣中山大學濃郁的文學氛圍印象深刻:「西子灣因為余光中和他的詩作,成為一個充滿詩意的地方。」

金耀基說余光中不單詩寫得好,書法也出色。他雖然不寫毛筆字,但寫的一手漂亮的鋼筆字。金耀基與余光中不時書信往來,每次余光中寄給金耀基的信,都是親筆寫成。

去年底,金耀基從香港朋友那裡聽聞余光中摔了一跤,有好幾天不省人事。病愈之後,余光中寫了一篇文章《陰陽一線隔》,其中寫道:

「今年七月,我家遭遇了突來的浩劫: 生死之間只隔一線,長壽的代價就是滄桑, 生幾絕望, 死亡的陰影却巨大而逼近。」

金耀基稱余光中註定被載入文學史冊中  資料圖片

而金耀基最後一次見到余光中,是今年初在香港的一場詩歌朗誦會上。「當時見到他很瘦弱,但是精神不錯。」

不想那竟是兩人的最後一次會面。大約兩周前,金耀基將新出版的書法作品集寄給余光中。通常余光中在收到好友作品或著述後,都會手寫信件致謝,而這次金耀基卻遲遲沒有收到余光中的回覆,直到今天下午他得知余光中去世的消息。

「在我看來,余光中是近代以來最傑出的詩人之一,是可以得到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金耀基說:「他的詩作將註定被記入文學史冊中。」

責任編輯:李夢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盤點】余光中辭世,一齊重溫他的經典詩句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我們在這頭,余光中老先生在那頭。

2017-12-14 14:52

【逝者】著名詩人余光中與香港的十一年緣分

十一載沙田山居歲月,令到余光中於1980年代中期返回台灣之後仍不時回憶。他曾不無幽默地對朋友說,在他的心目中,「大陸是母親,台灣是妻小,香港是情人,歐洲是外遇」。

2017-12-14 14:08

著名詩人余光中去世 享年90歲

余光中逝世。

2017-12-14 12:5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