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多圖】你可能沒見過的香港難民舊相片

文:秦凡洛

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富庶的香港:華燈初上,香江兩岸霓虹燈閃耀,天星小輪來往穿梭。晴空萬里,太平山頂俯眺高聳入雲的中環寫字樓,繁華的香港異常璀璨。

然而,也曾有這樣一群特別的人,遠鄉漂泊,為逃離戰爭、饑荒和疾病,而登上香港這片土地。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香港就成為了白俄羅斯與中國大陸難民的避風港,七十年代成為了大批越南人的第二故鄉,而近期大量非洲、南亞及中東人士亦選擇香港尋求庇護。這片土地因此與難民形成了錯綜複雜的關係。

基督教勵行會「難民服務中心」10月將向公眾呈獻《屋簷下的生命力》攝影展,一連十天訴說一個個扣人心弦的難忘故事,透過真實影像回溯香港成為難民避難所的歷史點滴。

1975年首批越南難民抵港

越南戰爭時期,第一批難民抵港,他們的眼神迷茫,充斥著對未知環境的不安、對生存的渴望以及對戰亂摧毀家園的畏懼。

母親懷抱著呱呱墜地的嬰孩,流離在一片陌生的惶恐中。她的雙眉微蹙,猶疑沉鎖,她似乎不確定自己的生活,但她又必須確定,因為她是她臂彎中正在沉睡的嬰孩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確定的港灣。

越南難民於廣東道政府碼頭(約1979年)

這一群人像全部是越南難民,而且都是婦孺老人。新生與孩童的眼神也許是戰亂中最後一寸純淨的世界。

他們在侷促的空間內蹲身抱膝,就像未出世時在母體中的姿態,是經意或不經意,但他們正在用人類能夠感受到的最安全的姿勢張望著,帶著人類最原初的好奇。

他們的視線與婦女老人的視線剛好相反,這會否是新生命與暮年滄桑的截然反差?而最小的那個正望向鏡頭,像是一眼望向世界最真實的一端,望向了若即若離的真相。

白俄羅斯難民在香港

這幅相片記錄的是白俄羅斯難民。一架飛機與五個人,這一刻,鏡頭或許在講述著五個冷暖自知的故事,或許在講著千千萬萬個同胞流離失所的故事,或許也僅僅是一個故事,一種情緒,一次共鳴。

白人醫生穿著醫護服抱著一位女士大步邁向飛機,凝眉無往,嚴肅而堅定。帶著禮帽的男士袖手口袋站在一旁望著,側臉掩去大部分情緒。兩位機乘人員一個抱著雙臂低低的四十五度角望下思索,剛好與身後的扶梯形成方向的反差。另一位雙手遮擋在臉頰邊,像是在盡力取暖,又不乏神秘意味。五個人的視線截然不同,詮釋生命在流離時的不同姿勢。

一名女子在啟德難民營內晾衣服

該次攝影展部分照片選取自基督教勵行會的相片庫。他們從1950年代起積極為來港難民提供援助,而部分則由私人收藏家捐贈。

攝影展中除展出上述存檔照片外,更會展示一些曾獲「難民服務中心」協助的在港難民的作品,以及攝影師Alexander Treves的照片。Alexander的作品記錄了世界各地流離失所者的困境。

越南難民在城市中尋求生存

《屋簷下的生命力》攝影展

日期:10月19日至10月28日

地點:中環蘭桂坊加州大廈LOFT22(10月19日-22日)

尖沙咀彌敦道138號聖安德烈堂(10月23日-28日)

責任編輯:李夢

編輯:Laura Qin

編輯推薦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