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有片】這個癡迷舞蹈的美國人,期待將芭蕾帶入香港街頭

拍攝&剪輯:譚健斌  文字:李夢

【編者按】遇見古巴裔美國芭蕾大師Septime Webre之後,你很難不被他身上兼具優雅及活力的氣質吸引。

Septime Webre從未想過自己某天會來到香港定居。在這之前的十八年裡,他是美國華盛頓芭蕾舞團的藝術總監,將一個原本籍籍無名的舞團發展成為北美首屈一指的芭蕾舞團。

Septime出生在古巴的一個大家庭裡,雖說家中常常歡歌舞蹈氣氛融洽,但他的父母卻希望孩子長大後成為律師或醫生,而不是舞者。

偏偏,Septime叛逆,一面讀法學院一面去上芭蕾舞課,最終考入芭蕾舞團成為專業舞者。

「有人被足球吸引,有人被大海吸引,我則被身體的律動吸引,喜歡用身體表達自己。」

跳舞編舞大半生,Septime熱情不減。他喜歡藉由舞蹈講故事,喜歡新鮮,喜歡不斷地挑戰自己。最近,他離開生活半生的美國,漂洋過海來到亞洲擔任香港芭蕾舞團藝術總監,不論對於他自己抑或對於舞團,既是挑戰,也是機遇。

「我希望舞團能夠從劇院中走出來。」Septime期待,當人們走在這座繁忙城市街巷間的時候,會與芭蕾不期而遇。

Septime Webre   圖:HK Ballet

以下是Septime Webre自述:

我們在學會走路之前已經識得跳舞了。

我在一個大家庭中長大,八個兄弟,一個姐妹。在家裡我們總是互相開玩笑逗樂,這樣的家庭氛圍也影響了我的性格。

我們常常在家裡跳舞。周六晚上,我們會將房間裡的家具移開,父親演奏古巴薩爾薩旋律,孩子們就在屋子中間跳舞。

家裡人希望我們幾個孩子成為律師、工程師或是醫生那樣的專業人士,因此我的家庭裡出了很多律師,但只有一位舞者。

我去讀法學院,但同時,我和我的妹妹一起去上芭蕾課。她是很差勁的舞者(笑),但我跳得很好,而且我對跳舞有興趣。

那時候,我總是告訴我的父母:是的,我會讀法律,我會讀法律,但當我二十多歲的時候,我得到了成為一名專業舞者的機會。

開始芭蕾舞團工作之後的第五天,我才鼓起勇氣給我媽媽打了電話,對她說:我不想去法學院了,我要做芭蕾舞者。

我對於舞蹈的熱情是自然而然的。有些人被足球吸引,有些人被大海吸引,我被身體的律動吸引,喜歡用身體表達自己。

古巴革命之後,我們全家搬到紐約。我是家中第一個在美國出生的孩子。我在巴哈馬長大,那是一個小島,在我的班上只有四個小孩。

巴哈馬一景  圖:視覺中國

巴哈馬沒有芭蕾舞訓練,但我自然而然對舞蹈與劇場產生了興趣。我們兄弟姐妹常常一齊在父母面前表演戲劇作品,我總是擔任導演。

我清楚記得那些演戲的場景,我發現講述一個故事相當於建構了一個世界。那時候我只有十歲,卻能夠讓觀眾相信我編造的故事,這是非常奇妙的體驗。

我第一次以專業舞者的身份站在舞台上,演出的是《胡桃夾子》。舞團中的男舞者不是很多,因此我需要在兩個小時的作品中演出九個角色。我記得穿了好多戲服,戴著九條領帶,當我演完一個角色,我就解下一條領帶,演完另一個,就解下另一條。在舞台上,有個舞者一圈一圈地變瘦。(笑)

我在三十歲那年退役,芭蕾舞者很少在這樣年輕的年紀退役。選擇退役是因為覺得自己無法在未來的五到十年裡繼續作為舞者跳舞了。

我接受過良好的教育,我喜歡講故事,對這世界上很多事情有興趣,因此我在二十歲出頭的時候,已經編創了我的第一部芭蕾舞作品。在身為舞者最後的幾年裡,我漸漸發覺自己的興趣向編舞偏移。而在我三十歲那年,我被選為普林斯頓芭蕾舞學校的藝術總監。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機會,因為大多數人要到四十歲才成為舞團總監,而我早了十年。

