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知書 no.21】香港不止有石屎森林,也是野生珍奇動物的遊樂場

文:秦凡洛    拍攝&剪輯:譚健斌

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葉曉文帶著她的畫作來到公園接受了訪問。期間,我捧著她的畫作坐在長椅上小憩,不時就有路人好奇地湊上前來,好奇這一幅幅栩栩如生的作品究竟出自誰手。

當一位伯伯得知,這些都是葉曉文為《尋牠》這本新書畫的插畫時,立即豎起了大拇指,並認真地記下了書名。

葉曉文的上一本書叫作《尋花》,是一本原生植物手札。而今次這本《尋牠》續接此系列,是一本野外動物手札。書身很輕巧,可以隨身攜帶,畫作與文字配合,輕鬆易讀。

未同曉文見面時,我讀過該書序言。輕盈流暢的筆鋒透露著作者的文字功力,不愧為當年「青年文學獎」小說公開組冠軍的作品。

見面時,曉文笑言,自己當年的寫作風格卻並非如此陽光,反而是地道的「暗黑系」。這一轉變,跟她愛上行山密切相關。

以下為問答摘錄:

葉曉文現場作畫

寫作風格為何轉變?

其實我讀書那時,寫小說比較多,寫得都是比較灰暗的,涉及人性的黑暗面。但寫的多了,就覺得也不一定要寫黑暗的東西,身邊都有很多很光明的東西,例如行山。行山時見到很多花花草草,有時一隻鳥或者一隻蟲鼠,就足以令我很開心。牠們的漂亮,牠們的可愛,都可以令到人慢慢開朗。

自己會養小寵物嗎?

有,我家中養了一隻小鸚鵡,叫和尚鸚鵡。鸚鵡很可愛,因為牠會學人講話。雖然我家中的鸚鵡有點蠢(笑),只會講幾句。牠很親人,很喜歡黏著我,比如我畫畫或者寫作,牠都一定要站在我的肩膀上,或者站在我的工作台上,這個感覺都很甜。

另外就是牠讓我養成了一個早睡早起的習慣。很多鳥都很早起身,我那隻鸚鵡一天光就起身,之後就會飛過來叫醒我,然後我就給牠餵食。譬如現在冬天,可能6點鐘就起床了。

作者、畫家葉曉文

這本書也有介紹鸚鵡

有,介紹的是小葵花鳳頭鸚鵡。牠是外來種,不是原生的品種。但在香港都有一定的數量,大概有100到200隻左右。雖然說在香港都有一個群落,但其實從世界範圍內來講,它剩下的數量並不多,只有5000到7000隻。

為什麼會剩這麼少呢?因為動物貿易這件事非常嚴重。這個品種的原生地在印尼那邊,印尼那邊一來會砍伐森林做發展用地,二來就是會捉來野生鸚鵡去賣。所以在原生地的數量,這十年當中減少了很多,在香港的數量尚算穩定。

關於鸚鵡,我還看過一些古籍,最早在《山海經》裡邊就已經出現「鸚鵡」這兩個字了。歷史上,也有關於鸚鵡的趣事。

就說以前,唐玄宗和楊貴妃曾經也養過一隻白色的鸚鵡,牠很聰明,很快就學會了念《心經》。唐玄宗很喜歡和大臣下棋,每次唐玄宗快要輸棋時,楊貴妃就給鸚鵡打個眼色,鸚鵡就會飛下來,搞亂個棋局,好似一個另類「護駕」!

我覺得這些故事很有趣,所以寫書時,也會嘗試將這些資料和故事加進去。

還有哪些鳥類比較常見?

在市區公園,或者城市的地方,有幾個品種的鳥類是很常見的,比如紅耳鵯。紅耳鵯的數量真的挺多,有時在樹上站著找東西吃,休息或者聊天。牠最大的特色,就是眼睛旁邊的耳朵這個位置,左右兩邊有一點紅,就像紅色的耳朵一樣,所以叫紅耳鵯。另外也有個花名叫作「紅屁屁」。因為你會見到牠定下的時候,屁股也是鮮紅色的。其實如果細心觀察,都可以見到牠們的存在。

紅耳鵯

如何通過自己的行動去影響別人?

我不是專業的動物學家,不過的確是一個自然愛好者,很希望可以多學一點,多認識一些動物。除了我自己喜歡之外,我也很開心可以和一些朋友行山、導賞時,將一些知識和故事可以講給他們聽。

愛護郊野是個抽象的概念,踏入郊野第一步就是認識郊野有什麼動物植物,牠們作為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故事。我希望透過講這些故事,令到人們會記住牠們的存在,留意一下牠們的故事和歷史,慢慢地,這些知識在腦中累積,你認識得越多,可能就會喜歡上牠們,不同的動物和不同的植物,慢慢又會喜歡上整個大自然。

《尋牠——香港野外動物手札》

作者:葉曉文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

出版時間:2017年9月

編輯:秦凡洛  責編:李夢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葉曉文專欄】黃胸鵐被吃到「瀕危」,何時民能「不以食為天」?

黃胸鵐被中國食客稱為「天上人蔘」,在短短二十幾年裡,被人們從「無危」吃到「瀕危」,中國人這種貪食成性的陋習何時才能修正過來?

2017-11-25 10:15

【葉曉文專欄】香港金線蘭

幽靜清涼的高地山嶺中,近溪流的巨大巖石下,我帶著感動,慢慢走向這株絕美蘭花。

2017-11-05 10:25

【葉曉文專欄】它雖美,卻有毒,像愛情?

它雖美,你卻必需謹記它同時含有大毒,美麗與傷害的程度猶如愛情。

2017-10-21 09:47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