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逝者】誰是「東方卓別靈」?

文:Laura

著名表演藝術家嚴順開於昨日去世,享年80歲。

很多人也許對嚴順開這個名字還有些陌生,然而提到他的電影作品《阿Q正傳》和歷年春節聯歡晚會上那個經典的「喜劇老頭」形象,相信你便不會陌生。1980年代初,他飾演的阿Q不但在國內獲得第六屆百花獎最佳男演員獎,而且在瑞士韋維國際喜劇節上,一舉摘得最佳演員獎,拿到最大殊榮「卓別靈金手杖獎」。嚴順開也由此被譽為「東方卓別靈」。

嚴順開

《阿Q正傳》也成為第一部代表中國大陸入圍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影片。嚴順開受邀去法國領獎。回憶當年,嚴順開曾說自己去做了兩套西裝,那時候做西裝的地方很難找,好不容易才在友誼商店做了兩套。那時候的戛納電影節還沒有紅毯,也沒有中國翻譯,當地一名華僑聽說此事,便跑到大使館主動請纓做翻譯。

嚴順開與卓別靈金手杖

時隔多年,嚴順開講起那段榮譽,總覺得是「碰上了」:「魯迅的原著,陳白塵的劇本,岑范的導演,捧了我一個嚴順開」,他調侃自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就是合算!」

如今三十多年過去了,眾多中國電影和明星紛紛登上戛納電影節的舞台,但我們永遠不能忘記這位古稀老人,當年憑藉自己的精湛演技,帶著民族的經典走向世界。

電影《阿Q正傳》劇照

回首嚴順開的演藝道路,他登上這樣的藝術高峰,亦是經歷了千百次的磨礪。

嚴順開出生在上海,自小愛好文藝。初中時,每天一放學他就去看家附近業餘話劇團排練,偶爾劇團排練節目少一個小演員,又正巧趕上他放假,便讓他去客串一個角色。上高中之後,他當上了學校文藝部部長,對表演更加癡迷。於是高中畢業後,就報考了上海戲劇學院。但因為長相平凡,最後無緣錄取。

嚴順開

但這並沒有打沉他對表演的熱愛,1959年他演唱改編歌曲《真是樂死人》得到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主任白英老師的認可,如願以償地考入了該校表演系。

在中戲時,困於形象和口音,嚴順開始終得不到演主角的機會。但他卻很樂觀地想,演配角也有演配角的好處,主角研究一個角色需時長,一個奧賽羅、哈姆雷特、或是陸遊,往往需要潛心一個學期或一年。而演配角,就多了很多接觸不同角色的機會,也讓他能夠體驗到不同角色的生活。

畢業後,嚴順開被分配到了上海滑稽劇團,首個劇目《一千零一天》火遍上海。他天生是塊喜劇料,舞台上耷拉著眉毛,眯縫著眼睛,一臉苦笑的樣子:你說他是在笑吧,好像是在哭,但你要說他是哭吧,好像又在笑。

編劇趙化南一直記得嚴順開在滑稽戲《GPT不正常》場刊上寫的話:「我愛觀眾的笑,我更愛觀眾在笑的同時能沾上一點眼淚。」他認為,嚴順開的喜劇表演中充滿了對有缺點的底層小人物的無限愛心與同情,他將地方滑稽戲與學院派表演相結合,不但讓人掉淚,還讓人深思。

嚴順開小品劇照

1983年中央電視臺首屆春晚,嚴順開表演《阿Q的獨白》,首次運用了「小品」這一表演形式,此舉也奠定了他在喜劇界的地位,深受全國觀眾的喜愛。自此,他成為上春晚最多的演員之一,先後在春晚出演過《彈鋼琴》、《逛廠甸》、《張三其人》、《難兄難弟》、《愛父如愛子》等經典節目。

此外,在情景喜劇《新七十二家房客》中,他演的蘇北人王水根與石庫門內的其他房客一起,給人印象深刻。在龍年賀歲劇《年夜飯》中,他別具匠心地從50歲演到100歲,用5個除夕夜的5餐年夜飯來折射半個世紀來上海人生活方式、思想觀念的進步。

2009年嚴順開在大連拍攝電視劇《我的醜爹》,劇本裡要求這個角色下海撿垃圾。嚴老當時已經年過古稀,10月大連的海水甚是冰涼,但他還是親自下水,堅持完成了拍攝。

嚴順開晚年

但這次拍攝之後,他回到上海就病倒了。一開始只是小腿疼痛,去附近醫院就診,誰知候診時卻突然中風,左身癱瘓,不能言語。幸而醫護人員及時搶救,才避免了一場危險。可從此之後,嚴順開就住在了醫院。因腦梗加心梗住院的嚴順開說話不是很方便,說話反應也十分遲緩,接下來八年的與病魔抗爭的日子,老人卻依然樂觀。2016年6月6日,他在醫院過了他的生日。

那個深入人心的「阿Q」離開了我們,那張笑容可掬的面龐定格在了昨天。但老先生的作品和一生的成就永遠光輝燦然,我們定會銘記這位「東方卓別靈」。

編輯:秦凡洛 責編:李夢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電影史上十大經典即興表演

有些時候,演員們一次即興表演,可能是一句話,或者是一個簡單的動作,就能夠把一場戲變得精彩,甚至成為經典。影史上有一些最偉大的對白和表演都是即興之作,其中最經典的10場戲,值得你重溫!

2015-04-20 07:27

King Sir又出山!香港一眾知名演員合力講述老北京胡同故事

香港戲劇協會榮譽會長鐘景輝博士執導,更有劇力萬鈞的萬梓良及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陳淑儀參演,經典扛鼎之作——舞台劇《小井胡同》將在香港理工大學演出。

2017-10-12 14:47

吳念真:我不搞精英戲劇

1952年,吳念真出生在礦村。初中畢業後他去台北打工,念了夜間部高中,去當了兵,退役回到礦村,又考了夜間部大學。

2015-01-29 18:2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