六年後,華盛頓芭蕾舞團邀請我擔任藝術總監。從1999年到2016年,我在華盛頓生活了十八年。

來到香港之前,Septime認知華盛頓芭蕾舞團藝術總監  攝:Jacky

我是舞團節目的策劃者,也要規劃舞者的職業生涯。舞者大約十九歲、二十歲的年紀初入舞團,到三十八歲左右離開舞團,在這十幾年的時間裡,我要幫助他們規劃職業生涯,希望他們透過演出作品逐漸成為一名藝術家。我還要去與其它藝團的主管會面,尋求合作機會,支持芭蕾的發展。

我每天的角色在不停轉換,從芭蕾課導師到參與商業會面,或是與捐款人接觸,所有這些都混雜在一起。這對我來說並不是困難的事情,因為現在的生活原本就是複雜的,很多事情在同時發生。我們返工、放工,與同事開會,食午餐,這些不同的經歷組成了我們的生活。

雖然我之前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某天會來到香港工作,但當這件事發生的時候,我並不覺得驚訝。

我在不同的地方成長,巴哈馬、非洲、美國德克薩斯、海地,等等。不論在哪裡生活,我總是能找到舒適感。

Septime期待芭蕾走入香港街頭  圖:HK Ballet

香港對我來說,既陌生又熟悉。這裡像紐約那樣精力充沛,像邁阿密一樣濕熱。我住在港島,讓我想到我在古巴和巴哈馬島上生活的經歷。

我來到香港芭蕾舞團擔任藝術總監,抱有一些願景。我希望舞團能夠從劇院中走出來。當人們走在街上,會與芭蕾不期而遇。

雖然我們已經是亞洲最具前瞻性的芭蕾舞團,但我們對於香港市民日常生活的影響並沒有那麼深。舞團現在開始醞釀一個名為面向長者的外展計劃,今年秋天開始,延續一整年。我們希望邀請長者與舞團舞者互動,不單觀看表演,也能參與其中,舞動自己的身體,講述自己的故事,發掘自己的創意。

我希望憑藉這樣的節目建構舞團與香港這座城市的關聯,希望城中的每個人都成為芭蕾舞的愛好者。

在舞團藝術總監與編舞這兩種身份之間,一直有一種張力。有時候,打破角色之間的隔閡是有些困難的。但我希望在我擔任舞團藝術總監的每一年,至少能為舞團編創一個大型作品。

我對香港的電影和文學感興趣。這個周末,我看了三遍《花樣年華》,真的很美。我也在讀一些香港的文學作品,對於那些發生在二戰期間的愛情故事非常有興趣。

我想將這些文字與電影作品改編成舞作,且看未來能否成事吧。

香港芭蕾舞團《海盜》

演出時間:3-4 & 10-11.11.2017 (五及六) 7:30pm;4-5 & 11-12.11.2017 (六及日) 2:30pm

演出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責任編輯:李夢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快訊】衛承天獲委任為香港芭蕾舞團藝術總監

香港芭蕾舞團董事局6月6日宣佈委任衛承天為香港芭蕾舞團新一任藝術總監。衛承天將於2017年7月上任,其首個領導的製作,將是於今年八月上演的舞季開幕節目《唐吉訶德》。

2017-06-08 17:50

全明星芭蕾舞團驚艷訪港,不演《天鵝湖》,演的是……

中國國家芭蕾舞團驚艷訪港!明天晚上及後天下午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演出兩場,既有傳統經典,又不乏全新編創的作品。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2017-09-28 11:46

華服、蕭邦與超長雙人舞:走進芭蕾舞劇《茶花女》台前幕後

台上高雅淒婉的瑪格麗特和阿芒褪下戲服,呈現出最平實可愛的舞者日常。而當他們更衣上場,19世紀那段蕩氣迴腸的愛情故事,又將由腳尖開始,優雅地傳達給觀眾。

2016-10-27 19:05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