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音樂好彈】韓國娛樂業如何「量產」鹿晗

鹿晗是目前內地炙手可熱的偶像。圖:視覺中國

文:陳自淑

10月8日,鹿晗在新浪微博上宣佈自己與演員關曉彤的戀情,引發的熱議一度造成了網絡擁堵。

貼在鹿晗身上的標籤有「流量」、「小鮮肉」,但客觀來說,他的明星資本主要來自著名男團EXO的經歷。享有這種榮光的年輕歌手還有同爲前隊員的吳亦凡,他創造了這個夏天最紅的流行語「你有freestyle嗎?」;以及活躍在綜藝節目和影視劇領域的張藝興、黃子韜,自然也少不了2009年回國發展的前Super Junior成員韓庚——他是第一位在韓國出道的中國人。

當我們觀看韓國偶像男團的音樂表演時,很難不爲其剛柔並濟的臉容與舞蹈所吸引。他們的表演究竟投射出觀衆的哪些慾望?

一方面,我們明白,韓國愛豆(idol)的魅力源自長期而艱苦的專業培訓,這套標準體系並不強調「天賦」;另一方面,我們也會感到不解,韓國流行樂是如何平衡全球與本土文化,如何逐漸讓外國觀衆體會到「韓國」的意義?

這些難題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它意味著實踐現代性的多種可能。說得通俗些,就是要令「文化軟實力」在全球範圍內逆襲成功。

韓國男團EXO   圖:法新社

韓國業界選擇將歌舞團體這一小衆市場(niche market)偶像化、標準化,作爲最主要的發展策略。但首先,韓國製作人特別重視全球化合作,而且早已成爲常態。

例如,2012年5月《中央日報》曾報導,爲SM娛樂寫歌的作曲家共有500多名,該公司每週蒐集到的歌曲多達百餘首,但真正發表的少之又少,主打歌的選拔則更爲謹慎。著名男團EXO正式出道之前,SM娛樂曾專程在丹麥與挪威舉辦音樂營,請50多位作曲家爲他們創作。

至於市場推廣部分,韓國娛樂公司本部會採用直接引入外籍資深專業人士的方式參與行銷,也會聯手大集團如谷歌(Google)、環球音樂(Universal Music)、日本愛貝克思(avex)、中國騰訊音樂(Tencent Music)等拓展海外市場,讓不同地區的用戶聆聽、觀看、消費K-pop變得十分容易。

我們常看到用「花樣美男」來形容日韓男明星陰柔的一面,木村拓哉於1996年代言的脣膏曾轟動一時,他身上帶有鮮明的「傑尼斯」(Johnnys)事務所烙印。韓國的製作理念與之有相似之處,但更強調「區分」與「整合」。

學者Kim Ju Oak通過分析「東方神起」在日本業界的活動時指出,韓國男團的陽剛氣質(masculinity)籍助一系列對立的元素——舞台上充滿力量的表演和台下謙遜剋制的公衆形象——建構而成,這種策略有助於減少因日佔歷史遺留問題帶來的敵意與隔閡感。

另一種與「花樣」相對的元素是西式的強健身體,這樣一來,觀衆能充分感受到外形—可愛(cuteness)和身體—性感糅合帶來的新鮮感,傳播學學者Sung Jung稱之爲「製造多樣才藝的陽剛氣質」(manufactured versatile masculinity)。

總體而言,偶像男團「走出去」要比女團複雜得多,後者的魅力仍侷限在「看與被看」的角力中,但作爲邊緣的「亞洲男性」,他們必須遵循「新東方主義」式的改造,同時更要創造性地處理歷史與現代、外來與本土的關係,在流動的實踐中不斷更新字母「K」的意義。

註:本文部分數據來源於朴允善等人合著《韓國流行音樂全球化之旅——「SM娛樂」的創新實踐》(台北:遠流出版,2014年)。

作者為哲學博士、文化研究學者,本文為作者獨家供稿,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編輯:陳正偉 責編:李夢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音樂好彈】薛之謙的「網紅」進階之路

或許誰都不曾料到,這首名爲《演員》的苦情歌,到頭來卻將原作者狠狠地反諷了一把。

2017-09-25 10:48

【音樂好彈】十年「快男」路:不重要的「吉光片羽」

早在2007年,我與第一屆快樂男聲便結下了不解之緣。

2017-09-09 09:59

【音樂好彈】「快樂男聲2017」如何揮別套路

湖南衛視「超級」與「快樂」的品牌建立,是一次成功的「美國偶像」(American Idol)本土化實踐,不僅沒有被強勢的歐美文化所淹沒,還藉此潮流打造出本土青年偶像,填補並最終替代了日益疲弱的主流文化機制。

2017-09-04 11:35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