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橙樂評】竇靖童《Kids Only》:任性的盛放

文:每日可愛二百人

竇靖童新專輯,沒有大張旗鼓的宣傳,微博一通知,隔兩天就發了,相當低調。以童童的年紀和家世,也不必刻意高調啦。二十歲,最不賣弄的年紀,從小見慣娛樂風雲,一家大小有事沒事上頭條,當然耳濡目染練得一身我行我素的心氣。

封面挺雷的。一張眯著小眼兒的素人臉,簡單粗暴得令人發笑,是隨手用表弟照片合成的。這很像去年王若琳玩票性質的EP《火腿》,玩兒得都挺開的,放飛自我,不計形象。或者說刻意在封面上顛覆大家印象中的固有形象。

【橙樂評】竇靖童《Kids Only》:任性的盛放

聽得出來,童童平時各種類型的音樂沒少聽,根正苗紅,品味也蠻不錯。新專輯顯然想做出些跟爸媽不一樣的味道,儘管很難不讓人想到王菲或竇唯。鼓點,倔勁兒,很竇唯;假音,類美聲,很王菲。像爸媽沒什麼不好,至少這兩位爸媽都挺高級的。

不止像王菲或竇唯。《Wu》亂入的京戲,以及漫長而迷幻的電子律動和採樣中簡短的幾句唱詞,也有點像莫文蔚驚世駭俗的《一朵金花》,類如《散光》的開場。

題外話,據說當年王菲聽完《一朵金花》,非常喜歡,遂特地找了伍佰操刀編曲(結果伍佰給王菲的《單行道》似乎並不特別用心)。

專輯文案中寫道——在這張專輯中,竇靖童有更多音樂風格的嘗試,更有對中國音樂的獨立思考:「我常常在想一個問題,到底是什麼才算是中國音樂?對我而言,可能不是語言、樂器、或者某一種節奏、旋律,而是一種氣場。」

於是童童這次摒棄了之前的國外製作團隊,詞曲編制作一人獨攬。有三首純音樂,只有簡單的幾句哼唱。已有的電子元素和迷幻氛圍之外,融匯進了許多中國樂器,以達到所謂的「中國音樂」的氣場。

其實與其硬說像王菲、像竇唯,不如說,《Kids Only》中咿咿呀呀的竇靖童,更像組建福祿壽時期的范曉萱。聽完《Kids Only》緊接著聽福祿壽的《序》,一脈相承,無縫銜接。

無論是像莫文蔚、像范曉萱、像王若琳,還是像被說濫了的王菲、竇唯,沒所謂,反正這些人在精神氣質上本來就有點像:都挺酷的,都不按常理出牌,做音樂都相當自我愛誰誰,儘管最自我的作品並非最受歡迎,且先酣暢淋漓地自個兒爽一把。

的確不夠圓融和統一,但我想竇靖童應該玩得很開心。

算算年紀,從「你來的那天雪花紛飛」到現在,也才不過短短二十個年頭。音樂理念成不成熟,不是二十歲小姑娘該想的事兒,年輕人該在乎暢不暢快。

童童當然是暢快的,不止音樂玩得暢快,戀愛估計也談得興致高昂。本專輯的關鍵詞「bloom(及其變體)」,兩個人的輝映盛放,至少先後出現在三首歌裡。如同散漫自由的封面,何必奢談偉大恢弘劃時代,這根本就只是一次率性恣意的少女的盛放嘛——兀自盛放了再說,誰管香氣能飄幾多遠。

(本文轉載自豆瓣

編輯:羅茜 責編:李夢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橙樂評】出道三十年 李克勤帶來的「集體回憶確幸夜」

用「生不逢時」來形容李克勤是最貼切的,我同意嘉賓黃偉文的話:「為什麼當年有人編造『四大天王』,即張學友、劉德華、黎明、郭富城,卻偏偏遺漏了李克勤?當時,香港應該有『五大天王』才對!」

2017-09-07 17:32

【橙樂評】陳昇《歸鄉》:昨天、今天與明天的相遇

時間如列車,儘管只能向前地駛,無法載著陳昇真正回到過去、回到原來的故鄉或海峽對岸的遠方,但他依然想於「當下」的車站去重憶昨日的故事、然後告別,並且在這些故事身上,去尋找著那個,可以再度詮釋自己及人...

2017-08-17 12:17

【橙樂評】樂樂國樂團:快樂共享也是音樂成就

我喜歡國樂。無論西洋音樂多好,我只會感動,但是,當我聽到絲竹樂韻,在體內流動的中華血液便會翻滾,會很激動。

2017-08-17 09:3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