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樂壇新秀▪有片】呼麥演唱者鄭靖楠:將蒙古草原的歌聲帶來香港

文:殷凱怡  拍攝:Leo  剪輯:Pan

提到「呼麥」,你會想到什麼?大麥、小麥、或是萬頃麥海?那你恐怕想錯了。

呼麥雖說是展示自然之美的事物,卻不能用來吃,而是用來唱。簡單而言,呼麥是指一個人同時唱出兩個高底不同的音,第一個音被稱為底音,一般是從喉嚨發出的,第二個音比底音高,是從頭頂、鼻孔或耳孔等發出的,稱之為泛音。當演唱者唱第一個音時,會用舌尖頂著上顎,或是用不同的口形變化,作出共鳴,從而發出俗稱泛音的音韻。

對於大部分人來說,在朋友圈子中要找一個認識呼麥的人,可能是大海撈針。然而在香港,卻有一位「愛麥者」一心鑽研呼麥,甚至視之為己任,只望香港人一聽這與生俱來的世外之音。

鄭靖楠

鄭靖楠,香港演藝學院音樂碩士一年級,不但是一位作曲家,更是一名呼麥演唱者。今年,他以自彈自唱呼麥自創曲的方式,成功入選香港電台「樂壇新秀2017」。

走離繁忙都市 親近自然聲響

從小學習鋼琴、單簧管以及小提琴等樂器的鄭靖楠,對於音樂的熱愛毋庸置疑。在大學的一堂音樂課中,他忽然對呼麥有了熱情。

「我以前一直認為人是不能同時唱兩個音, 誰知道有一天我發現是可以的, 這已經非常吸引我。」鄭靖楠說。

這個從小接觸西樂的男孩,花了兩年時間,靠YouTube自學,每日不斷鑽研發音,一步一步地走近蒙古大自然的聲音。

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學這種音樂最難的是堅持」。雖然鄭靖楠指所有人都可以唱出泛音,但靠的是天賦以及勤奮。初學時,不可能一唱便能唱出泛音,若發音不當,出來的聲音十分難聽。即使是與他相識的人,眼見面前的好友不斷「亂叫亂唱」,都不禁多問一句「是否學業上有壓力?」,又或問他「最近是否發生了不愉快的事?」,如是種種。當然,聽過他解釋之後,眾人都鼓勵他繼續學下去,也期望他除了成為一個作曲家外,也能成為呼麥演唱者。

「學習過程令人心靈得到平靜。」他說練習呼麥需要極度專注,越是急燥, 越是成不了事, 平靜、冷靜,方可成功。在過去兩年裡,他不單學會了呼麥,還學會了享受寧靜,在喧鬧、急速的都市中放緩步伐。

推廣呼麥 以唱傳唱

鄭靖楠不但要讓人學習平靜,更希望為所有對呼麥音樂有興趣的人, 提供一個接觸音樂的渠道。

「很多時候是因為他們對這種音樂不熟悉, 而有一種排斥的感覺。」他說。

鄭靖楠希望擴闊身邊人對呼麥的認知

要擴闊身邊人對呼麥的認知,便要從歌曲著手。身為作曲家的他,「不只是學了別人的文化, 亦是要將別人的文化應用在自己的音樂上」,閒時為呼麥這獨特的演唱方式而創作。在今次參選「樂壇新秀2017」時,他帶來三首作品, 當中一首便是由他創作而成的呼麥流行曲。流行曲的前奏、和弦和曲風,配合呼麥演唱,起初的鄭靖楠也怕這樣的設定會「很奇怪」,但結果卻總是出人意料。不少節目聽眾都對此感到既好奇又有趣,從而對於呼麥有了更多認知。

許多人認為在香港,談音樂、談夢想,可能真的是「燒壞了腦袋」,但鄭靖楠不但要談音樂、談夢想,更要談文化、談歷史。「我想呼麥成為藝術, 或是成為香港歷史的一部分」。簡單的一句,道出鄭靖楠對音樂的愛,更說出了他對呼麥的熱情。他「以麥會友」,不但與協助蒙古著名的馬頭琴大樂團在港舉辦講座,更期待日後舉辦呼麥工作坊,繼續「以唱傳唱」。

呼麥在香港的發展仍是未知之數,但起碼像鄭靖楠這樣熱愛呼麥的音樂人,一直在努力。

想了解鄭靖楠的更多故事,歡迎重溫港台電台節目及電視節目《樂壇新秀》,詳情可瀏覽港台網站(radio4.rthk.hk)或(tv.rthk.hk)以及流動程式RTHK Mine或RTHK Screen。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橙專訪】樂壇新人潘伯仲:「超人」慢慢飛

唱歌、做自家服裝品牌、構思和拍MV、學習演戲、音樂演出……對於一個新人來說,這些工作看起來複雜又繁重。這簡直是「超人」吧!一位有條不紊、隨遇而安的「慢慢飛超人」。

2016-11-17 17:46

專訪小提琴新星陳銳:空閒時,我不聽古典音樂

與那些頻繁在世界各地巡演的獨奏家一樣,陳銳迷戀於品嘗不同地方的美食。我在音樂會翌日早上見到他,他頗有興致地希望與我們分享一枚多汁的橙子。

2017-03-30 14:29

專訪指揮家Vasily Petrenko:我希望音樂是我永遠的愛好

佩特連科(Vasily Petrenko)今年四十一歲。這位身兼英國皇家利物浦愛樂樂團、挪威奧斯陸愛樂樂團以及歐盟青年交響樂團首席指揮的俄羅斯人從七歲那年起,便開始學習如何成為一名指揮。

2017-03-23 09:28

熱門評論