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且看一爿流動的風景——專訪楊雲濤與伍卓賢談舞劇《白蛇》

文:李夢  圖:香港舞蹈團

即將於本月底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上演的舞劇《白蛇》,是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與本地知名作曲家伍卓賢的第二次合作。

上一次是2015年首演的舞劇《倩女幽魂》。伍卓賢從王祖賢與張國榮主演的經典同名電影中,借來《黎明不要來》和《人間道》等曲目,將其糅合並延展,為這齣時長一個半小時的舞劇作曲。旋律與劇情的起落折轉兩相應和,至結尾處女鬼聶小倩奔向黎明的光焰被灼燒而死,與書生寧采臣天人永絕,旋律也疊加推升至最高處,生離死別,惹人淚目。

伍卓賢用紅與黑來形容《倩女幽魂》中的旋律,兩種顏色都是濃烈而徹底的,烈艷至極,純粹至極,像極了小倩對書生的愛。而在為即將演出的舞劇《白蛇》作曲的時候,伍卓賢則偏愛含蓄的、點到即止的處理手法。若將音樂與今次《白蛇》海報上的灰色與白色相對照,頗多表意及情緒上的相似之處。

《白蛇》宣傳照

楊雲濤同樣希望藉由《白蛇》,為舞蹈與劇情的互動尋找一處新鮮的路向。在他過往創作的舞劇如《花木蘭》、《風雲》和《倩女幽魂》中,情節往往起伏明顯且頗具戲劇性,而在《白蛇》中,他嘗試更多探尋劇中人內心世界。他想知道,那個流傳千年的、人與蛇妖相戀的傳奇故事,怎樣透過舞者的肢體語彙、音樂以及佈景服裝等,以一種不說破不道盡、意蘊綿延的方法鋪展在觀眾眼前。

「我希望觀眾在進入劇場看《白蛇》時,像是在看一幅沒有文字的畫。」楊雲濤說,《白蛇》的故事寥寥數句便能講畢,而當情節並不滿塞的時候,反而給舞蹈本身和劇情充足的舒展空間。

伍卓賢同樣看重故事中的留白,而這也是《白蛇》的配樂寫作相較於《倩女幽魂》更難拿捏的緣由所在。

《倩女幽魂》中有頗多戲劇化十足的場景,比如小倩與寧采臣決絕的相愛,又如燕赤霞與千年樹妖的正邪較量,而這種情緒感染力頗強的段落,在《白蛇》中出現得並不頻繁,以至於不論舞蹈動作的編排抑或配樂旋律的書寫,都得在人物內心世界的描摹上多費些心力。在伍卓賢看來,雖說《白蛇》與《倩女幽魂》的情境相似(人鬼或人妖相戀),又俱是由中國傳統文學作品改編而來,卻在意蘊的呈現上有濃淡與明暗之別。

「《白蛇》中有許多角色內心的描繪,因此音樂要做得很細微。」伍卓賢如是說。

《倩女幽魂》與《白蛇》的旋律多用中樂樂器,貼合故事情境與韻味。《倩女幽魂》中用上了古箏甚至嗩吶等個性與色彩鮮明的樂器,而在《白蛇》的原創音樂裡,伍卓賢將不少段落交由中阮來演奏。在他看來,中阮音色溫和,最適宜呈現故事中欲言又止或懸而未決的情緒。另外,《白蛇》主題音樂中,有一女聲吟唱,這一重虛渺空靈的女聲貫穿全劇始終,宛若劇中主角白素貞悠遠且意味深長的獨白。

「相較於花木蘭和聶小倩,白素貞是走得更深更遠的一個女性角色。」楊雲濤向來樂於用舞蹈呈現女性的自覺與自省,在他看來,白素貞這一形象經磨難與淬煉,終於自悟並且懂得慈悲。這一場由妖及人的蛻變,口口相傳綿延千載,亦能為今日身處複雜世事中的你我,照見悲欣交集的世相,亦照見內心的脆弱與守持。

香港舞蹈團《白蛇》

演出時間:2017年11月24日至26日

演出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責任編輯:李夢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實驗舞作《一彈指頃》是如何「煉」成的

「我既是編舞,也是舞者。」石嘉琁說,這樣的雙重身份令到她在編創作品的時候,每每更容易換位思考,站在舞者或是其他幕後工作人員的角度想問題。而《一彈指頃》的實驗意味,或者說其中流動綿延的、即興的質感,...

2017-09-21 12:55

【有片】專訪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在香港,且珍惜,且前行

一位香港舞蹈團歷年最年輕的藝術總監、一個以「愛」為主題的新舞季,一點關於環境舞蹈的小看法、一些在香港多年生活的感悟,串成了今天的這篇訪問。

2017-06-08 17:30

【有片之玩轉幕後】阿娟約你聊《風雲》

在香港舞蹈團首席舞者潘翎娟眼中,孔慈究竟是怎樣的女子?步驚雲、聶風與孔慈之間因何生出複雜纏繞的感情?現實生活中,阿娟對待愛情的態度與孔慈有否不同?別急,且讓阿娟話你知。

2016-06-09 12:24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